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12:00am 23/04/2022
忘不了。黄兼博(蒲种)
文◆黄兼博(蒲种)

忘不了!不是!我还没尝到这鱼的美味!

忘不了,对我而言,并不是我尝到这昂贵如天价的鱼;而是这近半年以来的养病经历。

ADVERTISEMENT

如果要把这经历浓缩成几个字,那就是“苦不堪言”!行管期间,内心苦闷,惟望疫情快过去,岂料在10月1日(国际老人日)之午夜时分,正打算就寝,记起《不惑》杂志明日的线上访问,心中正打算选定应该穿什么衣服,正想在床沿坐下,岂料坐下的位置不对,太靠床边,而且坐下时太用力,一坐则滑下床边的石板上,顿时一阵剧痛,发现整个人也躺在地板上,一时无法动弹。稍息慢移几下,取到床头小桌挂的哨子,却太久未用,吹不出声音来,而且心中不忍吵醒身体不适的孩子,就将就着躺在地上到天亮。约7时工人上房才发现,连忙喚醒孩子把我扶到床上,开始了我这半年的“bedridden”的养病经历。那时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受伤,只觉稍为移动左腿,臀骨部分就感到疼痛,姐妹提醒请会针灸的张和风姐妹检验,她检验后,认为骨骼应该没有跌伤,可能是筋(tendons)有点伤,针灸了一个星期伤处消了肿。为了节省诊费,就停止针灸,自己按摩伤处。希望疼痛消除。四五天下来担心臀部会生褥疮(bedsores),于是请了一位医生来检验。医生一看,二话不说,马上召来救伤车,把我送至医院照X光。原来臀部有一小
段骨骼有裂(fracture),既然沒有及时治疗,且事隔了几天,只好继续由它自己治疗吧。自行治疗的结果,腿部肯定会缩短些,通常是一吋左右,也只得接受。就这样子,我“苦不堪言”的bedridden养病经历就开始了!

“bedridden”是一种养病方式,我姑且翻译为“卧床养病式”,是养病中最无奈的方式,因它不是选择性,而是强迫性的加诸病人身上。一般是久病衰弱的病人,尤其是长者,及不良于行的病人。他们终日躺卧床上,最麻烦乃是排泄问题,只得穿成人尿片,情况较轻者或可学用辅助器,如厕盆、尿壶及可移动的厕椅(mobile toilet),而防止褥疮成为最重要的看护工作。有可靠医药数据调查指出:病人死于褥疮的数目比死于心脏病还要多。因此,呼吁人们万万不可忽视防范,医治褥疮的重要性,必须勤于清洁,清洗。

另外,就是要为患者进行有效的物理治疗(physiotherapy),这是非常重要的,我跌伤的是左臀一小节骨微裂,就足以使我整条左腿受影响,无法举起,只能平躺床上,请物理治疗师来治理。医院有物理治疗室,但往返来回,上下轮椅车辆大费周章。只好选择请合格治疗师上门,因物理治疗属于专门治法,须付合理治疗费。我幸而请到一位有多年经验的治疗师阿美(Mae女士),她每周会来为我治疗2次。每周她来的日子,我的心情特别激动;有些期待(looking-forward),但又有点抗拒的矛盾;因为阿美很准时,工作很认真。我盼望她来,是知道我会得到治疗而病情减轻,但是她的治疗相当严格,有时会觉
得有压力和吃力!但知道这是必须的過程,必然要给予充分的合作。

天父一直看顾着我
在治疗的一个小时内,阿Mae会给我腿部作“屈膝”多次,又抬起、放下,然后站住,在左腿上加力,延长左腿站立时间,由20秒到30秒,然后穿上特制的鞋子开步走路,鞋子须由足部医生(Podiatrist)来测量脊椎骨才定做,幸好价钱还合理,我买的是300元一双。穿上鞋子练习走路的时候,来回一转就40步,
上周加到30步x2,希望一个月内,可以再加,同时阿Mae也为我按摩患处,希望一个月后可消除疼痛。

除了我们同心致力,更重要的是我对天父的信靠。这几个月来,我深深地体会,天父由我躺卧不起,到现在可以恢复迈步行走,都在医治看顾着我。今后的日子,天父也必然医治看顾着我。如此恩典,我终生难忘。

忘不了!天父的恩典慈爱!
忘不了!天父的教诲和诫命!
终身必尽儿女本分,回馈主恩。

黄兼博
跌倒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4月前
5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