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3:16pm 17/04/2022
撞死8蚊型脚车少年案 | 生还者父亲对飙脚车深恶痛绝 “见蚊型脚车党 拍照警告”
沙尔曼5年来对蚊型脚车深恶痛绝,只要在路上见到这些脚车骑士,就会照警告孩子,叫他们们即刻回家,否则便会报警。

(新山17日讯)“8名少年骑蚊型脚车遭撞死案”其中一名生还者的父亲,5年来对蚊型脚车深恶痛绝,只要在路上见到这些脚车骑士,就会拍照存证警告孩子回家,否则便会报警。

现年56岁的前巴士司机沙尔曼向《星报》表示,其小儿子莫哈末阿立夫事发时年仅15岁,虽然逃过一劫,但却受了重伤,不但颅骨裂开,从头皮一直缝针到下巴,视力也出现问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当他见到孩子仍然在街上骑蚊型脚车,就感到非常沮丧,因为他不希望其他人也经历他家人所经历的一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在路上看到蚊型脚车骑士就很愤怒,一定会给他们警告。

警告孩子回家否则报警

“我会停下车子拿起手机,在他们视线范围拍下他们的照片,如果他们不立即回家,我就吓他们会去报警,我还会告诉他们,他们会坐在警察拘留所,直到父母来接载他们。”

沙尔曼说,新山高庭日前判处司机沈可婷6年监禁后,也令他再度想起那一天的痛苦回忆。

ADVERTISEMENT

“当晚我儿子想要骑脚车到大约18公里外的新山,去看柔佛古庙游神活动,他过去也常常和16岁的表哥一起骑脚车,这名表哥是意外中丧命的8人之一,另外2名死者是住在附近的朋友。”

他说,儿子一直要求家人让他去看五彩缤纷的花车,当时他因为痛风卧床不起,所以也没多说,只是告诉儿子午夜过后不要太迟回家。

“凌晨时分,我大儿子接到同事的电话,询问小儿子的下落,因为发生一场涉及蚊型脚车骑士的车祸,当我们赶到医院时,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好面对小儿子可能死亡的事实。”

沙尔曼表示,儿子活了下来,但头部、面部、手臂和腿部受了重伤。(《星报》照片)
儿重伤医疗过程漫长复杂

他表示,不幸中的大幸是儿子的头部、面部、手臂和腿部受重伤,但他还是活了下来,他多次缝针和进行医疗程序,从头皮一直缝合到下巴、眉毛及身体的其他部位。

他透露,当儿子恢复知觉时,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我不听你的话,我求你原谅。”

“过了一段时间,家人才告诉儿子,他的表哥和好友的死讯,当时就读中三的儿子也辍学了,我则辞去工作全职照顾儿子。”

ADVERTISEMENT

儿事后变健忘情绪不稳

沙尔曼说,儿子在事故发生后,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他变得健忘,而且情绪不稳定,直到现在依然充满恐惧,家人都不能在他周围提到“脚车”这个词,否则他就会发狂。

“所幸儿子的状况,目前已在缓慢改善中,他最近在位于避兰东住家附近的一家工厂工作。”

育有3名孩子的沙尔曼说,家人希望能尽快摆脱这种磨难,因为过去5年来,家人都因为各种负面评论痛苦不堪。

“这场悲剧只有受害者”

“对我而言,这场悲剧只有受害者,双方都错了,但没有人想开车撞向他人,也没有人会想被车子撞倒,这是漫长的5年,我们只想继续向前迈进。”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蚊型脚车党
8少年骑蚊型脚车撞死案
生还者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