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内阁名单出炉!哪位部长的表现你最期待?参与民调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焦点
7:00am 24/03/2022
【家暴幸存者/01】家暴不是家务事 脱离魔爪后,幸存者需要整体社会支援
报道:本刊 白慧琪

单亲妈妈罗秀虹(音译)事件,许多目光都聚焦在她的寻子之路。退一步,我们何尝不是从她身上看见,一个家庭暴力受害者如何勇敢离开施暴伴侣,结束变调的婚姻关系,坚韧地争取子女抚养权,展开全新人生。

ADVERTISEMENT

离开施暴伴侣,真正从暴力中幸存并非易事,而是经历多番挣扎才能付诸行动的决定。从(victim)蜕变重生成为幸存者(survivor),间中面对哪些现实难题?家暴并非家务事,而是公共卫生事务,还需整体社会的支援与支持,陪伴他们渡过难关。

报道:本刊 白慧琪

威省妇女服务中心*/威省妇女醒觉中心(PPW/WCC Seberang)经理黄细娣透露,根据研究,一个家暴受害者平均要尝试7次,才会真正成功离开施暴者。个中原因包括,受困暴力循环中,或因住宿、子女、经济等现实考量,最终只好回到施暴者身边,重复遭受暴力。

暴力循环分为紧张期(轻微暴力)、爆炸期(严重暴力)、蜜月期(平静、道歉)。往往,施暴者最后展现暂时的悔意寻求原谅,受害者心软答应复合,不久后暴力又重新开始。这是因为,家暴的本质是滥用权力与控制。施暴者对伴侣百般控制,包括限制人身自由、阻止社交、阻止外出工作,并透过言语、精神甚至性暴力践踏伴侣,来彰显和满足自己的权力欲望。

在长期权力极不平等的情况下,受害一方逐渐丧失自我和自信,往往也断了社交、经济资源,孤立无援。是以,受害者能鼓起勇气离家,亲友、组织或政府相关单位都应全力支援。

黄细娣强调,处理这些家庭或亲密伴侣的暴力问题,不是一味劝离。当受害者(通常是妇女)向非政府组织求助,当局会评估家暴的严重程度。若求助妇女非常惊恐、蒙受重伤,且暴力越来越频繁和严重时,是时候离开施暴者。

以下为威省妇女醒觉中心建议制定的安全计划(Safety Plan):

1. 持有重要电话号码:附近警局、亲戚、朋友和当地妇女组织。
2. 拥有愿意聆听的亲友或邻居,请他们听到叫骂或暴力吵杂声时尽快报警。
3. 练习安全地离开住处。
4. 带走住处的危险物品或武器。
5. 就算还不打算离开,也可想想能去的地方,以及如何离开。备好逃离包包收纳每日必需品,藏在方便拿到的地方。
6. 时常复习逃离计划。

*注:威省妇女服务中心(PPW)是槟州妇女、家庭、社会发展及性别包容委员会与槟城妇女醒觉中心(WCC)的合作项目。

WCC制作四语家庭暴力宣导海报,强调“新冠肺炎是一项公共卫生事项。家庭暴力亦是。”(图:受访者提供)

黄细娣分析,一旦受害者决定离开施暴者,将面对以下几个阶段状况。

●第一阶段:紧急逃离,确保人身安全

1. 发生家暴,可立即拨打15999,即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的“”(Talian Kasih)。福利局有权发出“紧急保护令”( Emergency Protection Order,EPO),有效期达7天。

2. 家庭后,可到警局报案。若当下伤势严重,请到政府医院急诊室求医,医院的一站式危机处理中心(OSCC)与警方、福利局和非政府组织联系密切,可提供完整协助。

3. 可向警方要求开档调查证明信,再由福利局官员陪同向推事庭申请“临时保护令”(Interim Protection Order,IPO)。

4. 当案件调查结束,“临时保护令”跟着失效。若副检察司决定提控施暴者,受害者可要求申请“保护令”(Protection Order),期限长达一年。

家暴受害者多是妇女,若娘家亲人能够帮衬,一切就好安排。唯,有些亲友因长期不堪施暴者上门骚扰,或者厌倦了受害者先前反复回去施暴者身边,而不愿收留。此时还可联系非政府组织,寻求到庇护所暂住。

