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专题
7:01am 20/04/2022
正视自闭儿被霸凌,从教育做起
报道:本刊 张露华

4月2日,是世界提高自闭症意识日,唤醒大家认识自闭症,也关注自闭症问题。

自闭症也有轻重,对于轻度自闭症儿童,很多家长认为孩子学习能力没有问题,就把他送到主流学校学习,但往往轻度自闭症儿童或少年却会成为学校霸凌的高风险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儿童发展专科医生陈碧华在新山天使心家族主办的“还星儿们校园蓝天,向校园欺凌说‘不’”线上讲座中表示,很多人以为中度或重度的自闭症儿童与青年是被欺凌的高风险群,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有些家长认为孩子是轻微型或高功能型,不需要做治疗,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轻微型自闭症的孩子读书、说话都没有问题,不需要做心理治疗,父母自己教育就行。

她认为这种观点不正确,研究显示,高功能型、社交能力及社交解读能力较弱的自闭症孩子,或者在主流班学习的轻度自闭症孩童,都是被霸凌的高风险群。若加上患有过动症(ADHD)、情绪障碍(忧郁症、抑郁症),更会增加被霸凌的风险,他们被霸凌时往往只会逃避,不懂得求助,结果情况越来越糟。

“反之,重度自闭症孩子是要担心他们被虐待,因为语言表达能力不好,所以一旦去新地方学习时,家长每天需检查孩子的身体是否有伤痕,要询问在校的情况。当孩子有反应,或重复某一些动作,家长就要注意。”

ADVERTISEMENT

新教育(4月19日)封面故事:自闭儿童与青少年被霸凌

陈碧华医生(新山天使心家族提供)

轻微型最容易被霸陵

询及为何轻微型自闭孩童在主流班学习被霸陵的风险更高时,陈碧华表示,曾经有两位学者提出,尽管轻微型自闭儿童IQ正常,可以在主流班学习,但无法否认他们缺乏社交思维与互动能力,与同侪互动不佳,频率不高,无法组织社交网络,因此被同侪排挤或拒绝的机会就很高。

她表示,而且形只影单的他们容易被霸凌,之后就会觉得环境不友善,更不想交朋友或沟通,形成恶性循环。

“同侪对自闭症没有认知,认为这些孩子是异类,当接纳度不够,互动素质与频率变得不好时,就不会出现社交网络与支援,缺乏沟通了解的机会,同样的也会造成恶性循环。”

ADVERTISEMENT

她表示,若孩子被霸凌次数频密,就会拒绝上学,社交技巧会更差,焦虑与情绪变得严重,出现更多自残行为,所以这类孩子的自杀率比一般被霸凌的孩子高出28倍,这些都是研究的分析结果。

此外,陈碧华也说,由于自闭症者有社交困难障碍,不善辞令及各种行为问题,近乎70%自闭症青年都曾在校园遭到身体欺凌。

“而经历过被霸凌的孩子,患上情绪障碍甚至自杀倾向会明显提高。”

有社交障碍容易被误解

霸凌有很多种,如身体欺凌,多数发生在孩童时期,当长大至青少年就相对的减少,反而转向社交欺凌,因为霸凌者意识到身体欺凌很容易被发现,处罚相对严重,但网络霸凌或嘲笑欺凌容易隐藏。

“社交欺凌包括嘲笑、网络霸凌、讲坏话或散播谣言等等,无论哪一种都对孩童的攻击性非常大。”

她解释,社会研究人员发现,自闭儿童与青少年特别容易成为欺凌目标,因为他们几乎是“完美”受害者,尤其是轻微型自闭症有隐藏性社交障碍,被误以为缺乏同理心、白目,或“不醒目”,所以常被认为是异类。

ADVERTISEMENT

她表示,由于隐藏性社交障碍所致,自闭症儿童通常都没有自己的社交群组,或朋友都只是泛泛之交,所以被欺凌时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支援,加上无法有效应对欺凌,所以会使到问题加剧。

被欺凌恨怨甚至想报復

本身是小儿科医生的陈碧华表示,她的病人在长大后,都会转介给其他医生。她参加了一个由南马特别孩子关怀协会开办的“PEERS课程(人际关系技巧教学与增强课程)”,当中有两位青少年给她很深刻的印象。

其中一人每次上课时都很温和,后来谈到霸凌课题时,浮现出他的另一面。该青年在一场小组活动上,带了几本记录着从小学到中学被同学欺凌的簿子,分享被欺凌的经历时还捂着胸口,反映他的伤疤还未完全痊愈。

