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总编时间
8:00am 14/04/2022
曾毓林.今天不关注,他日勿后悔
曾毓林

等很快的那天你警觉自己对这方面的资源开始有迫切需求,而又无处可求助时,可能,你会后悔今天的你没有为社会老龄化问题争取过甚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疫情下人人自危,力求自保。过去热心履行社会责任的大机构先求自保,纷纷削减开支;仅凭一己之力捐助弱势的善心人士,若不幸碰到公司裁员、减薪或生意欠佳,也开始心有余而力不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仰赖社会资源援助的福利组织,这两年如何走过来?难以想像。

孤儿院不断减少伙食、老人院看诊每月一次改为每三个月一次、流浪狗中心撑不下去只好“放逐”,让小动物自己觅食,甚至自生自灭……种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情景不断在弱势组织内发生着,只是现在大家都自顾不暇,纵使知道了也只能耸耸肩爱莫能助。

因为工作关系,常有机会接触弱势团体,对以上体会更深。感觉上,社会像逐渐遗忘了这群弱势─最近频频接到从助到求救的信件,一家收留了两千多只流浪狗的中心已经断炊,发出消息多方求救,但回应缓慢,管理人懊恼说:再无计可施下,只好先把老狗都人道毁灭,让小狗有机会存活下来。

ADVERTISEMENT

单靠善心人士有一回没一回的捐助,慈善单位确是只能过一天算一天,明天如何明天才想。

疫情暴露了我国很多慈善组织在经费方面捉襟见肘,在管理方面过一天算一天的弱点,没有妥善的管理规划以及固定的经济来源,确是很难永续经营。政府的援助长期不到位,民间给予的力量终将是长贫难顾,大家都没有安全感。

与其给他们鱼吃,不如教他们捕鱼。经营慈善组织,如果能同时做到开源节流,那是最好不过;否则,开销只出不进,坐食山空是预料中事。而这“开源”,除了伸手向外募捐之外,没有其他管道了吗?

马来西亚很需要有人或有组织做领头羊,站出来扮演这个“教人捕鱼”的角色。我们知道,华商中长袖善舞的大有人在,慈善机构很需要他们指点。可惜,愿意慷慨解囊捐钱的华商有不少,但愿意花时间去指导慈善组织如何经营的不多,或许,他们也认为这些组织只需要饭来张口,空坐等人救济就好?

教会越多福利组织自力更生,就等同把填不满的大洞修葺好,无形中利人利己。

福利组织有此窘境,其实更叫人难过的是独居老人。他们都是弱势中的弱势──“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同样的,每位不幸的老人都有各自不幸的故事,独居老人如果没有得到定期关照和看顾,最终的下场都是静静死掉,直到被发现为止。

ADVERTISEMENT

他们或因身有残疾,或体弱多病,也可能因举目无亲、脾气孤僻等各种缘故无法在老人院接受照顾,有者沦落街头,有者在极简陋的地方住宿。疫情之下,他们没有手机、不懂得SOP、被排挤在店面外,天大地大,似乎没有可容身之所;再加上疫情未控,谁敢主动去接近他们?

路过的好心人有一餐没一餐的救济他们,如果当天不幸运,可能就要空着肚子渡过一个寒冷的晚上。雪隆天气近两个月变幻莫测,那些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的独居老人可能更在沦落街头。

政府福利机构每次都有说词,认为这不是福利机构的服务有问题,是这些流浪汉或失依老人拒绝政府的安排前往政府老人院。如果追究下去,得到的答应免不了是“食物不合胃口、被欺负、没有自由、不习惯”等等,凡此种种,最后总是令人觉得“社会是把这些独居老人当作流浪动物般收留,很少顾及人道精神和做人的尊严”,难道安顿他俩就只是吃饱饭和有地方睡觉即可?

大马已经迈入老龄化社会,高龄问题会越来越多,可是令人心寒的是──社会在这方面显然没有做好准备,政府也没有甚么表示。一、二十年是转眼即过的,老人问题是向着我们逼身欺近而来的问题。无论从个人、家庭、社会层面来看,似乎大多数的人都还没有准备好。

等很快的那天你警觉自己对这方面的资源开始有迫切需求,而又无处可求助时,可能,你会后悔今天的你没有为社会老龄化问题争取过甚么。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疫情
老人院
孤儿院
曾毓林
總編時間
老龄化社会
流浪狗中心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7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