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12:59pm 17/04/2022
蚊型脚车青年自白 | “不后悔也不会阻止精英儿子玩” 坦言70%成员家庭有问题
蚊型脚车青年自白 | “不后悔也不会阻止孩子玩”·坦言70%成员家庭有问题
网民表示,他会视乎孩子的情况来决定是否让他玩蚊型脚车,同时他也同意大部分蚊型脚车党的文化水平较低。(取自网络)

(八打灵再也17日讯)一名曾经玩蚊型脚车的青年指出,虽然自己已经不再参与这些活动,但他从不后悔拥有这个爱好;如果他的孩子以后是一名精英,即聪明又有自己想法的话,他会让孩子接触蚊型脚车,但会设下一些限制。

名为Ey Kall的他坦言,玩蚊型脚车的少年中,有70%的人都有家庭问题,而且他也认同,蚊型脚车少年的教育水平一般都偏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果我成为父母后,蚊型脚车文化还在的话,假如我的孩子是一名‘精英’(Elite),我会让他参与,但会有一定限制,但如果他是后面班的学生,我会禁止,因为我不想他参与底层少年的文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日前,Ey Kall在一个脸书私人专页中指出,他是一名前蚊型脚车党成员,并表示其他网民可以问他问题,他会一一解答。

被询及为什么会参与蚊型脚车党时,他说他是受到蚊型脚车党的“文化冲击”才参与,不过他强调他能控制自己的“野性”,并不会在大马路中央玩耍。

“我们不喜欢在马路中央玩,反而更多是在路边。”

ADVERTISEMENT

“说实话,我并不会说后悔参与蚊型脚车党,因为我并没有很重视这回事。”

蚊型脚车青年自白 | “不后悔也不会阻止孩子玩”·坦言70%成员家庭有问题
网民表示,他并不会后悔参与蚊型脚车党,因为他并没有重视此事,只是当作一种空闲的兴趣。(取自网络)

他说,他在少年时就只是将玩蚊型脚车党当作是一种打发空闲时间及交友的兴趣,只是为了找朋友,而他在2019年就已经不再玩蚊型脚车了。

“我过后我赚钱来修理我的摩托车,所以我将我脚车卖掉后,就没有再玩蚊型脚车了。”

另一方面,Ey Kall也坦言,他们在玩蚊型脚车时,的确有不少人曾经造成交通事故。

“对我来说,玩蚊型脚车的好处,就是至少我有经历过,而且这些经历,与一般社会人士所想像的并不一样。”

他在问答中也强调,他的父母不会让他们外出到凌晨2、3时都还在外面玩,反而是有门禁,必须在凌晨12时之前回家。

ADVERTISEMENT

此外,他也所,蚊型脚车不仅仅只有马来少年在玩,其他种族比如华裔少年也有,但很少见。

蚊型脚车青年自白 | “不后悔也不会阻止孩子玩”·坦言70%成员家庭有问题
网民坦言,大约70%玩蚊型脚车的少年都有家庭问题,甚至有人年纪轻轻就吸毒。(取自网络)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蚊型脚车
不后悔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