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1:29pm 06/04/2022
重组大道收费非希盟功劳  法迪拉:国阵20年前就开启

(吉隆坡6日讯)重组大道公司与收费引起朝野争相邀功,工程部高级部长拿督斯里法迪拉说,这项减轻人民负担的举措并非前朝政府希望联盟的功劳。

“工程部自2002年展开收费站相关课题的举措,即希盟在2018年执政的16年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说,时任政府国阵当时决定由工程部协同其他政府机构,与大道特许经营公司谈判重组大道收费,特别是主要大道,且是取决于大道启用后的车流量。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重组是持续性的举措,确保人们不会因为高额过路费而感到负担。”

他今日发文告说,重组的谈判策略也取决于数个因素,包括政府所承担的赔偿、生活开销提高、收费率、分阶段降低城市之间的过路费,以及特许经营公司的融资承诺。

他说,根据国阵政府当时的期许,目前的所有大道已进行一些重组,确保收费率合理,比如在2007年重组隆蒲大道的收费维持迄今,甚至自1993年起至2018年也废除了数条大道收费。

ADVERTISEMENT

他也说,国阵政府也在2009年进行大道收费的补贴实验,以研究解决过路费调涨的替代方案,当时则议决维持收费率,否则投资者将对政府乃至我国产生负面印象。

“为了大道使用者的福祉,政府不曾停止寻求最好的替代方案,包括进行数项研究以确保外资的利益受到保护。”

法迪拉指出,希盟政府执政中央后,却曾建议让收费大道私有化,唯基于需承受负担而调整需落实的竞选宣言。

他指出,时任内阁在2018年10月3日同意由工程部和财政部,向政府提呈长期成本利益的分析与研究结果。

“这包括考量各个层面,比如降低收费、对政府的政治效应等等。

“工程部随即在2019年1月委托独立稽查公司毕马威,协助政府钻研我国收费大道工业的方向,包括提出短期、中期和长期降低收费负担的建议。”

ADVERTISEMENT

他说,时任希盟政府基于大选的竞选宣言,工程部在2019年基于过路费引起的高生活成本而重研大道工业,并提出数项最佳解决方案的建议。

“尽管如此,在考虑到在接管后政府需承担数项负担,政则调整相关竞选宣言的建议。”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希盟
国阵
重组大道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