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3/04/2022
手写字/颜书韵(永平)
作者:颜书韵(永平)

两年前的6月,我在《联合文学》杂志第一次看到台湾旅日作家张维中的手写日志,简洁明净的字迹刊载在印刷的宋体旁,格外予人有机的质感,像是从钢筋水泥的建筑群中长出一株树苗,葱绿青翠。

后来我接连一个月追看作家在杂志上连载的手写专栏,每天一小篇短浅的日常记述,谈论生活细节与周身观察,几行字就完成一篇创作,无需费心论述,也不必耗时设计桥段,仅写下所见所感的直观呢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纵然精短,我都会花时间仔细欣赏作家在纸页上留下的字,那一勾一撇的力道,或轻或重,隔着屏幕似乎都能看见他们写字时的姿影;更多时候,我是在赏析别人手写字的轮廓与气韵,多于品读那些字词拼凑成的意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向来对手写字体颇有好感的我于是也技痒起来,依样画葫芦地拿出笔记本和圆珠笔,趁着MCO闭门自居的日子,写下一篇又一篇浅淡的文字。然后用手机拍下字迹,以数码的形式收纳在自己的部落格内。

不若作家每日一更,我的“手写志”从开始的两个星期一篇,到后来的一个月一次,不想就这么持续下来,写过了一年半载。自从自习日语,我更借此契机一边练习平假片假文,一边逼自己用日文写文章;尽管语法词汇仍贻笑大方,却仍厚着脸皮乐在其中。

最近阅读蒋勋的《欲爱书》,当中收录了几篇他的手稿,我如获至宝地细细品味着作家一笔一划的温度,想像着他在稿纸上誊写时的处境。那是坐在河堤上望着落日慢慢写字,在异地的饭店房间阳台眺望街景冥思,还是坐在3万英尺的高空中傍着云海呓叹?而无论是哪一种,我都觉得是非常动人的宁谧时刻。

ADVERTISEMENT

我常羡慕写字自然得漂亮的人,甚至说过,我可能会因为一个人的字迹太好看而增加好感。那种有点无可救药的浪漫遐思,原来不躲在眉宇眼波间,不藏在身型曲线里,而是绕在行云流水却自在自得的文字中。

啊,原来当初我拼命写信给你,在网络早已普及的年代坚持着老派的手写祝福,或是当我游旅各地,总不忘从异乡寄一张明信片给你,尽管后来都等不到回音,那或许都是我一厢情愿的争取,企图借笨拙的手写字,委婉转述我永远无法表明的心迹。

送出去的字无法留存备份,当时也未精明地拍照存档。它们已像风中飘零的叶子。有些人事必须一去不复返,才能衬托我愚勇写下那些字句的滚烫与珍贵。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颜书韵
祝福
手写字
字迹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