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精彩系列
10:00pm 12/03/2022
我是韩念 | 杜韩念·有同理心的正宫

她把手机交给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一直往下看,都是。” 她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接过手机,仔细看相片,应该有三十多张。往下滑,一张比一张穿得清凉,看得出男女主角都是裸身,动作很亲密,而且地点是酒店房间。

“这些照片就像UNO的‘Power Card’或锄大迪的大迪!” 我看完微笑跟她说。

“什么意思?我不明白。”她皱起眉头,把电话拿回来。

ADVERTISEMENT

“你不是说你丈夫是‘有头有面’的人吗?在社会、在社团、在学校、在家族都有一定的地位吗?”

“对。他很爱脸的。”

“那就好。你告诉他,你已经有这些照片。如果他不答应你协议离婚里的条件,你就单方面提出离婚,告他通奸,也告这个女的。到时这些照片将会成为呈堂证据,全世界都知道他的奸情,你看他要躲去哪里。” 我把计划告诉她。

“万一他还是不答应呢?”她看着桌子想了一下。

“那就拉倒。你直接告他通奸,连这个女的也告,让他们自己去跟法官解释他们去酒店做了什么。”

“真的要告吗?” 她小声问。

ADVERTISEMENT

“当然要!他都不肯离婚,你又有这些证据,当然要告!”

“我是说,一定要告这个女的吗?” 她脸色有点苍白,眼神有五毫克的焦虑。

“通奸啊!一定要告第三者。你认识她吗?”

“我知道她是谁,她是我老公的爬山友。”她确认。

“你知道她的名字,对吗?”

“知道。”

ADVERTISEMENT

“那有什么问题呢?”

她一时说不出话,肢体语言有点难解读,我猜不出她在想什么。我不打扰,给她时间慢慢重组句子。

“我觉得她很可怜。”两分钟后,她说。

“谁很可怜?你老公?”我怀疑自己听错。

“不是。这个女的。”

印象中这是第一次有正宫同情小三。

ADVERTISEMENT

“为什么?”我真的好奇。

“因为其实根本不是她的错。”她开始哽咽,眼泪往下流。

3月13日见报(大都会)我是韩念

我想继续听下去,用手指给了她一个请说的指示。

“我们的婚姻在十多年前就出了问题。大概5年前已经分房睡。说好听是夫妻,其实我们已经各自过各自的生活。可能一星期只是说上一两句话,都是关于家里的事,还有孩子的事。”

我点头,暗示她继续说。

ADVERTISEMENT

“在这个女的出现前,我们的婚姻已经结束。所以我根本没有生气她。她来了,我反而松一口气,以为这次他会放过我。这女的可能真的以为我老公离婚了。如果我告她通奸,让全世界知道她是狐狸精,那么她的未来就毁了,我做不下手。我也是女人,我明白,如果我那么年轻就被标签成小三,我会很难活下去。”

有同理心的正宫,是有,但少见。梁静茹不是有一首关于第三者的歌曲吗?忘了怎么唱。

“所以?”我终于开口。

“我会威胁他,要他签字。但如果他真的不签,我不会告他们通奸,我会再想其他方法。”她擦干眼泪。

我们俩面对面坐着,我看着她的眼睛,她避开我的眼神,很有默契地都不出声。此刻,我们都需要时间思考。

两分钟就这样在无声中过去。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酒店房
正宫
同情小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