黄细娣坦言,子女往往是受害妇女出逃前的主要考量。不少受害者没有落脚处,也没有工作、储蓄,自身难保。如果孩子太小,可以托家人或邻居暂时帮忙照顾。若孩子已是青少儿,需良好沟通,以免孩子不小心透露位置给施暴父亲,破坏了安全计划。

通常,家暴案牵涉孩童,福利局儿童保护官员(child protector)将介入评估状况,以孩子的安危、衣食住行和心灵状况做最佳利益考量,安置他们。例如母亲受伤无法自理,不能照顾孩子,又没有其他孩子熟悉的亲友,福利局将申请临时抚养权,将他们暂时安置在辖下孤儿院或中心。

●第二阶段:重建信心,迎接新生活

受害者报警求助或到医院求医后,福利局社工介入,协助安置到安全的地方。以WCC的庇护所为例,地点隐蔽且不公开,受害者可在里头安心静养。中心志工会接送到医院复诊或陪同接受警方录供,并且长时间跟进辅导,了解最新生活情况。

“在一般非政府组织的临时庇护所,平均暂住两个星期。”黄细娣指出,志工会与受害者讨论接下来的住宿、工作等计划。但WCC庇护所极为隐蔽,无法让找到工作的幸存者久住、自由进出。

这也体现了政府的家暴受害者支援系统非常不足。“除了紧急庇护所(老人院、非政府组织),政府没有一个确保人身安全的地方,协助受害者完善安排接下来的生活。”黄细娣以台湾的家暴庇护所为例,提供司法、医疗、心理、就业、居住、子女问题等辅导。“时间不用太长,大约3到6个月,让他们可以自由进出工作,对身心发展、重建信心都有帮助。”

清官难断家务事?不,家暴是公共卫生事务

“家暴不是家务事,而是公共卫生事务!”黄细娣严肃提醒道。

此话何解?往往,你我都抱持“清官难断家务事”的心态,不愿多听或评断亲友或邻居的家庭问题。然而,当事态严重到发生暴力冲突,生命受到威胁时,我们应该关注的不是别人的家务事,而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黄细娣提醒,两个人步入婚姻,要明白双方是平等的,不能想对方是属于自己的。(图:受访者提供)

是以,家暴是公共卫生事务。黄细娣解释,一个人受到家庭暴力,报警处理后,警方、医院、福利局或相关非政府组织介入。身为亲友或邻居,可以在事发时帮忙求援,或提供暂时庇护。往后或许还有家暴案官司需出庭作证,或办理离婚和子女抚养权,雇主同事也应同理、通融。一起家暴事件,其实触及很多层面,你我都可以为这些幸存者尽一分力。

“协助者不能怀疑受害者到底是不是真的要逃。”诚如上述,受害者碍于种种考量,很可能回到家暴家庭。但黄细娣强调,“当她们来求助的时候,就全力协助。如果回去也不要怪她,因为离家真的不是容易的决定!”有些受害者来自富裕家庭,财务一直非常安稳,因过于依赖,要她们突然离家也不容易。

此外,黄细娣呼吁一般雇主,若不赞同家暴就要站出来支持、维护家暴受害的员工,也不要包庇施暴的员工。她分享个案,有妇女因遭受家暴,带子女离开了丈夫。某天,丈夫将子女接走后一直没有送回来。这名妇女开车跨州想要接回子女,上门无人应门。她转而去到丈夫的公司,雇主却包庇他不让他们见面,妇女无功而返。

暴力,不能解决婚姻问题

WCC处理的家暴个案,施暴者多数是脾气暴躁、嗜毒或嗜酒,以及妒忌,一点点风吹草动就怀疑东怀疑西。然而,家暴本质还是权力与控制,黄细娣提醒所有人,“两个人步入婚姻,要明白双方是平等的,不能想对方是属于自己的。”

心想对方属于自己,一个人就会想尽办法控制对方,即便来到无法挽回的地步,已经没有爱了,也不愿意放手。“互相尊重,不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婚姻生活才会比较圆满。”

 延伸阅读:

【家暴幸存者/02】力证是最佳照护者 面对经济困难也能争取子女抚养权

相关稿件:

MCO期间家暴不曾歇/01】外有病毒,內有暴徒 Stay Home ≠ Stay Safe

【保护儿童/01】检视性侵儿童法令 保护儿童的后盾抑或装点门面的摆设?

 

打开全文
焦点
家暴受害者
家暴幸存者
逃离家暴
关爱热线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3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