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0am 05/04/2022
戴晓珊/叛逆了一辈子(下)
作者:戴晓珊

叛逆了一辈子(上篇)

前文提要:即使妈妈一直自我辩护说自己是在补偿大哥,也否认不了忽略了二哥的事实。而我呢?我是集二人宠爱于一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连两个哥哥也从来不埋怨,爸妈特别疼爱我。我何其幸运。似乎大家都觉得我应该得到所有人的宠爱。其实,爸妈对我特别包容。我今年回家过年只过两宿。我想,如果换成大哥还没开年就离开,爸爸一定大发脾气。我已经很长时间不跟妈妈通电话。她一定有很多牢骚,无处发泄。但是,她也没有因此而少盼我回家、少留一些吃的给我、少了见到我时的欣慰和思念。妈妈有很多的苦水。但她并没想要解脱。我认真给她解决方案,还不如静静听她诉苦。爸爸呢,说的不是妻子、孩子、孙子的事。他最高兴跟我分享中国的最新建设如何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只要我说一句美国的坏话,爸爸就觉得有了知音。问题是,每次听爸妈的这些谈话,我都无法坦白说出内心话,又不愿意敷衍他们而说谎。于是,我只能沉默。内心却聒噪得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每个月回家探完爸妈,回家途中,在车上,就会轮到我向老公大发牢骚。比如说:妈妈又提起爸爸住院时,自己如何无微不至的照顾他,她真不知道,不该老是提醒人家自己为对方付出了多少多少,因为这很惹人厌,如果是真心付出就不要一直说一直说,是心甘情愿的,就不会老是重提,像害怕人家会忘记一样,说到底是她太自我中心,总觉得自己贡献了很多奉献了很多,就像她老是一面做一面埋怨,人家提议出外吃她不要,就是要在家里吃,又要一面煮一面生气,一定要有人帮助,而且听她的指挥,千万不能让她自己待在厨房里,就像她老在说,过去年轻的时候,婆家的亲戚是如何翘脚等吃,只有她在厨房里忙得乱七八糟焦头烂额六国大封相。又比如说:爸爸说要给我看他的文章,我怕死了,那些共产党的唯物主义、矛盾论、辩证法,看了就讨厌,我又不敢说他胡说八道,但是要我说写得好又怎么也说不出口,你叫我怎么办,只能看了什么都不说,但是他一定会问我的想法,你说我是要怎么回答啊,你都不知道,他问我有没有看到他在脸书贴的书法,我当然看到了,但是我说有时候看到,为什么,因为他竟然把孟晚舟歌颂中国政府的话写出来,恶心死了,你以为他要我评他的书法吗,其实他是想聊中国共产党的胜利。

幸亏,老公听了我的牢骚,心情从不受影响。他知道,每次我跟爸妈说完话,我的情绪就会起伏跌宕。逐渐的,为了自己好受,我跟爸妈保持距离。每次回家,匆匆吃个午餐就离开。我还是会带东西给他们,像不久前我才向邻居讨了黑芝麻幼苗,让喜欢园艺的妈妈栽种。我没要赎罪。我深深了解,自己没有办法跟爸妈生活在一起。我跟爸妈之间,只能拥有这些短暂的美好瞬间。

有一次,我煮了糯米饭拿回去给爸妈吃。他们小尝一口,就放下汤匙。回家途中,我又跟老公发牢骚了。等我发泄完毕,老公说,你是个向父母讨爱不成功的小孩。

ADVERTISEMENT

今年除夕,吃了团圆饭回到家,爸妈大吵架。我大概知道为了什么,但是不了解细节。我也不想了解,只躲到楼上房间去。我心想,一定是妈妈不高兴爸爸的决定于是自作主张,爸爸又觉得对妈妈的霸道已经忍无可忍于是大爆发。很快的,我在楼上已经听不到吵声。我又想,今晚,两人又不用睡觉了。

第二天清晨,年初一。我穿着妈妈多年前给我缝制的裙子,走下楼去。来到厨房,我看到了妈妈。我把准备好的红包递前去说,妈,新年快乐,身体健康。突然,也不知道是谁先张开了双手,我和妈两人就抱在了一起。我心里的话是:妈,我了解,你很痛苦,妈,你知道吗,你也有错。我没有说出口,只是把妈妈抱得紧紧,那么紧,紧到我都感受不到妈妈的胸脯了。这时,妈妈说了一个字,乖。我心里又说话了:妈,我并没有站在你这边,爸爸也很痛苦,你知道吗。妈妈又说了一个字,乖。我满满的情绪,浸染了我的眼睛。当我真的发出声音时,竟然是一声,嗯。

吃了年初一的斋午餐,我们一家四口就回自己家了。这次途中,我在车上很安静。

印象中,爸妈都不曾说过我乖。我自小就是很叛逆的。我突然发现,自己已步入中年,心理状态竟还停留在小孩阶段。我一直在逃。一直尝试逃离爸妈的身边。又因为愧疚,而不能离得太远、太久。可是,每次回到他们身边,我又没办法感受自己对他们的爱。内心只有怒气。我总是在离开了爸妈以后,才能获得内心暂时的平静。我和爸妈是一对互斥的磁铁,靠近时只会互相推开。似乎永远都无法和谐相依。可是,走远了,没有了彼此间的作用力,也就没有了关系,又似乎孤单落寞了。

是不是,当爸妈不在后,我才能摆脱自己叛逆的这一面呢?现在他们健在,我就是老觉得他们的话不顺耳,老要在心里顶他们的嘴,老要挑剔他们的毛病,还偶尔要痛骂他们一顿。其实,我的爸妈也没有十恶不赦,也不是天底下最没良心的父母。他们拥有普通人的缺点,如此而已。我一直劝妈妈看开一点,不要要求爸爸,怎么自己反而跳不出来,对他们那么苛刻了呢?

只不过,我很确定,自己还是要挣扎的。挣扎着:让自己宽容一点、成熟一点,却又还是渴望爸妈的爱而一直长不大。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散文
父母
原生家庭
戴晓珊
叛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5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