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大新闻笔
12:00am 20/03/2022
周新才|开始讲究卫生了

近年来采访新闻,主办当局为了防疫不留宾客进餐,有请客的热情的会准备食物让出席者带回,只是大部分出席者都不领情,空手而回。

最近情况又不一样了,就在刚才的一个在酒店举行近百人出席的官方节目,当局重启自助餐模式,大家脱下口罩挤在一个小偏厅大快朵颐,媒体同行说:“走吧!危险!还是自己花钱在外面吃比较好!”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一轮的冠病疫情叫我们的卫生意识向前跨进一大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两年来,我对自己的进食卫生意识有很大的反省,比如看到熟食小贩拿过钱的手又去抓食材,心里就在想:“会不会传染冠病?”

小时候,听到卖孟加里面包印度叔叔踏脚车而来的叮叮铃声,我会冲出门外,为涂上加椰的美食面包流口水。

疫情期间采访骑摩托车的卖孟加里面包印度大兄,不但一点食欲也没有,看到他拿了钱又拿面包,心里一阵怕怕。

ADVERTISEMENT

我不禁想起多年前报馆办事处未搬到中路之前,在城中另一角落的前办事处周围,也有许多热闹的食肆,其中一个街边煎饼档是我和同事早餐常去之处。

有一天,各报都在报道那个煎饼档卖的煎饼不卫生的新闻。

课题的起因,是有一名食客发现他面前的煎饼上面有米田共,而在此之前已有人不满卖煎饼的仁兄,在人有三急时到小巷的沟渠上站着来小的,而蹲下则来大的之后,拿报纸擦擦便了事,传言是因而把手指上沾到的米田共带到煎饼上。

这个新闻让我感到恶心,从此很少光顾这个档口,可是并没有少光顾附近其他卖煎饼的档口,大快朵颐时完全不会想到沟渠大解的故事。

大概10年之后,我到前办事处路口一家咖啡店吃炒米粉,看到小贩不大管飞来偷吃食材的乌鸦,只有在食材被鸟嘴叼起时才挥手赶乌鸦。我感到一阵恶心,从此不再光顾这个小贩。

我想,卫生意识会随时代的进步而提升。

ADVERTISEMENT

很早以前,我采访执法人员取缔扁担饭店新闻,了解其中的不卫生情况,比如店里发现老鼠粪、充满尿味的冲凉房地上放着食材。这些恶劣的情况都无阻于我热爱美味的扁担饭。

几年前,我随当局取缔外劳咖啡店,看到镬里的食物上面有一层老鼠粪,灶上、窗口、地上,到处都有老鼠粪。

我趋前拍照时感到很恶心,连带的想到,今天的扁担饭店虽然比过去装饰华丽许多,可是我还是拍过他们的锅里有老鼠粪的镜头,即使并不多。

食肆打烊时不扫地,地上有食物,怪不得老鼠会在无人的夜晚进店。如果炊具里还有食物不加盖,老鼠肯定会来开派对。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大新闻笔
周新才
卫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5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