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都会观点
2:40pm 02/04/2022
李景志·最低薪金制非皆大欢喜
作者:李景志(本报记者)

冠病疫情爆发以来,大多数企业元气大伤至今尚未恢复,很多行业受薪人士的薪酬停滞。政府在这个时候,调高最低薪资至1500令吉,使得以聘用大量劳工的中小型企业感受最深,负担变重,营运成本大增,直呼吃不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对于打工仔来说,待遇获得调升固然是件好事,但是薪资上扬,物价也会跟着上升。当企业成本大增,自然会“转嫁”给消费者,亦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虽然调高最低薪会稍为改善低收入群的收入,可是在一定程度上,对人民生活没有过多的好处。以现有的通胀率来看,1500令吉最低薪酬还是追不上物价。

况且,如今疫情尚未消失,俄罗斯和乌克兰的战争持续燃烧,我国同样未能幸免,和全世界一样都面对通膨问题。1500令吉够不够用,说实在的,这个薪酬在大城市是不足以糊口的,七除八扣已然所剩无几,省吃俭用或有机会剩余一丁点的钱。

那么,高不成低不就的中产阶级,也不会被有关政策带来间接帮助;从两年前疫情出现,中产阶级收入暗淡无光,越赚越少,压力变大。面对的苦恼,引起大家的共鸣,怨声载道。

ADVERTISEMENT

当政府要推高最低薪资,企业方面会乖乖地配合,支付更多薪水;不过,成本终究会转嫁给消费者。要避免人民生活成本不断地上涨,政府必须设法去抑制通膨。

(作者为本报记者)

ADVERTISEMENT

劳工
中小型企业
最低薪资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