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冷眼横眉
9:00pm 29/03/2022
达祖丁教授.马来人眼中的物质主义华人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华裔很容易“贪污”,因为在商业交易中,他们可以撒谎、欺骗,并以金钱、女人和豪华游的形式进行贿赂。显然,马来穆斯林不会这样做,因为伊斯兰是一个纯粹而伟大的宗教。

多年来,我一直想写这样的一篇文章,但迟迟没有动笔,这是因为此举这将显示马来社会最坏的一面,他们总是宣称自己是“干净”、“道德正确”和“清廉”。这篇文章可能会冒犯华社,并在我们寻求社会和谐的过程中带来进一步的分裂。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一直不赞同马来人针对华裔的任何态度,但最近一位资深记者在《星报》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让我本身对华社的立场产生质疑。那篇文章认为,纳吉最近直捣行动党堡垒槟城,在现金之王本人承诺提供更多经济利益的情况下,有望让华裔重回国阵怀抱。尽管我从来没有理由怀疑这位资深记者的专业精神和正直,但我还是给我的熟人打了几通电话,看看她是否受到专业以外其他因素的“影响”。几经考虑,我得出的结论是,她只是写出了她的个人想法,没有受到外界其他影响,由于我非常重视她对大马政治的见解,因此我不得不深入反省自己对大马华裔的个人看法。槟城华裔是否代表多数人,还是说,只是给了少数冒充者一些恩惠和承诺,而他们为了个人利益,不仅破坏了大马,还破坏了他们自己的种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90%的马来人认为华裔是肮脏、不道德和贪污的。这些人有来自公共学术界的教授、大学毕业生、高中教师和校长、高级教育官员、律师、医生和商人。所有这些人都是马来精英,而不仅仅是卖炸香蕉的小贩或夜市小贩。在接受“高等”教育之后,这仍然是他们对华裔的结论。

华裔被认为是“肮脏的”,因为他们在如厕后没有用水洗净自己,他们吃猪肉,猪是肮脏的动物,他们养狗,对马来人来说也是肮脏的动物。华裔被认为是不道德的,因为他们饮酒赌博,只要能赚钱就可以从事任何活动。华裔很容易“贪污”,因为在商业交易中,他们可以撒谎、欺骗,并以金钱、女人和豪华游的形式进行贿赂。显然,马来穆斯林不会这样做,因为伊斯兰是一个纯粹而伟大的宗教。

当我在大学里、宴会上和嘛嘛档参与这类讨论时,我总是想大声笑出来。但由于说这些话的人当中有些是朋友、近亲和大人物,我总是不得不保持沉默。在1999年大选前,我对华裔的看法都是正面的。作为一个在圣马克学校和华联中学长大的孩子,我有很多很好的华裔朋友和老师。我的父亲是一名警察,他从来没有说过华裔的坏话。只有在我结婚后,我才从我妻子的家人那里听到关于华裔的负面看法,他们大多是公立学校老师和巫统忠实支持者。但我从来没有跟他们讨论过我的想法,因为尽管他们都接受过大学教育,但思想狭隘,对伊斯兰的理解也很狭窄。我是一名伊斯兰改革派,认为穆斯林应该是道德高尚的人,不分种族和宗教,公平对待全人类。

ADVERTISEMENT

然而,随着安华被革职及马哈迪和巫统以非人方式对待他,让我看到了华裔的另一面。我以为华裔会追随反抗马哈迪和巫统的马来人的高尚道德立场。国阵应该被打败,因为它公然展示了腐败的警察、司法和宗教机构在开除、监禁和残害一个人方面的原始力量。我身边的人说:“你不能对华人抱有希望,达祖丁,他们是物质主义者,只考虑自己人,现在国阵需要他们的选票来生存”。这一次,我笑不出来。这些话听起来不再是愚蠢或傲慢了。

然而,行动党华裔领袖与伊党和伊斯兰非政府组织的优秀穆斯林一同参与斗争,成功地扭转了我对华社的幻灭印象。后来,像勇敢的蔡添强和赵明福这样的人完全改变了我的看法,因为我看到年轻华裔开始支持改变大马的烈火莫熄运动。

在我从工大提前退休后,我开始比以往在华联中学时更接近华社。我被两所公立大学拒绝担任教授,因为我的文章被视为破坏马来人和穆斯林。一所由华裔领导的非马来大学向我提供了教授职,因为他相信我所做的事情是为了改变大马所有人。我很感激能在一个非马来人的环境中,与那些不属于我族群和信仰的学者和学生在一起。隆雪华堂成为我的第二个家,我在那里参与许多论坛和讲座以及举办我的新书发布会。没有任何来自马来人或穆斯林团体的邀请。我的第三个家是董总,当时我受委出任华校学术顾问。我的缘分,事业和命运似乎都有华社。这就是我与这个族群的亲密关系,而我自己的族群却因为我的诚实观点而将我孤立。在我的遗嘱中,我给我的妻子和孩子们留下了一份名单,上面有六人的名字,如果我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他们可以去寻求帮助,而其中五人是非马来人。

因此,当我读到那篇文章似乎暗示华裔会在国阵提供更多拨款和工程的承诺下转投国阵时,我花了几个小时来反思。该名资深记者说的是真的吗,她本身也是华裔?华裔会是马来人口中的不道德和贪污的种族吗?仅仅思考了一个小时,我就想起了一件事,从而解决了我所纠结的问题。在希盟获胜的两个月后,我出现轻微心脏病。两位擅长血管扩张手术的心脏病专家都认为我需要做绕道手术。专科医院为我安排两周后进行心脏手术。我的心脏病专家告诉我,我应该设法为手术寻找9名捐血者。在通知了我的一些朋友和UCSI的学生后,有6名华裔男女青年,他们是我学生的朋友,同意捐血。然而,在他们捐血后,手术被推迟了,因为我在手术前五天又遭受了一次更严重的心脏病。我被紧急送往加影专科医院,一位特立独行的医生试图进行紧急血管扩张手术。由于上苍的恩典和外科医生的技术,我的手术成功了,并在近四年后写下这些文字。

我最后告诉自己,如果6名从未见过我,只通过我的文章及他们在大学的朋友认识我的年轻华裔愿意捐出对他们来说很珍贵的东西,我坚信,华社有道德、情操和政治立场为这个国家做正确的事情。我们的命运,我们所有人,都是相互纠缠在一起的。我们的国家属于我们,我们应该感谢这六人为不属于他们种族或信仰的人献出生命,但我们作为大马人,必须坚决反对任何“现金之王”或不道德的领袖。愿真主拯救大马和所有忠于我们先贤的愿景和价值观的人民。

Profes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The Malay perspective of the dirty, immoral and corrupt Chinese in Malaysia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槟城
纳吉
华裔
马来社会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冷眼橫眉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9小时前
10小时前
16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