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大牌档一人之境
1:24am 25/04/2022
彭健伟/一种语言,一种世界观
作者:彭健伟
【大牌档】彭健伟/一种语言,一种世界观
在泰国,处处可见不同语言和文化的交汇。(彭健伟 摄)

驻曼谷联合国难民署共有3位中文口译员,除了我,最资深的L是泰国华人,另一位Y是法国籍华裔。有趣(并且常常令其他同事深感困惑)的是,我们3人的原籍国国语都不是华语。你会发现L可以兼做泰语口译,Y偶尔会以法语与法国同事闲聊,而我嘛……这马来语无论是在联合国机构或在曼谷还真的不太管用。

难怪我国首相最近热衷推行官方语言,连出国访问东盟国家,全程都坚持使用马来语。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联合国工作的一个特殊性,在于日常运作上使用多种语言。联合国致力于确保每一位参与者都能理解其他人所说的内容,且所说的内容也都能被其他人理解。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这是确保所有参与者平等交流的条件。毕竟语言应成为理解工具,而绝非造成障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联合国共有6种正式语文,分别是阿拉伯文、中文、英文、法文、俄文和西班牙文。除了这些语文,我还见识了很多这半辈子从来不曾耳闻的语言。

我有一位非洲裔同事是斯瓦希里语(Swahili)口译员。斯瓦希里原是非洲东部地区跨界民族,“斯瓦希里”一词,在阿拉伯语中是“海岸”的意思。它是非洲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之一,与阿拉伯语及豪萨语并列非洲三大语言。原来非洲总共有约2000种语言,占了全球语言的三分之一左右,这情况让语言政策在后殖民时代成了关键问题。

非洲的本土语言之中,有的使用者达数千万之多,有的才几百人,其中很多更是濒危语言。或许某日广袤沙漠一阵风扬起沙尘,人们就会忘了发音的方式,沙子连同文字把祖辈的生活轨迹瞬间掩埋,几代人口耳相传的语言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ADVERTISEMENT

好奇之下,查阅了斯瓦希里语的文化背景,我站在沙漠中的双脚越陷越深,眼前赫然是一部精彩万分的非洲殖民史。

法国哲学家芭芭拉·卡辛(Barbara Cassin)说过,“每一种语言都承载着独特的世界观,而翻译是处理这些差异的秘诀。”一种语言所反映的是一种文化和思维方式,我和同事之间用英语沟通,如果我通晓他们的第一语言,是不是对他们的了解会更加深入,甚至带领我领略另一种世界观?

至少,可以偷听泰国同事聊八卦。

朋友M和我约莫同个时候在曼谷工作。我的工作不需要用到泰语,从事食品批发的他却必须学习泰语,以便与当地同事和客户交谈;我贫乏的泰语词汇只够用来点菜,他流利的泰语可以谈生意;我只能在夜店搭讪泰国人,他可以和泰国人谈恋爱,后来甚至当了泰国女婿,身体力行水乳交融拥抱异国文化。

更多文章:

彭健伟/这长廊看不到尽头

ADVERTISEMENT

彭健伟/你会不会有一天走火入魔

彭健伟/译者的隐身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语言
彭健伟
一人之境
偷听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