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新闻线上
9:00pm 13/03/2022
黄振威.赢了柔州,是时候全国大选了
黄振威

由于政治原因,我们不能在柔州选之后有更多的州选。这事需要停下来。唯一的出路是在7月之后举行第15届全国大选。

出于经济原因和政治稳定,马来西亚有必要尽快举行大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今柔州选已经结束,大马需要尽快做的一件事,就是举行大选——一旦政府和反对党签署的谅解备忘录在7月届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为这些州选耗费巨资后,别忘了我们还得再次斥资为这些刚举办过州选的州属选出国会议员。

柔州选用了纳税人超过1亿令吉。自2018年全国大选以来,各州选已经让国家付出了令人瞠目结舌的4亿2000万令吉。

在过去的三场州选中,沙州选耗费1亿3000万令吉,甲州选耗费4500万令吉,而砂州选则耗费1亿4900万令吉。选举已经逐渐变得更加昂贵,因为现在一切都变得不便宜,而选委会也不能幸免于这种经济困境。

ADVERTISEMENT

遵守冠病防疫标准作业程序构成了额外费用。

由于政治原因,我们不能在柔州选之后有更多的州选。这事需要停下来。

唯一的出路是在7月之后举行第15届全国大选。试图避免它是没有用的,而那些不想要大选的人给出的理由远远不能令人信服。

谅解备忘录发挥了作用,在冠病处于高峰时维持联邦政府的完整,因为一个没有首相的联邦政府的垮台将是灾难性的。

统治者在那时明确表示,大马不能承受过度的政治游戏。

但是,自从去年9月签署了历史性的跨党派合作谅解备忘录,以加强疫情中的政治稳定以来,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

ADVERTISEMENT

谅解备忘录涵盖了抗疫计划、行政转型、国会改革、司法独立、1963年大马协议和设立指导委员会。

但今天的现实是,由国阵和国盟作为核心联盟组成的联邦政府,不再作为一个整体运作。

这场政治婚姻已经分崩离析。这对不和的夫妇公开争吵,彼此恶语相向,在州选中,他们互相竞争。

2018年希盟执政时,由巫统和伊党组成的全民共识已经结束。它的目的是为了团结穆斯林社群以达到选举目的,但它已经走到了尽头。

巫统不再认为有必要与伊党结盟,因为它在州选中无往不利,现在甚至对伊党的国州议席虎视眈眈。

在222个国会席位中,伊党仅有18席,当然,它似乎享有巨大的影响力,并出任重要职位,因为它可以导致联邦政府垮台。

ADVERTISEMENT

担任中东特使的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是否像印尼从阿联酋获得327亿美元(1370亿令吉)的投资那样,帮我们取得价值数十亿令吉的投资?

是的,当然了。我们轻易忘了他在多哈会晤塔利班,并帮助他们与大马政府取得联系。谢谢你,做得很好。

但说真的,我们在大选上拖得越久,对大马的财政影响就越大。

如果不确定谁将长期执掌这个国家,没有投资者会把钱投入大马。

政治人物不断捣乱,对任何想在这里投资的人来说都很困难。

大马正在向世界发出错误的信息,似乎一马丑闻还不足以让我们成为笑柄那样。让我们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们被视为一个腐败的国家。

ADVERTISEMENT

我们的政治人物花了过多的时间来发表愚蠢的言论,这些言论被全世界报道,为我们赢得了不光彩的头条。

例如,为什么有人会建议丈夫“轻轻地”打他们的妻子以管教她们?

还有,为什么还要发表言论说如果新加坡由巫统领导就会更发达。那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当然,这种口无遮拦的言论也是源源不断。

但是,一个强大的政府是有必要的,为此,一个拥有铁一般授权的首相也是必要的。让问题复杂的是,我们首次有了一个不是党主席的首相。

随着国境重开,投资者会希望有一个最终决定,这意味着访问大马等,以亲自看看这个国家,并与利益相关者交流,甚至可能与执政部长会晤,以获得保证。

ADVERTISEMENT

我们有一个空窗期,不幸的是,这个空窗期正在迅速减少。时间正在不断地流逝。

大马仍然是东南亚地区唯一一个投资者对其政治方向始终一无所知的国家。我们曾经拥有强大的政治领导和稳定的优势。

上周,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和斗士党主席慕克里都对即将举行的大选表示保留。

慕克里说,本届国会任期应维持到2023年5月,而陆兆福则以冠病疫情为由,希望延长谅解备忘录,并提出了谅解备忘录2.0,但必须在反跳槽法通过之后。

然而,冠病已经被视为地方流行病,无论我们是否愿意,这种病毒不会消失。

我们必须与它共存,即使国会议员服满了任期,疫情仍然存在。

ADVERTISEMENT

这里给人的印象是,反对党不愿意面对大选,因为它们在过去州选中的表现令人沮丧。

最大的问题不是在7月之后还是在2023年举行全国大选,而是我们最终是否会出现另一个软弱的政府及多个合作伙伴与一个跛脚首相。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国盟
黄振威
国阵
新闻线上
柔佛州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小时前
18小时前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