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名笔轻谈浅说
2:48pm 09/04/2022
李群熙 | 守得云开见月明 欢呼国门重开放
文/李群熙(特约作者)

2020年3月17日晚,一个令人难以忘却的日子。这一天,由于冠病疫情严重,马新封闭了关卡,从此,两地人民几乎断绝来往。

  一堤之隔,成了咫尺天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许多人认为:马新封关,受影响最深的是柔南一带,特别是新山的经济活动。其实,影响最大的是两地人民的亲情,其次才是经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自封关以来,除少数人外,绝大多数被分隔在长堤两岸的亲人受尽煎熬,犹如《牛郎织女》的故事情节一般,只能隔堤相思,不能会面。而牛郎织女尚可在每年的农历七月七日于鹊桥上相会,一诉衷肠,但两地的亲人仅能通过电话之类的载体互通音讯,一解相思之苦。

  有一对新婚夫妇,妻子临盆时,丈夫为了养家糊口,被迫留在新加坡工作。两年多了,孩子已脱离牙牙学语阶段,会叫爸爸妈妈了,然而,孩子看不到爸爸,叫了也无人回应,隔在彼岸的父亲,只能通过互联网视频,见到孩子,却摸不著,抱不到,感叹何时才能享天伦之乐。

  另一对相恋了3年的年轻人,才分开一年多,在新加坡工作的男方已移情别恋,另结新欢,把当初说什么山盟海誓,永不分离,爱你到白头的甜言蜜语,统统都抛在九霄云外。人情薄,在疫情面前,人情真是薄如纸呀。

ADVERTISEMENT

  还有一对年迈多病的父母,住在霹雳州,父亲因确诊病危时,一直喊著一对儿女的名字,当儿女从新加坡星夜兼程赶到时,已不能见到最后一面。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成了毕生的痛。封关加疫情,交织了多少血与泪的人间悲剧。

  封关对我国的经济打击自不待言。根据官方资料显示,疫情前的2019年,新加坡是我国的最大旅客来源地,约有1000万新加坡游客入境,消费约250亿令吉。

   新山被新加坡人视为吃喝玩乐的天堂,1新元大于3令吉的币值,怎不叫他们乐于来此不疲!举个例子:一群10人的新加坡客,到某饭店“大吃大喝”了1000令吉的食物,只需付300多一些的新币就“搞掂”。新山的甚多生意因新加坡客的光顾而火红,市容因新加坡客的到来而繁荣兴盛。

  封关后,新加坡客不能入境,立竿见影,许多生意马上从巅峰落入谷底,特别是餐饮与服务业,平时车水马龙的火爆情景顿时门前冷落车马稀,勉强维持一段时间,实在支撑不了,最终休业。

  只要你到商业区看看,到处都可看到很多店面挂著出租或出售的大横幅,市景的萧条就可见一斑。

ADVERTISEMENT

   历经744天的苦难,本月1日凌晨,更是一个叫人欢呼雀跃的日子,人们殷切期盼的国门重开,两地又恢复通关。

   31日晚上,新加坡关卡已现排队的人群,他们顶风冒雨,深夜排队几小时,为的是争取在第一时间通关回家。

  日思夜想的这一天终于来临。重开17小时,就有3万人通关,很多大马网民难掩喜悦之情,纷纷在网上分享当时情景:有人跪下亲吻国土、有人燃放烟花庆祝、有人直呼宛如一场梦,有人激动的与亲人相拥而泣,流下男儿泪。

  此情此景,不禁让笔者回忆起46年前的一段往事。1968年6月,笔者与多名好友到笨珍泉成黄梨园支援罢工工友,当晚在内安法令下被捕,28天后被关进麻坡政治扣留营,一年后调去霹雳州的华都牙也扣留营,直到1976年7月才获释回来,8年离别,恍如隔世!

言归正传,通关后,沉寂多时的新山终于重现久违的人气和荣景。守得云开见月明,但愿此情此景长在。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国门重开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