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冠状病毒病抗疫日记
11:37am 17/03/2022
“无法呼吸被迫穿尿布” 长期冠病患者:那是最糟的时候

“我无法呼吸也被迫穿尿布” 长期冠病患者如何走向康复

(吉隆坡17日讯)“我不能呼吸,没有力气;我吃不下,嘴唇和舌头都很干;因为不能走路,我不得不穿尿布;我的背因为一直躺着而疼…….”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去年7月,是55岁K.Y.李最诅丧的时候,她,她的丈夫和嫂嫂都被证实确诊冠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她的丈夫和嫂嫂在双溪毛糯医院治疗几天后便获得出院,但她因为是第四阶段的重症患者而需依靠呼吸器,在医院治疗超过一个月。

尽管她需要多达5个多月时间康复,但如果她没有进行冠病后的康复治疗,她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康复。

患有糖尿病的她,接受《星报》访问时,忆叙当时的情况说,她当时无法呼吸,没有力气,也吃不下。“嘴唇和舌头都很干;我要穿尿布因为不能走路,我的背因为一直躺着而疼。”

ADVERTISEMENT

她说,她当时已经接种第一剂疫苗,结果不幸在接种第二剂前一天确诊。“那真是最糟糕的时候”。

每一天,她都祈祷可以快点好起来,因为她需要工作赚钱。然而,她当时是连从床上坐起来都是一件难事。

“我在餐厅工作,如果没有工作就没有收入。长达5个多月,我是完全没有收入,我需要提取公积金存款来支付租金和杂费。

“我的丈夫有心脏问题,已经没有工作一年多。我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

“我告诉双溪毛糯医院的医生,我需要工作,但(确诊)一个多月后我仍然不能走路。”

她说,医生过后把她转介到私人康复医院进行康复治疗,而这是卫生部的一项康复计划。

ADVERTISEMENT

她当时仍然卧床不起,但康复治疗包括早上三个令人筋疲力尽的疗程,傍晚则有另一个疗程。

每次她要坐起来时,她的心跳会加速而且喘不过气来。因此,她的第一个疗程是一般人觉得很理所当然的动作——坐着5分钟。

“即使那样,我也无法保持背部挺直,会向一边摇晃。

“我花了大约三星期的时间才能站起来——我的腿没有力气,而且会颤抖。”

在她有所好转不再需要助氧气时,她不断鞭策自己;当其他患者在治疗结束后休息或睡觉时,她会抓住床架并在它周围走动。

结果,她在一个星期内可以自行走动,医生也对她能快速康复感到惊讶。

ADVERTISEMENT

将近一个月后,她接获可以出院的好消息。“我当时听到可以出院消息,真的很高兴。不过,当我进行最后一堂理疗时,我的血压和心跳突然飙高,治疗师把我送回了病房。

“一些医生和护士包围着我,四周都是仪器,我很害怕并开始发抖,过后被打了一针就昏睡过去,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几天后,李女士被允许回家,不过却因为走的太快而失去平衡,摔倒了,腿也受伤了。这样,她又一次被送进医院,在那里花了一周的时间进行康复治疗。

回想起确诊的时候,她仍心有余悸。“那是我第一次住院,我看到坐在轮椅上的人比我更健康,但是他们有些没有(康复)成功。”

“每次回去检查肺部和心跳加速时,我都会想到针头而感到像再次被刺,双臂都被擦伤。”

她说,那一次确诊,她的体重总共减了13公斤,从85公斤减到72公斤。“不过,因为药物副作用,我开始掉头发,我不得不把头发剪短。”

ADVERTISEMENT

尽管她患有糖尿病,但从未控制过她的饮食,直到确诊后,她尝试吃得更健康,并在早上锻炼身体。

“我已不能吃太多东西了,食物的味道也不同了,尽管我在感染冠病时并没有失去味觉和嗅觉。”

她对患长期冠病的患者建议是:“去做理疗,保持积极及祈祷。我还没有恢复到 100%,但我很庆幸可以再次呼吸和走动。”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