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导航
8:00am 19/04/2022
收生比哈佛严格 三没学校42凭什么霸气?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林明辉

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由学校培养出来,很难想像如果有一天学校没有老师、没有课本、没有固定的上课时间表,那究竟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但是,很难想像并不代表没有可能,吉隆坡就出现了这么一所学校,看似非常另类,实际上有许多大企业认同并支持这样的办学理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报道:本刊 梁慧颖
摄影:本报 林明辉

2013年,法国科技大亨泽维尔.尼尔跟几个伙伴共同创办42学校(School 42),专门教电脑编程。这所学校很快引起注意,因为它颠覆传统教育模式,没有教科书、没有老师且没有固定的课堂,录取门槛却比哈佛大学还要高。

42学校实际上对学历没有要求,创校之初便有高达40%学员没有高中文凭,校方更看重的是学员的能力跟潜能。目前42学校在全球25个国家有42所分校,吉隆坡分校——42KL是东南亚第一所分校,2020年7月创立,截至今年4月初为止有超过5000人线上申请,但严格筛选后只录取了120名学员。

ADVERTISEMENT

没有老师,怎样学?

42KL位于雪州双威,内部看起来像新创公司多过像学校,全校职员加起来就只有3名,这3名职员只负责行政和管理工作,所以真如学校网站所说的那样,这是一所没有老师的学校。

我们可以把这所学校的教育模式理解成一种自学方式,可是校方不是只给学生一堆教材让学生自个儿消化,而是提倡同侪互相学习的精神。

因为强调同侪互相学习,所以学员需要到学校上课,否则就达不到互相学习的目的。42KL负责人杰夫说:“如果是线上学习,你很难向其他人请教,因为你可能在线上论坛贴出了一个问题,两三小时后才有人回应。可是在这里,如果学员有疑问,他们可以马上把椅子转向同学,问同学“可不可以帮帮我”。这是为什么42强调实体(教学),只不过冠病疫情期间我们被迫推行线上线下混合学习,但整体而言,我们大部分(课程)还是线下的。”

杰夫说,42学校没有上课时间表这种东西,时间都是由学员自己安排。

虽然鼓励学员常来学校,不过42KL并没有课堂时间表,学员可依据自己的时间和节奏来学习。因此,这个编程课程虽然说是12个月,有些学员却不用12个月就完成,有些却要花18个月。

这里的学习以任务为导向,简单来说就好像打怪闯关那样,完成一个任务后又会有另一个任务。杰夫说,学校不会约束学员的上课时数,只是会在给予学员任务后,告诉学员这个任务大概需要多久来完成,至于学员要如何管理时间是学员自己的事。

ADVERTISEMENT

有一点无法逃避的是,这里一样有考试,不过学员可以自己决定什么时候考试。

“在传统学校,通常学生每到学期末就必须一起考试,不管他们是否已经做好准备。可是42不一样,这里的学员只有觉得自己已经准备好了才去考试,所以如果有人觉得没有把握,他可以把考试延后……如此一来,我们帮助学员建立信心,让他们知道‘我不是跟我的同学比赛’,而是‘我跟我自己较劲’。”

免费不代表随便

招生时,42KL不会问学历与背景,基本上任何人只要年满18岁就可以报名。报名后,真正考验才要开始,首先第一关是逻辑测试,主要测试申请者有没有学习编程的资质,过关后则会进入42学校称之为“Piscine”(水池)的阶段。

Piscine为期26天,通常从星期一早上开始,一直到3星期后的星期五晚上结束。杰夫坦言这段时期很不容易,学生每天平均需要花7小时密集学习C语言(一种程式语言),只有过了这一关才成为正式的学员(Cadet),开启12个月的核心课程。

全球所有的42学校都是采取这样的甄选方式,竞争非常激烈,法国42学校当年创校时的录取率就比哈佛大学还要低。杰夫说,严格的甄选方式是有必要的,因为校方可是投入很多资源来提供免费教育,所以校方必须测试学员的学习热忱,确保他们值得免费教育。

ADVERTISEMENT

他指出,在接下来12个月的核心课程期间,学员必须完成业界所给予的任务或项目,大约80%课程来自法国总校的全球合作伙伴,其余20%来自本地合作伙伴。目前42KL有12个主要伙伴(Anchor Partner),这12个伙伴都是有名的企业,例如汇丰银行、联昌国际银行、华为、DHL快递和双威集团。

“这些伙伴会跟我们分享他们正在进行哪些创新项目是需要软体开发人员支援的。我们会跟他们商量,了解他们的问题和跟他们脑力激荡,之后我们会选出一些项目让我们的学员尝试解决。最后,学员不但掌握电脑科学的基本功,他们还具备帮业界解决问题的实战经验。”

42学校提倡同侪互相学习的精神,学员经由同侪的互动和协助,提高学习动力和达到教学相长的目的。

虽然42KL的课程只有1年,比大学的电脑系本科课程快了至少两年,但是学员在这一年的密集训练之下,他们的软技能,例如解决问题的能力、沟通能力和分析能力不见得会被大学生比下去。完成1年的学习之后,学员须到企业实习最短3个月,最长6个月。

杰夫说:“我们曾经问过我们的合作伙伴:‘为什么贵公司喜欢42KL的学员?’他们说原因是看中我们学员所展现的软技能。要知道技术会不断改变,可能每隔几年就会出现一个新的程式语言,所以我们要培养的学员,是热衷于学习新事物的人才。他们不害怕挑战,这种心态是我们比较少在本地毕业生身上看见的。”

永续经营之道

ADVERTISEMENT

42KL强调零学费和没有任何的隐藏费用,相信你也有一样的疑问:学校不收学费,那要怎样生存?

