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特色专栏清风拂吹
12:00am 11/03/2022
郭丽云|浅尝辄止

走在泰晤士河畔那一年,春末,风还很凉,吹醒了我,原来小时候唱的儿歌《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中文翻译没有错:伦敦铁桥垮下来。伦敦桥与伦敦塔桥毗邻,但外形差异甚大,可我以前一直以为儿歌唱的是塔桥。很多的误解,因缘到了真相就大白。

大笨钟下是金灿灿的震撼,西敏寺庄严宏伟,海德公园的演讲角落承载着中学时期的想象,特拉法加广场有人示威,大英博物馆里的中国文物让我想起余秋雨写《文化苦旅》时对莫高窟宝物外流的无奈,伦敦眼刚启用5年。如果游英国像品茶,那一年,我浅尝辄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到英国伦敦,我第一个联想到的是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可因为某些原因,我没有去康桥。那么近那么远。转眼十几年,匆匆走过得连遗憾都记不起来。康桥,因为徐志摩而浪漫,读诗,宛如随诗人奏起了离别的笙箫,沉默告别,我走的时候也悄悄挥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课堂上教《再别康桥》,老师的偏见会下意识地放大徐志摩的3个女人来给他冠上“渣男”之称。张幼仪、林徽因、陆小曼,3人当中,张幼仪很少会独立为众所知,认识她,多与徐志摩挂钩,可我们认识徐志摩的感情世界,又多半从张幼仪侄女张邦梅的《小脚与西服》所得。从个人与张氏家族角度出发的书写,是否保持中立?纵观徐志摩的交游广阔与几乎人人赞颂的人际关系,可以想见感情世界里的他,不过是文艺海洋上泅泳时意外掉入漩涡的迷惘者。

出版社工作那时,每天午休,我在仿佛有着巴金《寒夜》里主人翁汪文宣一样的工作环境读着朋友借我的林徽因,在那个压抑的氛围里揣摩着她的压抑。读《人间四月天》,读林徽因的情谊。那是纪念徐志摩还是她自己刚出生孩子的一首诗?没懂。她和夫婿梁思成之间,似乎一直有着看破不说破的秘密,他们的孩子把鼓涨成气球的秘密戳破,却碎了一地的问号。真正的感情谁予寄?依然没懂。

徐志摩和林徽因的感情,因为扑朔迷离,所以更添浪漫,却只能深埋。徐志摩与陆小曼结婚,邀请老师梁启超主持婚礼。梁在婚礼上责骂徐,觉得这个学生太任性,后来那个高吟“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诗人顾城为之更甚。或许任性的文人才能笔下潇洒,没有顾忌。我们读诗,也读人。我们以为自己懂得了诗,可我们怎么能读懂一个人?梁启超可能也不懂奥妙的感情。两年后,他的孩子梁思成,娶了林徽因。

ADVERTISEMENT

我常常以为文字与人可以切割,却又道德审判文字与人的剥离。对于徐志摩,我相对宽容。另一篇台湾作家林清玄的文章教学,我为何总要向学生提及他的外遇来试图影响阅读的纯粹?品不出居心何在。

我和自己的文字相契合吗?我都快不了解自己了。有一天,我们喜欢的文字背后有了不符想像的美好时,那份喜欢,依旧否?

ADVERTISEMENT

清风拂吹
郭丽云
浅尝辄止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4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