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大牌档胡天胡地
9:04am 18/04/2022
胡须佬/恋恋椰花酒
作者:胡须佬

【大牌档】胡须佬/恋恋椰花酒

椰花酒是人类文明的结晶。只有地球上进化最高等的生物,才懂得把一整棵树的养分集中,加酒饼发酵,酿成一树醇美的文明。猴子一生和椰树打交道,偏就酿不出酒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椰花酒盛行于我国西海岸沿海一带。椰树长处有椰花,椰花开处有椰酒。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早年,椰花酒由官方公卖局提供,多由地方市政局管理。也有一说法:椰花酒是当年殖民主麻醉劳工的工具,好让他们白天开园辟路,晚上醉生梦死,不会造反。该是妖魔化白人的说法吧。当年一大桶不过几角钱,现在一公升半的保特瓶装,已卖到20大元,比啤酒还贵。当年穷酒鬼恩物,今天已是富人饮料。

很多人以为椰花酒的酒精很高,是酗酒者止瘾药,其实不然。略资深酒徒都知道,其酒精甚至比啤酒还低。喝多得个涨字,求醉不易。椰劲袭人时,来得快,去得更快。那劲一来,感觉像仰卧在暖暖沙滩,温柔的海浪,有一下、没一下的轻轻抚摸……仿佛听到沙沙风吹椰叶,和隐约人声。忽然,浪停,风止……一下醒来,酒意随风而逝,留下一肚腩水和糖分。

喝椰花酒最好用搪瓷杯。四指勾着杯耳,手掌温度不碰到杯面,可保持酒温恒凉。小时喝第一杯椰花酒,就是用这个。

ADVERTISEMENT

不知哪个奇才发明加黑啤喝法,那是对椰花酒的恶搞:洁白无暇的琼浆,无情遭恶水蹂躏,椰香全失。黑啤那股麦花焦香同受极刑,酒香随着陪葬。这对怨偶是酒林的鸳鸯错。无论如何,饮食和选老婆一样主观,总之本人守杯如玉,绝不让黑势力侵犯。

也有“专家”高见,黑啤可以消“椰臭”。也有说椰花酒太甜,加黑啤可以中和云云。如果不喜欢椰味,别喝椰花酒,喝高级红酒去。好的椰花酒,甜味恰好,要喝不甜的,洗米水最好,又可抗癌。

另一烂饮损友说,椰花酒酒精不足,加入黑啤,较易入状况。那更不像话了,要酒劲快,可以到药材店买廉价烈酒,即饮即来,便宜又有效。

椰花酒的忠实伴侣是干咖哩:山猪肉、四脚蛇、鸡肉都可以,羊肉最好。以食疗角度来看,椰性阴寒,喝多会拉肚子。羊肉温燥,配椰花酒刚好阴阳调和。干炒的咖哩海鲜,配椰花酒也很对味。咖哩花蟹最美,只不过花蟹也是极阴之物,寒寒交加,治便秘尤佳。

记得某个年少假日,和好友在霹雳州北部沿海一带渔村开车乱逛,误闯油棕园小径,越走越远。正有点慌时,椰暗花明,眼前竟跳出椰花酒小档!送酒小菜有炒咖哩鸡和四脚蛇。鸡肉斩得千刀万剁的,十分搞笑,一吃竟然又瘦又干又香。椰花酒有点偷工减料,口渴起来照喝。把小档的所有存货清完后,思路突然清晰,一开就到大路了。

喝过好的,包括吉打州偏远小村Sungai Kob、北海Mak Mandin和北霹雳瓜拉牛拉。由北顺海岸线南下,实兆远、安顺、巴生加埔,都偶有佳作。相信南马也有隽品,今尚无缘尝,还盼高人指路。

ADVERTISEMENT

喝过最刺激的椰花酒,是和同事在办事处共享。早年出道不久,随前辈在外见客,回程路过学校旁的公卖局。同事也是好酒之徒,闻香下车,买了一大袋。当年塑料瓶还未大行其道,打包容器就是粉红色塑胶袋,满到随时破袋四射也才不过两块钱。

回到办事处,分赠同部门酒徒。大家忍笑,把酒倒入桌上保温瓶,慢慢享用。那种带小小成就的犯罪感,是职场生涯的美好点滴。当年人性淳朴,也不担心谁向上级告密领功,更不会有人偷拍广传。

还好,椰香醇真至今,没随人性幻灭。

更多文章:

胡须佬/东洋酒场:男人悲歌

胡须佬/打抛猪肉

ADVERTISEMENT

胡须佬/爆炒烧肉

胡须佬/富贵年菜

胡须佬/我不是菜尾

胡须佬/你喜欢收工宴吗?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大牌档
胡天胡地
胡须佬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5天前
5天前
5天前
5天前
5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