“当我在大组讨论时,提出被霸凌时该如何回应,青年就提问,有报复的想法是不是错的?从这里看到他内心的纠结,平静的外表下,竟然经历过这幺多风暴。”

“另外的个案是一名高中生。从他上课反应,估计是经常在学校被拒绝,因为他常在课堂上说,当他被欺凌,就会用肢体来反击。他从小在主流班学习,不断被霸凌,所以在小组活动时常常提到枪械、武器,甚至跟导师说,如果有机会会如何报复欺凌过他的同侪。不过经过上课之后,他有了朋友支援,学习到社交技巧,才放下报复心。”

陈碧华表示,美国经常发生青少年持械校园射杀事件,很多时候是因为长年被霸凌所累积的怨恨。由于自闭症儿童执着的想法,缺乏弹性思考能力,所以这些孩子的校园霸凌更需要被正视。

ADVERTISEMENT

阻止霸凌不如学会自保

那大家可以为自闭症儿童做些什幺?

陈碧华认为,自闭症儿童与青少年都要有自救意识,还有同侪的帮助,最后就是教职员的协助,因为教职员对于在主流学校学习的自闭孩子影响太大,整个学习大环境都必须给力。

她表示,很多时候我们提到校园霸凌都会说“杜绝霸凌”,但与其停止霸凌行为,治本的方法是让被霸凌者学会保护自己。

“特教教职员研究发现,正向的人际关系是保护儿童不被霸凌的重要因素。自闭症孩童的父母认为无法一直保护孩子,所以让他们去主流班学习,希望借此融入社会,但却忘了把孩子放进这样的环境,不但无法学习到社交技巧,反而导致恶性循环。”

很多自闭症儿童会尽量让自己显得与同侪一样,避免被排挤,尤其是在主流班学习的孩子。当开始有这样的想法,就是一个强而有力的推动力,是开始学习社交能力的时候,如PEERS课程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学员自愿学习社交技巧。

她表示,PEERS计划课程教导自闭症儿童、少年及家长如何应对校园霸凌,但自闭症孩子可能无法做出一些非常简单如翻白眼的反应,所以需要家长一起参与,陪同孩子演练,学习不同的回应方式。

ADVERTISEMENT

“课程中也会教社交技巧,当孩子懂得与别人相处,就比较不会被霸凌,因为欺凌者专挑落单者。我们不需要让他们做社交花蝴蝶或改变自己,只要有足够社交能力就行了!”

陈碧华表示,除了自闭症孩子改变之外,同侪的理解与接受,也可以终止霸凌。

多了解多包容

她表示,一般孩子都很难接受自闭症孩子,觉得他们社交方面比较冷漠,没有同理心,行为怪异。18年前美国坎贝尔大学做过一项实验,为一般的孩子播放有关自闭症儿童的影片,也解释自闭症者行动怪异的原因,结果50%的孩子看过与听过后,大大提高了对班上自闭症同学的接受度。

“这说明了,如果能够让同侪了解自闭症孩子的原因,接纳度就会提高很多。其次,教职员的态度及互动素质,会直接影响班上其他孩子的接纳度。”

她强调,老师必须具融合特质,包容与接纳非一般的学生,提倡不一样的想法和尊重不同的个体,具有同理心与尊重,因材施教,陪伴孩子,一起互动,这样同侪就会自动排除不接纳自闭症的心理。

ADVERTISEMENT

“校风及整个大环境若能给予更多的包容,就可以减少孩子被霸凌的几率。一些学校甚至特别找出这些孩子的发光点,安排与其他同侪一起进行他们的强项活动。当孩子有了发光机会,就能结交到更多朋友,自我价值感也会提高,希望未来会有更多学校愿意踏出这一步。”

陈碧华强调,唯有醒觉与关注,才能塑造大环境的接纳与关爱,我们必须醒觉自闭症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尤其要更关注轻微自闭症者,因为他们被霸凌的风险更高。

更多文章:

【想要当老师01】师训在招生,你来吗?

【想要当老师02】想知道教师的薪金及福利吗?一起来透视教职

【东瀛求学记01】那些年,我们在日本留学

ADVERTISEMENT

【东瀛求学记02】马日加强教育合作

【特殊教育系】用专业与爱教出特殊变平凡

随时多方面自我增值,微型证书小而精巧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新教育
霸凌
自闭儿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天前
6天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