杰夫对此很坦然,他透露,学校最初的创立资金来自双威集团、双威教育集团和谢富年基金会,目前的合作伙伴都是有名的企业,这些企业需要更多数码人才,比起花大钱刊登招聘广告、付费给猎头公司和提供巨额奖学金给少数几个人,投资学校或许会更划算,所以这些企业愿意投资42KL这所学校。

无论如何,他强调学员跟学校没有任何契约关系,学员毕业后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说不定会因为表现出色而被合作的企业招揽旗下。

至于学员会得到什么样的结业证书,他坦言这一点在目前来说确实有点棘手,因为像42KL这种没有老师、没有固定课堂的教育模式,要通过政府审批不容易。不过,学员还是会得到双威教育集团和企业伙伴颁发的证书,由业界来肯定他们的能力。

从办学理念到具体的教育模式,42KL都跟传统学府不一样;因为不一样,所以对于不能适应传统教育体制的人来说,也许这里才是他们真正施展才华的地方。

“我们不是要跟传统学府竞争,我们其实都有一样的目的,只是我们的对象和方法不同。”杰夫说。

ADVERTISEMENT

42KL没有老师,全校就只有黄泽瑜(左起)、杰夫和迪拉3名职员。黄泽瑜负责学生事务;杰夫是主管;迪拉则负责课程事务。

【学员背景】

截至去年为止,42KL总共有120名学员,学员年龄分布相当平均,据杰夫透露:
◎18至21岁学员占25%,这群学员通常刚考完SPM、STPM、A Level或其他同等学历的考试;
◎22至25岁学员占25%,他们通常刚读完文凭(Diploma)或学士课程,但尚未进入职场;
◎26至30岁学员25%,他们通常都是大学毕业生,具有几年工作经验;
◎31岁以上学员占25%。

目前这里年纪最大的学员是一名49岁的前IT总监,杰夫曾经问他为什么已经半退休还要来学编程,他的理由是他想与时并进,唯有了解现在的IT教育教什么,他才知道如何自我提升。

有一点颇让校方欣慰的是,这里约有40%学员是B40低收入群体,他们的存在证明了不管家庭背景如何,只要肯努力学习就不会比别人差。另外在性别方面,虽然女性只占23%不算多,但比起许多学府的电脑系,这个比例其实已不低。

整体而言,这里约75%学员在入学之前完全不懂或只懂一点编程,杰夫表示,零基础在这里不是问题,甚至零基础可能会更好,因为学员可以像海绵那样尽情吸收各种养分。如果是电脑系毕业生,这些学员反而可能需要放下过去的经验与成见,才容得下新的知识。

没有“等老师给答案”观念,学生靠自己摸索

ADVERTISEMENT

目前42KL约有5%学员是没有SPM文凭的中辍生或自学生,他们一样能够胜任学校给予他们的学习任务,在这里找到他们的一席之地。

陈家莹14岁辍学,几年前参加一项数码青年培训项目,从那里听说有42这样一所学校,“心想反正是免费的,有时间就来试一下。”比起自学,她(21岁)觉得这里因为有同侪一起讨论、一起努力,所以对学习很有帮助,而且在这里是有系统地学习,大大降低因为本身不够自律而半途放弃的几率。

何蕴哲(19岁)则是从小到大都是自学,没上过一天的小学和中学,42KL这种自由开放的学习风气恰恰适合他,他觉得如果换作传统学校的毕业生,他们来到这里或许需要一些时间去适应,因为这里完完全全是要学生自己去摸索,不可能等老师来给答案。

不只教编程,同时磨练学习态度和软技能

入学之前,陈家莹对编程已有一定的基础,但她觉得这里的课程还是不简单,因为这里学习的程式语言是要直接进行系统比较底层的操作,相当于“同样是煮饭,别人是用电饭煲来煮,我们是学怎样用火来煲饭。”

ADVERTISEMENT

她认为在电脑科技这个领域,最看重的不是你有什么文凭,而是你有什么能力。而42KL不只是教编程,它同时也在磨练学员的学习态度和软技能。

“在学这些东西的过程中,我们也是有在做project,这种project如果拿给别人看,他们会觉得蛮厉害的。如果本来就有兴趣做programmer(程式员),42会是一个蛮好的选择,第一因为免费;第二因为我们学习的方法,对以后去做工特别有帮助。”

自从防疫措施放宽之后,她和何蕴哲几乎天天到学校报到,一待就是将近10个小时,不像一些同学因为工作在身,只能趁下班后到学校学习。

何蕴哲也认同,很多关于编程的问题其实都可以靠自己在网上找到答案,现在更重要的是学习动力,42KL恰恰提供了这样的环境,“因为当看到别人都在做,我也想要努力一点。”这也许就是为什么这里虽然没有老师也没有教科书,学员依然对学习抱有热情的原因。

何蕴哲(左)与陈家莹(右)虽然没有中学毕业文凭,但他们依然在42KL找到属于他们的天地。

相关稿件:

科技能翻转教育 GuruLab利用科技 驱动更有效学习

ADVERTISEMENT

植物创作诠释生命无常 锺昱甯为兴趣学习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教育导航
42KL
没有老师的学校
沒有收费的学校
收生比哈佛严格的学校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5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