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12/04/2022
【私月历】雨天/蔡晓玲
作者:蔡晓玲

白天下毛毛雨的话,我会坐在沙发靠近落地窗的那一端读孟若的《亲爱的生活》。小镇如手掌张开伸出五指,流出一条马路或一条河,长长的故事主人的一生。她的温柔总是在小说结束时让你不那么悲伤、不那么记恨,只是像毛毛雨落在身上有点凉意。

只在读,就像只在生病的时候吃粥一样。雨天的事是黏糊糊的。

ADVERTISEMENT

大二搬出大学宿舍,在学校外面与人合租,下雨天从校园走路回去即使撑伞凉鞋还是湿透了,脚板滑来滑去,有时还会滑出凉鞋表面踩踏到路面,无法好好固定住。曾经在半路遇见驾车的同学,她停下车来要载我。我先把已被雨打湿的身上物放到后座,自己再坐到前座。伞置于脚边,水滴冷冷的流入脚趾缝,一个在雨中的人要被收入车内的确是非常狼狈的,那种狼狈会让人变得软弱。

下雨天路上多处积水,车子全都放慢行驶,坐车回家与走路回家说不定用的时间是一样的。她车里当时开的歌是孙燕姿的〈雨天〉。

你能体谅,我有雨天,偶尔胆怯,你都了解。

我说这首歌真是应景。

同学身上有木头的气味,我后来在香水专区找到了,是一款叫做Wood的香水。这在大学女生群中很少见,那时大家不是用Anna Sui便是DKNY的苹果。我们在车里到底聊了什么呢,我不记得了,但我记得那一学期有当代文学课,我们读了好多顾城的诗,变成零点的鬼,全班的人陷入集体忧郁之中。班上那位大一时爱闹爱玩充当女丑角色的女同学升上大二之后一直被老师嘘,要她成熟一点。我在讲堂后面撞见坐在阶梯正在哭泣的她,问她怎么了,她只说谁真的懂我。

雨天晒衣服一直干不透,我总在捏着微凉的衣服时想到老师。老师说他失恋的时候总穿着新买的衣服去睡觉,想像着自己至少拥有光鲜的皮囊,也被衣服所拥抱着。那段时间他天天穿着新衣来上课,原来忧郁的人还包括我们的老师。

我发现自己不小心洞悉了太多人的,有些人爱上了老师,有些人爱上了有妇之夫,有些人不过去理发却着魔般爱上了那个触碰自己颈背的理发师,跟一只猫一样被驯服了。

雨天如果我没坐上同学的车,我会走到学校外面的快餐店去避雨,点炸鸡和可乐坐在快餐店靠窗的位子。雨珠打在玻璃窗上总是先凝着片刻,再迅速变成流星滑落。我靠着玻璃窗拿起手机自拍,这样会出现两个我。我拍了很多很多张的两个我,总觉得映照在玻璃上的那个我看起来更任性一点,可能有水珠在脸上。

跟同学坦承自己的秘密

有一次在快餐店坐到雨快停时天都暗了,我一个人走在小巷子中,手上还撑着一把雨伞。眼看着这条巷子路灯点点点的亮了,幽静又悠长的,灯下一个人一条狗都没,谁知却在某个暗处窜出一个戴着头盔全身被雨衣包覆看不见脸的男人,他企图抢夺我的包包,而我竟用雨伞用力打他。在这一刻我才知道自己遇到危急时候的反应。突然我看见有一道高举的光,不是闪电,是他手上的巴冷刀。我顿时缩手,把包包送出去了。歹徒立马驾他的摩托车离去。

歹徒离去后,两面住宅的篱笆门才纷纷打开,跑出几个街坊大伯阿姨和他们狂吠的狗,跟我说不久前这里有女生背着斜背包骑摩托车回家,被抢包时连人带车摔入水沟,血淋淋地被送入院。他们看我毫发无伤,问我损失了什么。

其实钱包里头的钱都被我花光了还没提款,最值钱的无非是手机。我随意应付了街坊们的问话,快步走回住处,我怕歹徒打开钱包后发现里头一块钱都没,手机内却存有许多张两个我的照片,说不定一气之下还会回来找我寻仇。

那之后走路回家的下雨天不再有如此惬意的感受,多了阴影随身,即使是树影我也怀疑是有人埋伏。有摩托车经过,我必侧身让车子先过,还盯着司机的脸狠狠地看。

我在多年后终于去看了孙燕姿的演唱会。产后复出的她把头发留长,穿着长裙登场唱天黑黑要下雨。她在台上也提了好多次自己的小孩,说在家当妈妈比开演唱会还累。坐在我前排看起来也是年轻妈妈年纪的几位女歌迷瞬间大笑,点头如捣蒜。

然后又在更多年以后,当我已经是老师站在教室里,学生总是会因某些相关的课题突然开口跟同学坦承自己的秘密。或学生交来的创作课作业,即使是小说,我仍能马上指认出那最真实的部分。在那些时候我的内心也会瞬间地下起了雨,跟当年一样。

打开全文
雨天
蔡晓玲
秘密
私月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6天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