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1am 01/04/2022
【专栏.所见微尘】李忆莙/文学女子(下)——莎冈
作者:李忆莙

早在郭良蕙之前的1954年,法国女作家莎冈以其处女作《日安忧郁》,一炮而红。那年她才19岁,她早熟早慧,卓尔不群,以一鸣惊人的超凡出众言行,旋风似的横空出世,成为媒体热议的焦点。那状况若以现时的网络语言来说,便是“雷倒众生”。

都说莎冈是个传奇女子。她的“传奇”在于从年轻到年老,甚至逝世了,始终不为世人所忘,并且名声历久不衰。而《日安忧郁》一书,几十年来一直维持着“长销”状态,受到广大喜爱言情小说的读者所欢迎。究其原因,相信是为她的率性、无视社会规范、不受束缚的写作风格和独持荒诞的行径所吸引吧。试想,在现实生活中,多少事,并非你想就能去做的,即使不为世俗条例所约束,也有许多的条条框框——说实在的,谁的心中不曾有过一个“自由的我”?从“不羁少女”到“不老飞女”,莎冈的放纵不羁,颓废,至甚是叛经离道,都被视作一种人权,使她成为自由的代言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60年代,“颓废浪漫主义”盛行,那时的文艺界,莎冈可说是引领风尚的重量级人物。当然,被议论,被指责在所难免,这也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的。但谁让她是莎冈呢,她笔下的那个世界,那些狂放不羁随便浪掷青春的人,却又是那么地自恋自溺,那么地诱惑人心,充满冒险,让人欲拒还迎,到头变成了虚无……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么样一个年轻貌美,聪颖敏睿的文学女子,不就是希腊神话中的缪斯吗?

是的,就只有莎冈,这文学的缪斯,从年轻到年老,她始终是狂放不羁的,是广大读者心中“永远的叛逆少女”;一头短发,却是飞扬的。她坐在开蓬跑车的驾驶座上,仰着脸,神情叛逆而忧伤。她曾说过“生命是场飙车,我有权自毁”。她爱飙车、爱赛马、爱豪赌,曾一夜赢过几百万,也曾转眼又输个清光。而烟酒、药物、可卡因,是她一生无法摆脱的瘾。她有许多名句,印象最深刻的是《日安,忧郁》里的:“我从不把活着和对生活的期待混为一谈。我对生命无所期待。我没有预先想过要什么。生活本身就够激动人心的了。”

其实,她的惊世骇俗不在描写而是在意念的叛逆与不羁。例如:“我考虑着,要过一种卑鄙无耻的生活,这是我的理想。”

ADVERTISEMENT

莎冈能叛经离道到什么程度?她19岁就成名了,直到69岁去世,几乎没有停止过写作。一生出版了四十多部书,包括小说、剧本、回忆录等。年过60,竟还因为吸毒,逃税而被判刑,令人不胜嘘唏。从年轻到老年,她率性而活,可说是把生命玩个透。不服老的她,以“不羁少女”形象纵横文坛几十年。其实在更早以前,也就是成名后不久,“浪费生命 ”已成为她的代名词。

说郭良蕙是60年代文艺界美女的前辈,又是如何评价莎冈的呢?他说她出道早,成名快。最蔚为大观的是她的言行,光是名言就可出一本书。

我没来得及赶上这些热闹,等到她们红颜老去时才听前辈们谈及,以一种追忆式的语气。总觉得是隔了一层,像窗外的天色,蒙蒙的。可从另一角度看,前辈们都是十足的富人。那些曾经的日子,是多么的资源丰富,多么的繁华而多采啊。

然而前辈却忽然整理起过往,说什么青春稍纵即逝弹指间,倏忽数十年光阴已消逝无踪。总结是:出名要趁早。

因为所有人都一样,日子是越来越少的;经历年岁,韶光渐短。千万别白了少年头—— 老了做鬼也不灵!占士甸之所以星光不减,永远令人难以忘怀,是因为他死在翩翩少年时,才24岁,留给世人的是他风华最茂时的完美形象。人们记往的永远是丰神俊朗,神采飞扬的他。不然谁还会记得他?如果还在世,不就是个糟老头么。

那天前辈留我吃晚饭,谈些过往,捡起点记忆的碎片。他说伤感不至于,也不惆怅,只是一种心境而已。

ADVERTISEMENT

延伸阅读:

【专栏.所见微尘】李忆莙/文学女子(上)——郭良蕙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李忆莙
文艺春秋专栏
文学
女子
所见微尘
莎冈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6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