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磐石之上
7:40am 21/03/2022
温思恳.最低薪金,多少才够用?
温思恳

如果的模式与获利保持不变,突然上涨的人力开销势必打击企业的生存能力。

自冠病爆发以来,全球的民生经济都出现大幅滑落。面对不断恶化的通膨压力,政府终于宣布将调高至1500令吉。

ADVERTISEMENT

1500令吉是否够用?要怎么算,才能得出合理的最低薪金呢?

根据大马2019年的水平(Pendapatan Garis Kemiskinan),家庭收入若少于2208令吉就算为贫穷家庭。按照此前的最低薪金来算(1200令吉),一对领取最低薪金的夫妻在扣除公积金和社险后的总收入仅为2120令吉(即1060令吉乘以二),也就是仍然低于国家贫穷线。

设立最低薪金的终极目的,无非是为了保障低收入群体的基本生活需求。因此笔者认为最低薪金的门槛必须高于贫穷线的水平,要不然还有什么意义?

依据如此简单的逻辑,2019年的合理最低薪金,早已应该是1252令吉(在扣除公积金和社险后为1104令吉,乘以二后刚好是2208令吉)。

但自冠病爆发后,大马的经济活力已是今非昔比。从政府派发的援金数额与提取公积金的人数来看,有越来越多人过着捉襟见肘的苦日子。换句话说,2019年的贫穷线水平将无法准确地评估国内的贫穷家庭人数。

政府是分别在2016年与2019年更新了国家贫穷线的定义。如今相隔3年,政府是否会对国家贫穷线重新做出定义?身处于大数据时代,政府理应做出更精准、更频繁的数据更新。

即便你我不是经济学家,从简单的拉茶指数(Teh Tarik index–笔者自创!)来看,大马人相较2019年的“有感通膨”至少在两成以上。类似的涨幅也同样发生在蔬果、白米等基本食品上。我们若把2019年的1252令吉再追加20%,得出的正好是1500令吉!但考虑到有孩子的话,1500令吉只能说是最低标准(bare minimum)。

回首过去3年,我国的经济结构并没有发生骤变。一些特定的行业如旅游业、酒店业等,甚至还在苦苦挣扎。如果企业的模式与获利保持不变,突然上涨的人力开销势必打击企业的生存能力。

有鉴于此,政府在调高最低薪金的时候,也必须确保国家经济生产力与薪酬达至同步的成长(synchronised growth)。假若生产力跟不上薪酬开销,就等同于揠苗助长、自毁经济。

至于要如何提高生产力早已是老调重谈。什么加强国家教育素质,开放人才、外资,加强自由竞争等,都是步入先进经济体的先决条件。问题是政府是否有足够强大的信念,去克服一些政治上的拦阻?

无论如何,提高最低薪金是对我国低收入群体的一大福音。在法案通过以后,雇主也将被迫更积极地进行企业转型。

打开全文
温思恳
磐石之上
企业
最低薪金
贫穷线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