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3:41pm 10/03/2022
寄狮城送到台湾 2海外选民邮寄选票对调
报道:郭秋香
旅居海外柔选民收到对调选票失投票机会
谢拟苇收到的邮寄选票,外面信封的收件人名字和收件地址都是正确的,只是里面Borang 2电脑打印的名字和底下的名字却不是她,而是其同学远在新加坡侄女的名字。(照片由谢拟苇提供)

(八打灵再也10日讯)远在台湾的柔佛州选民竟然收到人在新加坡的柔佛州选民的海外邮寄选票,最终发现俩人的选票对调。

这两名旅居海外的选民投诉,由于距离投票日只剩下2天,已经来不及把选票互寄给对方,以致她们的选票终将成为废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起邮寄选票互调的“离奇”事件,发生在目前人在台湾新竹念研究所的谢拟苇身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今日接受星洲日报的专访时,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旅居海外柔选民收到对调选票失投票机会
谢拟苇很生气竟然发生这样的失误,自己的邮寄选票竟然寄到新加坡,以致可以代表自己声音的选票变成废票。(照片由谢拟苇提供)
谢拟苇:同学侄女收到我选票

谢拟苇在上届大选就已经登记海外选民,这一次是更新地址,从原本台北的地址转换到新竹。

“我在3月4日晚上在IG收到目前和她一样人在台湾的高中同学的告知,其侄女收到不属于自己的陌生人的东西。她传了一张选票信封的照片给我,说她在新加坡的侄女收到了我的选票。

ADVERTISEMENT

“照片只拍了地址,地址很神奇的写着我住的宿舍和学校名字。这个地址是和我在选委会登记网页的一样,但地址只写到新竹市,后面没有写台湾,反而写了马来西亚。”

她说,她朋友的侄女跟她说这件事时,因为看到校名和名字很熟悉,她朋友就来跟她确认。

“她们当时也在猜测,会不会是侄女的选票会寄到我这边,当下的我觉得可能只是单向错误而不以为意。”

确认自己没写错地址

她随后再次查看自己的登记讯息,担心是自己写错地址。

“但发现我的地址确实没有写错,尤其是国家部分。”

“留台的柔子民在Line上有创建和邮寄选票有关的群组,当下我就立即分享,看看有没有人也遇到类似的事情。目前为止没有看到有人和我遇到类似的事,比较多是未收到选票问题。

ADVERTISEMENT

“3月7日(星期一)早上,群组里在台北的人陆陆续续说自己接到了DHL的寄件通知及收到选票。我本来没有抱持任何希望,但是后来也收到了通知。

收到同学侄女选票

“当下我很开心,虽然在想一个人怎么会有两张选票,但是觉得可能是人为的疏忽,拿到信拆开后,才发现选票名字错误。”

她说,收件人名字和收件地址都是正确的,就像她会收到DHL的SMS短信,代表她留的台湾电话都是正确的。

“除了选票,还会有一张重要的表格,表格里需要写上选民的身份证号码和盖上拇指印,还要有见证人的个人资料,这张表格的名字是电脑已经印好了,但名字不是我的名字。

“我看了姓氏后,问我那个朋友是不是她的侄女的名字。对方回答是。表格底下的地址,写着的是对方新加坡的地址。”

她说,这确认了她们的选票互调了。

ADVERTISEMENT

时间紧迫来不及互寄选票

“我没有和对方确认选区是否和我一样,但是我收到的选票,是我的选区。所以不能用别人的表格来投票,这张选票并不是作废,但是因为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把选票互寄给对方,再寄回马来西亚。”

她说,自己是巴力拉惹的选民,自己并不认识当地的代议士,也没有时间写信给选委会投诉,朋友在3月8日就转发了敏记者的脸书专页给她,而她就在脸书简单留言写下自己的经历。

“我很生气,这很扯,怎么可以犯这种错误?”

愤怒失望被剥夺投票权

她说,上届大选,她在两天前才收到选票需要托人带回去,这一次显然时间上是来得及寄回去的,但却因为一张表格的错误而形成废票。

“愤怒过后开始觉得失落和失望,这张选票是我的声音和立场,而投票是民主社会底下我所拥有的权利,但这个权利却因为疏忽而被剥夺掉,像有人阻止我发声一样。一票也许能够改变或许不能改变。但对我而言,这就代表我这个人的声音。

选委会未回应

“这是我最大的难过点,试图去理解庞大作业量下难免会出错,但还是觉得能不能尽量去避免这种人为疏失。”

ADVERTISEMENT

针对以上的投诉,记者多次尝试联系选委会相关发言人,但截稿前还是没有得到回应。

旅居海外柔选民收到对调选票失投票机会
谢拟苇在台湾收到Borang 2上电脑打印的名字不是自己的,却是自己朋友远在新加坡的侄女的邮寄选票。(照片由谢拟苇提供)
旅居台北选民收到2选票

旅居台北的柔佛选民则收到2张邮寄选票。

在台北工作的卓杜信(31岁,媒体摄影师)对星洲日报指出,他在3月7日两个时段,接到了两份DHL寄来的两张不同的邮寄选票。

“当时我人在忙,没有想太多。晚上拆开的时候才发现,另一张的选票不是我的,而是另一个人的。”

“那一张邮寄选票的地址是台湾马来西亚友谊及贸易中心,上面的联络人的名字也不是我的,但联络号码却是我的。”

他说,他实在搞不清楚为什么会收到两张选票。

ADVERTISEMENT

他说,当天晚上有在自己的脸书贴文,尝试看看自己的朋友圈中是否有认识这个人。

卓杜信:想回寄邮寄选票给原主,却找不到,心里觉得有点对不起对方。(照片由卓杜信提供)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选民
选票
旅居
对调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