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暖势力最新文章
5:31pm 15/04/2022
疫下身兼消毒清点宅配责任 “上海团长”包买包送 爆红
在“买菜难”情况下,上海各社区出现了帮助社区居民团购的“团长”,承担起小区团购责任。(互联网照片)

(上海15日综合电)上海封控逾2周,社区出现新角色“上海团长”。上海团长是现在社区中最受欢迎的人物,他们承担起小区团购责任,有团长不讳言地称,他当团长的原因就是因为饿到了。

在“买菜难”情况下,上海各社区出现了帮助社区居民团购的“团长”。综合观察者网、新京报、澎湃新闻等媒体报道,这些“团长们”在微信群里组织团购工作,承担居民的物资保障。

为了活下去当团长

一名上海市闵行区的团长陈笛说,“为了活下去我当了团长,现在我的头像在社区群里所向披靡”。

团长的工作主要是团购,但在疫情防控政策下,购买物资并非易事。团长首先要找到信得过的批发商购买物品,在群组发起团购接龙,待物品送达社区后,要身兼消毒、清点、配送到户的责任。

陈笛表示,他住的社区有132栋楼户,社区有20多例阳性病例,所以做团长还要冒着染疫风险。由于发送的物品十分大量,还要招募志愿者(志工)帮忙发送物资。

陈迪也提及,社区的老人因为不会操作,需要帮助其填写团购资讯与付款。

住在上海长宁区万航渡路的一个小区弗里达向《新京报》展示,她手写了一份表格,记录了大家的电话和购买数量。弗里达称因封控期间,很久没尝到水果的滋味,她主动当“团长”,发起了水果团。(互联网照片)
徐汇区一个老小区的团长钱大暖组织居民团购的水果到货。(互联网照片)

团购1224颗蛋 派到凌晨

一名上海徐汇区的团长王轩(化名)表示,有一次他当上社区鸡蛋团团长,一次团购了1224颗蛋,要分发给社区民众。

他说,那次发蛋发到凌晨5、6时才睡,期间还发现少了92颗蛋,数蛋数到头都晕了,直呼“梦里全是蛋”。

一名浦东北蔡的团长李新宇表示,团长比他原本的房产销售工作还要累。

他说,“什么角色都要自己来做,采购、送货、打包、会计、客服,一个人身兼数职。我知道其他小伙伴有工作到两、三点的,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团长工作繁杂琐碎,若团购过程出现问题,会受到批评与质疑。

据观察者网报道,团长要时刻上线,有老人不会用手机要帮忙代买,送货慢时会被催,发错货物会被找,物资品质有问题得立马化身“售后”解决,商品价格高还会被怀疑拿回扣。

团长还要在居民与居委会中间居中协调,尤其在发送团购物资上,更要与居委会沟通。因此,有社区规定,团长及参加配送的志愿者(志工)需持有48小时核酸阴性证明,并打过两剂及以上疫苗。

此外,由于团长是自愿性质,他们还要自己筹防护衣物,以免病毒危险。组织志工也是个问题,若是老人、小孩多的社区,愿意当志工帮忙配送的民众还是少数。

尽管有一些社区存在“高价团购”的现象,但是大多数的团长都是义务劳动。在买菜难、缺生活物资的情况下,团长们的功劳功不可没。已有声浪称,疫情过后应该要拍一部“上海团长”的电影,足见现今社区居民对其的依赖。

在买菜难、缺生活物资的情况下,团长们的功劳功不可没。已有声浪称,疫情过后应该要拍一部“上海团长”的电影,足见现今社区居民对其的依赖。(互联网照片) 
购快熟面 三分一捐邻居

除了身兼多职的团长,也有人“单人成团”购买快熟面,但却主动将其中三分之一的面都捐给了小区内没抢到物资的邻居。 

孙先生表示,自己购买的其它物资也都是“单人成团”,因为考虑到小区负责团购的“团长”比较忙,不想麻烦别人,也希望透过此举,减少因簇拥传播疫情的风险。

网传影片显示,孙先生接收团购的100箱即食面,经过消毒、运输环节送回家。 

孙先生认为,快熟面是最耐放的物资,自己摸索研究了好几日才团到这批快熟面,过程艰难。他想到小区里可能有老人不会用手机订菜,就问了下大家需不需要,最后按照原价分给了邻居们,他觉得这时候大家应该互帮互助。

上海一名男子团购的快熟面及8袋香肠、1袋苹果、2袋煎饺等物资。他把三分之一的物资,以原价卖给邻居。(互联网照片)

打开全文
上海封控
上海团长
分享到:
热门话题:
3星期前
3月前
3月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