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新闻线上
8:00am 05/04/2022
黄振威.我坚持使用MySejahtera
黄振威

我宁愿坚持使用MySejahtera,保持人身距离,并戴双层口罩,而不是相信那些要求我们不使用该应用程式的政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家仍然对围绕着MySejahtera追踪功能数据保护的争议感到不安,甚至有人呼吁现在就删除该手机应用程式。当然,知易行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大马医药协会表示,随着我国过渡到地方性流行病阶段,是时候考虑放弃使用MySejahtera,并补充说该应用程式的扫描功能已不再有用。

其主席辜家财说,由于社区和周边地区的大量病例,该应用程式在追踪密接者方面的作用可能已不如过往有用。

反对党领袖拿督斯里安华也要求停止使用该应用程式。

ADVERTISEMENT

但MySejahtera的功能不仅仅是进入各场所或展示疫苗接种记录。我们别忘记,它已经成为大马人入境大多数海外国家的一个可接受及受承认的应用程式。

许多国家坚持要求核实游客是否至少接种两剂疫苗,或者提供额外保护的加强针。疫苗的品牌也是许多政府关注的一个问题。

例如,西方很多国家不接受科兴,而中国不接受辉瑞或阿斯利康。所以目前的参照标准仍然是MySejahtera,至少这是大马卫生部某种形式的官方文件。

世上几乎所有国家都有某种形式的密接者数字追踪应用程式。

如果你去新加坡,你需要下载Trace Together,在进入所有场所之前仍然需要强制登记。在印尼,他们有PeduliLindungi,而香港则有Leave Home Safe应用程式。

简而言之,所有关于废除MySejahtera的讨论都是不成熟的,当然也是鲁莽的。

ADVERTISEMENT

争议的核心是MySejahtera的持有权及针对3000多万大马人的数据保护。当然,我们有理由担心。

大马人并不是唯一提出关注的人。在全球各地,人们都在辩论同样的问题,并要求他们的政府提供答案。

例如,在澳洲,人们担心的问题包括所谓的“功能蠕变”,即使该国有法律禁止,但密接者追踪信息仍被用于其他执法目的。

最初还有人担心政府会追踪人们,但这种疑虑很快就被不使用全球定位系统(GPS)的COVIDSafe应用程式所打消。

澳洲网络安全合作研究中心也进行了网络安全审查,以确保所收集的个人信息是有限的。

各国使用或采用海外开发商的技术,或采用其他国家政府开发的技术,也是很常见的。

ADVERTISEMENT

例如,哥伦比亚的CoronApp应用程式是由其政府开发的,但使用了新加坡和韩国政府以及苹果公司的技术。

据报道,斐济政府在新加坡政府开发的蓝牙追踪(BlueTrace)模式的基础上推出了careFIJI应用程式。

上周,卫生部长凯里向民众保证,大马政府拥有MySejahtera,并补充说,大马行政现代化及管理策划单位(MAMPU)和国家网络安全机构(NACSA)在该应用程式推出之前进行了渗透和安全漏洞测试。

他说,国家网络安全机构每月对储存MySejahtera资料的伺服器进行审计追踪,也通过国家网络协调和管制中心持续监督,以检测可能出现的违规行为。

最近,MySejahtera应用程式的拥有和管理上了头条新闻,据报道,KPISoft(现称为Entomo)将该应用程式的知识产权和软件授权出售给MySJ有限公司,价格高达3亿3860万令吉。

此次脱售引发了对MySejahtera伺服器的数据安全的质疑,特别是当人们发现Entomo是由一家新加坡公司持有。但凯里已经澄清,虽然Entomo的总部在新加坡,但该公司的股东主要是大马人。

ADVERTISEMENT

我同意凯里的观点,即我们需要采取一种更开放的态度,因为许多大马人在国外设立科技公司,而新加坡和美国是首选。

数字中心不只是一座建筑群。它还包涵了来自其背后的技术和思想,以及来自政府和风险资本家的真正财务支持。

事实上,大马政府在这方面做得并不出色,一个“耀眼”的例子是,在大马拒绝了Grab公司后,Grab不得不前往新加波。

Grab成立于2012年,前身是位于吉隆坡的MyTaxi应用程式,但在2014年搬到新加坡,在淡马锡控股支持祥峰投资(Vertex Venture Holdings)后,重塑品牌并取名Grab,他们认为要想把生意做大,就必须搬到新加坡。这对大马来说,是错失良机。

凯里还说,政府没有为MySejahtera的管理向任何一方支付分毫,并补充说没有向“KPISoft、Entomo或MySJ”支付任何款项。

但这可能不是处理事情的最佳方式。开发商在企业社会责任的基础上向大马提供一年服务,但肯定没有什么是永远免费的,尤其是MySejahtera应用程式中已包含了额外功能。

ADVERTISEMENT

例如,本人了解到,MySejahtera的线上服务台(Helpdesk)功能不能有效运作,因为它缺乏足够的人力来处理用户的询问和投诉。

政府肯定不能指望开发商用自己口袋里的钱来聘请工作人员。这就是凯里说对之处——在一年的企业社会责任期结束后,政府和开发商之间必须有一个适当的协议。

至于传闻中政府将向MySJ公司支付3亿3860万令吉的说法,凯里说此数额被夸大了,但他补充:“我们正处于谈判的最后阶段,它不到3亿令吉。”

我们很想知道商议的数字是多少,因为虽然我们不指望它很便宜,但我们也肯定不会接受一个高额账单。

看来我们只能选择买下这个应用程式、延长合约期,或限制使用并创建新应用程式。

不同媒体报道指出,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据说在其密接者追踪应用程式上耗费超过350亿英镑(1930亿令吉)。2021年3月,该国国会报告指出,截至2020年5月,NHS已建立检测和追踪系统,预算为220亿英镑(1210亿令吉)。“从那时起,它又获得额外150亿英镑(828亿令吉)拨款,两年内共获得370亿英镑(2040亿令吉)拨款。”

ADVERTISEMENT

可以理解的是,这一数额在国会会议上成了一个热门课题,反对党将其描述为“难以想像”。

《纽西兰先驱报》报道,该国政府支付了640万纽币(1864万令吉)来建立其追踪应用程式,而《新日报》报道,澳洲为自己的应用程式支付了800万澳元(2500万令吉)。

据报道,德国的Corona-Warn-App应用程式花费了政府200万马克(9300万马币)。

虽然较小的初创企业可能会产生较低的成本,但我们要记住,开发人员总是会对额外的工作和功能收费。

目前,大马人必须坚持我们的数据是安全的且不会遭到滥用,而MySejahtera将会推出新功能,因为正如大马医药协会正确指出那样,它可能很快就不如过往有用。但是,纳税人肯定不希望支付一笔天文数字的账单。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由于公众免疫力增强,由冠病病毒引发的重症将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弱,但该组织也警告说,更危险的变种病毒可能很快袭击。

ADVERTISEMENT

我宁愿坚持使用MySejahtera,保持人身距离,并戴双层口罩,而不是相信那些要求我们不使用该应用程式的政客。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凯里
疫情
mysejahtera
黄振威
新闻线上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1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4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