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影音试听间
7:40am 11/04/2022
林佚/有一只马来魔──Dato’ Maw
作者:林佚

林佚/有一只马来魔──Dato' Maw

Dato’ Maw这两三年的事业重心都放在马来西亚,和他长期合作的搭档Franco、Jaake、Dusa等人,在资源有限的状况下,将自己能力发挥到极致,把音乐做出心目中的样子,也尝试与优秀的青壮世代创作人合作。一聊起音乐,他就是个浑身是劲的大男孩,直来直往,诚恳地表达脑子里嗖嗖运转的大小事情,时不时穿插几句脏话,说话时有自己的节奏,偶尔寻思片刻,像是驻足掂量即将出口的字句重量,夹带着兴奋感、厌世感,时而无奈、时而控诉,随时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ADVERTISEMENT

这位年轻人在这圈子的资历也好几年了,曾夺得《中国新说唱》东南亚区冠军头衔,代表大马出征北京和各路好手一争高下;在大马展开一系列巡回演出,更是参与了大马潮流文化节和国际音乐平台“Boiler Room”联名“Good Vibes Festival”的演出。一次他在嘻哈音乐会“CHINGIT OUT”认识了资深饶舌团体ManHanD成员McBee,受邀一起推广大马中文嘻哈文化。可是,他意识到若中文嘻哈没有随着大环境一同发展崛起,终究无济于事。之后,他和几位朋友创办了“万发私人有限公司”,营造一个共享资源和互相学习的嘻哈社区。时移事往,兜兜转转,深耕多年后,无论是手艺和眼光,他都有不一样的光景了。

林佚/有一只马来魔──Dato' Maw

大马独有多元嘻哈特色

这几年大马音乐圈人才辈出,Dato’ Maw是让圈内人赞叹的名字。本名是郑建威,早期的外号是“马来魔”,由于大马的嘻哈听众多数是友族同胞,于是取了Dato’ Maw。若是初识而不清楚他的背景,大概很难想像他曾是补习班老师,提供中文、英语和马来语辅导,原本打算申请师范课程,立志当一名老师,但纪律分不达标,唯有另辟蹊径。少年时浸泡在摇滚庞克各种元素的流行音乐,直到听见虚拟乐团Gorillaz和嘻哈团体De La Soul,才转进嘻哈世界。很多人不喜欢嘻哈,觉得它离经叛道、逞凶斗狠、粗俗低劣,歌词总是充斥一片情色、毒品、暴力等黑暗面。对他而言,嘻哈音乐除了地域和草根很强,也讲究“bereal”,必须表现“做自己”的精神,而不是一味玩许多荤腥不忌的题材。他坦言受黄明志〈麻坡的华语〉的歌词“语言没有标准性、只有地方性”影响至深,对大马华人身分认同极强的他,拥有得天独厚的多元化背景,加上生活在多语言体系的国家,词汇的储备足够,信手拈来就可以将中英马来文、福建话、粤语等多种语言,于其音乐作品中融会贯通,不但唱出生猛动感的旋律,也让大马特色的中文嘻哈大有可为。Dato’ Maw的歌屡获好评,说到嘻哈我不敢冒充内行,但老实说,我也衷心喜欢。够野、够呛、够接地气、够好玩。有野心却不轻浮,入耳却水到渠成。

林佚/有一只马来魔──Dato' Maw

林佚/有一只马来魔──Dato' Maw

Dato’ Maw自大学毕业到出来社会打拼,从《Myvi+Marlboro》到《熬过来》EP,一路走来无师自通玩音乐,发EP、开公司,每首歌都记录着不同阶段的生活转折,既不甘愿又不确定,既励志又窝囊,既暴躁又内敛。要把这样的歌写好唱好,不只是要有真心真情,更重要的是,要找到属于自己的语言,不只是说话的腔调口气,也包括音乐的语言。在这方面,Dato’Maw表现得很出色。不知他何时还会发新EP,但他希望可以在今年举办一场嘻哈音乐会,让我们引领期盼吧。

更多文章:

Tom Phan/Yuna《Y1》在探索的路上,我们寻找着“Y”
Tom Phan/Trouble已经过去,音乐还在继续──专访Paige苏珮卿 
蔡有维/尤长靖《AZORAland·我是尤长靖》超新星爆发 

打开全文
Dato' Maw
饶舌歌手
大马嘻哈
林佚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2小时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