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只是建議
7:20am 08/04/2022
何建兴.科技面前别忘了老年人
何建兴

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一直鼓吹要用科技代替一切,可是现实就是未必每个人都能做到这点,特别是长者,难道我们就必须抛弃他们吗?要记得没有他们,又何来有我们的存在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日前一则国际新闻叫人感到心酸,因为中国冠病疫情持续扩大,多地实施“全域静态管理”,居民不得外出必须留在屋内防疫,一位独居的七旬老妇在这段期间不能下楼,加上孩子不在身边,她也不会通过手机在小区买菜群订菜,结果在和志愿者诉苦时情绪崩溃痛哭,无论如何在志愿者及时安抚及采取行动下,当天就把菜送到老妇家,终于让老妇不哭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其实类似的场景我也曾亲身经历过,但并不是为了要订食物或食材,而是为了要报名参加线上健康工作坊。2年前冠病疫情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全球,人类所有的群聚活动彷佛划上了休止符,这其中也包括《医识力》成立以来一直努力举办的健康讲座。

多年来《医识力》所主办的健康讲座备受好评及口碑极佳,除了主讲医生经验丰富及知无不言之外,读者的支持也是关键之一。疫情前在星洲日报礼堂举办的讲座经常出现人潮爆满,以致就算周末上班同事较少,但蜂拥而至的读者来聆听讲座前,已率先挤爆报馆食堂。

疫情的到来颠覆以往的作业方式,但为了让读者在疫情期间仍能接收到《医识力》的健康资讯,因此部门几位主管再三考虑后,决定把以往人与人近距离接触的讲座改为在线上进行的工作坊,尽管少了与医生直接交流的机会,但却可以保障了每个人的安全,尤其是年长者的健康。

ADVERTISEMENT

而在逾2年又4个月的疫情岁月,《医识力》全体同事在不断摸索及尝试中,完成一场接一场的线上健康讲座,从早期的脸书直播方式再到视频会议的工作坊,每一场的参与人数都叫人鼓舞,这也证明只要有心去面对问题,是可以把穷则变,变则通这道理贯彻到底哦,问题从来不会消失,但如何去面对问题才是关键所在。

以近期两场工作坊分别是由马大肾脏科主任林仕军副教授主讲如何照顾肾脏健康,以及怡保心血管协会主席锺俊辉医生主讲关于如何预防周边动脉阻塞,报名人数在开放第二天已爆满了,这可被视为医生有足够号召力、读者对健康认知的关注以及同事们的努力终获得认可。

可是难道一切都是如此顺利?如此美好吗?当然不是,幕后工作人员,除了须确保线上健康讲座的内容正确,也要努力把它推广给不同读者群,到了讲座当天更要确保所有器材包括电脑、灯光、横幅等,甚至连医生讲解的演示文档也必须顺利播放,这还仅是技术部分,更大的挑战就在于如何解决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特别是一些不谙操作智能手机的年长读者,以下是两个虽然是小事的真人真事,但却足以让我们深思到底网络真的就是王道吗?

话说一场线上讲座要开始前,接待处同事告知有一位读者目前人在保安亭,他要进来“聆听”讲座,可是医生并不在报馆,而是身在他州,只是通过电脑荧幕出现在讲座上,但这位读者却不晓得这回事,他一直以为医生就在报馆,只是工作人员“阻止”他和医生见面,由于那时已经非常紧迫,于是我赶紧为他在手机上设定好连线,并且告诉他可以在手机荧幕上看到医生,然后匆忙赶回办公室进行线上讲座,只是当下我的心情是忐忑不安,因为我无法确定他是不是真的“看到”医生。

另一次则是一位读者在讲座前几天拨电话来《医识力》热线,这位读者不断央求可以让她出席即将到来的这场讲座,由于我还不确定报名情况,于是就要求她先留下联络号码,然后咨询负责报名同事后再回复她,岂料同事告知早在几天前已经爆满了,目前仍在轮候的读者已经有数百人之多,在获知这项消息后我即刻回复这位读者,并如实告诉她,当时可以听到电话那一端是有些抽泣声,可是我也无能为力,不过之后她央求我每次有讲座时可不可以先帮她报名。

我告知为了公平起见,只能由读者亲自报名才受理,在通电话期间我不断教导她如何使用智能手机,可是当我盖下电话的那一刻,心中并没有一丝安宁,因为我真的无法肯定她可以在短短数十分钟就能掌握好如何通过WhatsApp报名,并且在收到链接后登入视频会议参与工作坊。

ADVERTISEMENT

其实上述两则事件与那位无法通过手机订菜的七旬老妇是一样的,差别只在于前两者是为了要参与健康讲座,而后者则是不会使用手机订菜。其实何止是七旬老妇,就算中年人也未必能百分百掌握使用发展一日千里的科技产品,以我母亲而言,她至今还是用着按键盘的手机,尽管我不断鼓励她使用智能手机,但她就是说不会,因此我能体会为何一些长者不会用手机的焦虑。

疫情爆发以来,我们一直鼓吹要用科技代替一切,可是现实就是未必每个人都能做到这点,特别是长者,难道我们就必须抛弃他们吗?要记得没有他们,又何来有我们的存在呢?

但愿我们在努力追求科技进步之际,也必须要把一些无法掌握科技的群体纳入考量中,尽管科技巨轮向前迈进的步伐是必然的,而我们更应该要伸出援手去拉他们一把,告诉他们“别怕,还有我在”,好让他们不会被时代抛弃而哭泣,就如那位主动为七旬老妇送上菜的志愿者就是最好的例子。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何建兴
只是建议
医生
智能手机
医识力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