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活力名家物外游
7:30am 19/04/2022
光头佬/梦影前尘录
作者:光头佬
刘春草馈赠《翠竹双禽图》。

竹隙清风徐

去年岁末,照惯例清理家中杂物时,无意中竟捡出一纸尚未裱褙的竹园老人《翠竹双禽图》,颇为可喜!惜此竹园者,非彼竹园也,切莫错把冯京当马凉。昔年,竺公上人驻锡槟榔屿菩提学校执教时,其下榻处即为“竹园”;赠予《翠竹双禽图》的竹园老人,乃画界刘春草前辈,凑巧二人均为岭南画派的第二代传人,如此而已。文人爱竹,一般而言,多少都会和东坡居士扯上一点关系,其名言有谓:“不可居无竹,不可食无肉;无竹令人俗,无肉令人瘦。”俗人如我,似乎有嗜爱东坡肉更多一些的说,真是俗不可耐。

原件原封,一切归原。

日据时期,岭南画派宗师之一的高剑父先生因避乱于澳门,而与同栖于濠江的竺公上人结下甚深因缘,前者问禅于后者,后者则习书画于前者,二人关系介于亦师亦友之间,如是善缘,传递讽诵于艺坛,而为一时佳话;春草先生祖籍岭南顺德人士,父乃广州殷商,且平时雅好书画,而在耳濡目染之下,让他自幼拜师学习书画,尔后因书法老师——清末太史公桂南屏之引荐下,使到岭南画派另一宗师陈树人先生,因碍于姻亲桂太史公的情面,打破了一生不收徒弟的惯例,破例收他为徒,而成了陈树人的唯一弟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陈树人绘《雁渡寒潭》。

岭南三杰高剑父、奇峰昆仲与陈树人,早年游学东瀛,皆为中国国父孙文的追随者。仨人因其革命思想,故针对陈陈因袭、一成不变的传统绘画陋习施展改革,谓之“国画之现代化”,倡议写生创作,渗入东洋撞水、撞粉之技法,侧重于背景渲染、气氛的营造,革故鼎新,开创了令人耳目一新的“岭南画派”,于粤港澳甚至南洋一带,影响深钜,传播致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陈树人绘《流水》。

可惜啊!可惜,昔年打着鼎革旗帜、破旧立新的岭南画派,刻下亦陷落于僵化、千篇一律、陈陈因袭的窘况、泥沼,令人感到十分的遗憾。

汪精卫为陈树人画册题耑。
欣欣春草绿

廿几年前,偶然间听闻翠园女史提及,方知原来书画家刘春草是她的妹夫。过去一直都在沙巴杏坛服务的刘春草,后来亦有一段时间长居于吉隆坡的安邦地区。听说,他曾在关丹、实兆远、怡保数地,绛帐授徒,教导书法及水墨画,于书画艺术的教育方面,贡献良多。

刘春草先生虽然声称为陈树人的唯一弟子,观其画风,委实倾于传统的文人画风多一些,丝毫与画风细腻有致,十分写实,非常讲究气氛的营造的陈树人,根本就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也难怪当年曾经有好事之徒,私下质疑他是否真的是陈树人唯一弟子。事实说明,他确实是陈树人唯一的学生,缘于有人出席过当年的拜师宴,呵呵!其实,书画界讲究师承,固然是一个正统传承,然而即便有好的老师,却没有教出优秀的学生,看来问题更大!老师虽然重要,但学生也得争气,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作品是会说话的。

ADVERTISEMENT

陈树人纯水墨《高山流水》。

印象中,伪光头佬约莫在千禧年之际,唯一的一次,曾到过安邦柯莎花园,登门拜访过刘老。理由十分简单,那段时光,伪光头佬的同事,吴其昌画家是刘老的隔篱邻舍,正巧是他带我去滴。诚如大数的老派文人作风,刘老殷勤客气,真诚待人,不摆架子,记得当时并没有进行采访,纯粹闲聊哈啦,东拉西扯的。突然间他一脸正色的叙述了一起正经事儿:“本地有某某画家,跑到香港,在赵少昂先生面前笃我背脊,说我在南洋呢边,贩售和他合作的作品。”突兀听到刘老主动聊起画坛八卦事,一伙人都静心屏息、兴致高昂地渴望他的下文。刘老微微一笑,说道:“赵少昂当时问我‘刘春草,家阵你好唔掂档咩?不如,我画多几张畀你卖咯!’ ”听罢,大家哄堂大笑,一哄而散。

相关文章:

光头佬/买书琐记

光头佬/邮中画,画中游

光头佬/悠邮脞语

光头佬/天南一雄笔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光头佬
岭南画派
刘春草
陈树人
《翠竹双禽图》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