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1/03/2022
【彼个安静的所在】我的灵魂黏在那里/李宣春
作者:李宣春

相隔整整两年,终于可以飞回过年了。长期防疫的日子,已经教会我自动养成一套保护机制:该做的事情要做足,不该做的事情要少做。回乡前准备了新口罩和检测器,越靠近登机的日期就越少出门见人;毕竟万一发病可能连机场也进不去,更不用说白白烧掉机票钱,到时孤身一人过新年,无处话凄凉。好在这些情节都没有发生,我顺利回到婆罗洲小镇。

疫情期间决定退休的妈妈在家做着简单的劳动,料理三餐、清洗衣服、定时收看电视上的闽南剧。邻居不知从何时开始养了3只猴子,一大两小,关在两个笼子里。大的那只每每感应到风吹草动,就拼命摇动铁笼,吵死了。屋后的两棵沙梨树终于还是死透了。2020年的农历新年回来时,还能采集一两袋沙梨,现在没了。弟弟忙着为工作奔波,无心打理后院乱长的野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跟撒娇

有个猫家庭一直来我们这里栖息,天气好的时候窝在草丛里晒太阳,下雨天就躲到停车间;丑脸母猫带着一黑一白的小猫乳喂着,偶尔还会见到一只壮硕的黑白猫,估计就是播种的公猫。我从来都不讨厌猫狗,但也无意豢养。我深知豢养便是用爱与灵魂交换,可是要面对背叛、伤心与离弃的风险啊。我任由它们来去,既然人猫两相安,那也无须做些什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家距离我们家只有十五二十分钟左右的车程。以前兴致一来,家里有车就拿起钥匙,发动引擎,说走就走。这个新年我则是特意做了自我检测,确保测试结果无异样,当天才会放心到老家陪聊天。去年患过冠病,庆幸后来痊愈了。说,病愈后老觉得心脏有点虚弱。

说着她同辈的近况,那个谁谁谁,这个谁谁谁;啊真像我的散文风格,东拉西扯,没个企图,只有微乎其微的日常;老家现在有一窝狗和猫,每只都像极了身边的守卫,都带有一点主人柔中带刚的脾性。我跟撒娇:“嫲,你出来一下,我帮你拍张照片,好不好?”于是帮和老屋拍了张独照,我也和自拍,在手机里留着的身影,心里也较踏实一点。有天懒在沙发陪妈妈看闽南剧时,也偷偷帮妈妈拍了一张照,妈妈正在折晒好的窗帘。

深知疫情风险还在,不怎么想要出门“卡溜”。一天早上,徒步到路口的咖啡店吃,世上再没有别的面条可胜过。这面我可以吃一辈子也不会觉得腻。虽然有人已经研发出快熟,也有人把生意带到半岛来,但是还是要在砂拉越中区的几个小镇才能吃出味道。关于的见解,我承认我是专断的,那又如何?要是你来找我,我一定请你吃

回乡只见了两组老同学,我分别在两个不同生命阶段与他们交集而结成知己。研究所毕业回国,在家工作及照顾家人之时,与力和强偶尔相约小酌,我们各有事业发展,同为家人奋斗,因而相濡以沫;另一组则是高中时代一同沉沦的同学,因着共有那段惨淡羞涩的日子,重新连接往来之后,总有源源不绝的共同话题。

再次离城,我机上的位子靠窗,满怀眷恋地凝视窗外的云朵,地上的绿树与河流,看着飞机飘离陆地进到南中国海的领域。我的灵魂还黏着身后岛屿啊,有天我会再回来。

李宣春
诗巫
婆婆
干盘面
彼个安静的所在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