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下班的路
8:10am 15/03/2022
黄晓虹.18岁选民去哪了?
黄晓虹

政治人物落力推动18岁投票,是诚心要赋权年轻人决定国家的未来,还是背后藏了政治算盘,看准年轻人容易被带风向,只有他们才清楚。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佛州选举在轰轰烈烈中上演,在投票冷冷清清下落幕,选举尘埃落定,比较令人纳闷的是:18岁选民去哪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柔佛州选举受到瞩目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它是降低投票年龄以及自动登记选民制度落实后的第一场选举,之前各政党都不敢揣测柔佛州选成绩,因为不知道第一次投票的18岁及以上选民会怎么选,结果,年轻首投族成为造王者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选委会的资料显示,柔佛州260万名合格选民当中,有75万6247人是年满18岁自动成为选民的首投族。这次州选的投票率是54.92%,和上届74.5%相差甚远,但实际上本次州选投票的人数还比大选多了10万人,其中首投族占多少人,有待选委会公布各渠道的投票率才分晓,不过根据政党和监票员及新闻从业员的反映,投票的年轻选民很少。

即使打着年轻人旗帜的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也并未成为年轻票的吸铁石,或者说年轻人的票未能协助取胜。该党唯一夺下的议席是六角战的优景镇,该选区18岁至20岁选民占约10%,但为阿米拉带来胜利的应该是占51.37%的华裔选民,并且获得希盟全力助选。

ADVERTISEMENT

政治观察家詹运豪分析说,MUDA上阵7席只赢1席,显示年轻选民不会自动把票投给该党,而且看来年轻选民的投票模式未必与年长选民大不同。

还是有一些年轻人抱着兴奋新奇的心情,和朋友伙伴到投票中心,对于能够投票觉得很有意义,但毕竟这样的年轻人并不多,没有多少年轻人像赛沙迪骨子里流着政治的血。

为何大部分年轻人不出来投票?是“大人”一厢情愿要把投票权给他们,而年轻人根本没有这个意愿?还是对他们而言,还未做好准备投选代议士?

18岁自动登记为选民的措施落实之后,每当和年轻人交流时都会问这个课题,不出所料的是,大部分都不知道这回事,听了解释最多的反应是:“应该不会投票咧;投不投都无所谓啦;到时再看看啰;得空就去吧”。主要原因是他们对政治的理解太薄弱,没有动力驱使他们花时间排队投票。还有一些坦言,就算他们要投票,也会问过长辈的意见,才决定要投谁。

降低投票年龄是全世界的趋势,国家要让年轻人享有投票权利,用选票表达他们的立场和看法,以便国家制定任何政策时不会忽略这个年龄层的需求。

然而我国只花了很短时间就通过了降低投票年龄以及自动登记选民的措施,而一些国家和地区是经过冗长讨论辩论甚至公投才作出决定,难怪之前有人质疑步伐会不会走得太快。

ADVERTISEMENT

政治人物落力推动18岁投票,是诚心要赋权年轻人决定国家的未来,还是背后藏了政治算盘,看准年轻人容易被带风向,只有他们才清楚。

目前看到的情况是政府、政党和政治人物及非政府组织致力达致降低投票年龄和自动登记为选民的目标后,却没有更积极的以年轻人的方式让他们了解投票的重要性,以及激发他们选择议员的热忱。

在柔佛州选举之前,媒体在柔佛州向年轻首投族进行民调,其中一名友族青年坦言不会出来投票,当记者问他为何,他说:“我对政治并不熟悉,也不了解候选人的背景,如果我在毫不了解的情况下随便投票给一个候选人,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必须赞扬这个年轻人成熟和负责任的态度,虽然他可能会被冠上没有履行公民责任的帽子,但如果有更多像他这样的年轻人愿意花一些时间了解政治以及投下一票,从年轻人的角度对政党和候选人提出批判,让国家的制度和政策根据年轻人量身订做,降低投票年龄就会更有意义。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MUDA
黄晓虹
下班的路
年轻选民
柔佛州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