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
7:14pm 10/04/2022
疫间12食档剩3档苦撑 边界重开盼客回流 
报道/摄影:林金兰

焦点社区:新山世纪花园后巷

柔:版二头条:马新边界重开,世纪后巷夜市流动食档苦撑,盼顾客逐步回流
世纪后巷夜市流动食档于1975年开业至今,高锋期营业的摊档逾12个,十分热闹,如今受到疫情重创,仅剩3个食档。(林金兰摄)

(新山10日讯)新山世纪花园后巷夜市流动食档于1975年开业至今,高峰期营业的摊档逾12个,十分热闹,惟历经两年疫期重创,一些小贩被迫暂停营业,另觅工作,后巷迄今只剩3个食档继续苦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新边界于4月1日重开,过去每日往返新加坡工作的大马客工仍在观望,不敢贸然退掉新加坡的租房,恢复往昔每日往返的日程,摊贩盼情况逐步稳定,这些顾客能返回新山居住,并逐渐回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星洲日报《大柔佛》社区报日前来到世纪花园后巷流动食档采访,了解实况。

政府早期通过流动小贩重置计划,将小贩迁至世纪花园后巷。世纪后巷夜市流动食档于1975年开业,成为老新山人常去之处。

过去两年经疫情重创,世纪后巷流动美食档有不少档口停业,现仅剩3个食档。

ADVERTISEMENT

这3个食档分别售卖辣沙、炒粿条以及面类。这些摊档营业超过45年,当中更有祖传家族的老字号食档。

价廉物美吸引老顾客捧场

记者到访当日下起大雨,惟一些熟客仍撑伞前来打包,重拾古早味美食的回忆,当中除了华裔还包括印裔同胞。

许多老新山都曾到这条小巷,携一家大小坐在巷子大快朵颐,包括记者本身。

非常难得的是,部分食物价格仍维持在5令吉,价廉物美。一些老顾客更不惜从士乃开车到这,一解味蕾思念。

柔:版二头条:马新边界重开,世纪后巷夜市流动食档苦撑,盼顾客逐步回流
陈振州:目前有不少人转行投入饮食业,相信马新边界开放一段时期,待每日往返新加坡工作的摩托骑士逐步重返新山居住后,后巷食档生意将慢慢好转。(林金兰摄)
陈振州(面档小贩):过去客源包括越堤族

国泰辣沙食档小贩陈振州(36岁)透露,此区过去客源主要依靠附近街坊、老顾客,以及在市区租房,每日骑乘摩托车往返新加坡工作的人士。

陈振州表示,过去10年,一些老顾客慢慢迁居到市区外围的花园住宅区。

ADVERTISEMENT

他说,在新山内环公路启用之前,大批摩托车骑士晚上下班返家途中必经市区,大部分人会顺道在世纪后巷食档享用晚餐。这情况在新山内环公路开通后出现变化,每日往返新加坡工作的摩托车骑士不必途经新山市区,可直接取道内环公路回返居所,令后巷食档生意受影响。

“所幸仍然还有为数不少,每日往返新加坡工作的打工族和摩托骑士,仍在新山市区租房,并经常到后巷食档光顾。”

然而,2019年尾国内发生冠病疫情,政府于3月实施行动管制令,期间数项行管令及严禁堂食的措施,令后巷食档生意受极大冲击。

陈振州透露,去年5月,大部分档主包括他本身决定暂时休息一段时间,另觅工作,走一步看一步。直至去年10月政府批准恢复堂食,观察了一个月之后,部分档主方于11月重新开档。

他说,在那期间,有些顾客一度误会后巷食档关闭,从此不再营业。后来,为了方便顾客,档主也把手机号码留给顾客,让顾客来之前,先拨电确认有无开档。

从去年11月起重新启动的世纪后巷食档,由于顾客人流减少,营业时间已缩短为下午5时至晚上8时30分或9时。

ADVERTISEMENT

他提到,他10余岁开始到档口帮母亲卖辣沙。目前,为了维持生计,他白天在修车厂上班,晚上则继续到档口协助母亲。

不过,他认为,目前有不少人转行投入饮食业,他相信马新边界开放一段时期,待每日往返新加坡工作的摩托骑士逐步重返新山居住后,后巷食档生意将慢慢好转。

柔:版二头条:马新边界重开,世纪后巷夜市流动食档苦撑,盼顾客逐步回流
面档小贩陈先生(右)的哥哥在另一个档口卖炒粿条,忙不过来时,两人会互相支援,节省开支。(林金兰摄)
陈先生(面档小贩):自行承担食材涨价成本

 面档小贩陈先生受访时说,虽然马新边界于4月1日重开,惟不少摩托车骑士依旧选择继续租住新加坡,只在星期六或日才回返新山。

陈先生认为,要等待这些摩托骑士回归新山居住,恢复过去每日骑车往返新加坡工作的生活尚需一段时间。

他指出,百物涨价,包括:粿条、蒜头等食材,以及塑料袋用料等皆水涨船高。

他说,食档业者目前只能暂时自行承担涨价成本,以维持旧价,包括尽量缩减开支,例如不再聘用工人,凡是亲力亲为。

ADVERTISEMENT

他担心若长久下去,或无法继续承担日涨的成本,未来在不得已情况下,唯有调涨价格,希望顾客体谅。

柔:版二头条:马新边界重开,世纪后巷夜市流动食档苦撑,盼顾客逐步回流
印裔顾客冒雨走到后巷打包,期间也和摊贩聊起昔日往事。(林金兰摄)
陈先生(炒粿条业者):有的做就继续做

陈先生的哥哥在另一个档口卖炒粿条。

经营炒粿条四十余年的档主陈先生表示,他从事小贩生意多年,首次遭逢这么严重的疫情冲击。

他说:“有的做,就继续做,希望能做到退休。”

记者在后巷食档观察,档主们关系密切,当档口忙不过来时,他们彼此会互相支援。

想念儿时古早味 顾客冒雨打包

一名受访的年轻顾客表示,他从小就常随家人到这儿用餐。当日虽然是雨天,但因为想念儿时的古早味,愿意撑雨伞来到后巷打包。

ADVERTISEMENT

另外,还有一对印裔男女特地冒雨走到后巷打包,期间也和摊贩聊起昔日往事。

柔:版二头条:马新边界重开,世纪后巷夜市流动食档苦撑,盼顾客逐步回流
记者到访当日下起大雨,惟一些熟客仍然撑伞前来打包,重拾古早味美食的回忆,当中除了华裔还包括印裔同胞。(林金兰摄)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夜市
流动食档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6天前
4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