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阳光文选
9:00pm 26/04/2022
黄进发.蚊型脚车族与B40孩童所遭受的疏忽
黃進發,Sinar Harian專欄作者,本文獲Sinar Harian授權轉載

我希望沈可婷案能看到正义伸张,而不受族群情绪羁绊。我也希望,当有人再次玩弄种族情绪时,B40群体受遭受的疏忽不会因此又被遗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回到2017年2月,如果8名蚊型脚车骑士在柔佛新山凌晨3时左右被撞死后,他们的父母在2001年儿童法令下被判疏忽照顾罪名成立,无论是判处监禁或罚款,都会遭到许多人的大力谴责,觉得仿佛被落井下石。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天,就在肇事司机沈可婷获推事庭两次宣判无罪后,被高庭判处6年监禁和6000令吉罚款,许多人开始要求死者父母也被提控。对他们而言,只惩罚沈可婷是不公平的。

我拥护法治,但不禁思考法律是否足以解决问题。

大多数蚊型脚车族—长大后就可能变成飙车族—是来自B40群体的孩子。为什么他们不使用最先进的智能手机自娱自乐,和玩伴在电脑游戏里一较高下,或者在体育或音乐方面一展身手?他们为什么不像M40群体和T20群体的孩子那样,选择更安全的娱乐活动?

ADVERTISEMENT

显然,他们负担不起。他们的村里可能没有适合青少年的体育或音乐设施。如果他们的双亲必须长时间打工来谋生,也很可能没有时间陪伴孩子。

除了不起诉蚊型脚车族的父母疏忽,难道真正关心和同情他们的政府和政治领袖,就不能在村子或组屋范围内增设休闲设施、或在学校增加有趣的课程活动,同时提高B40群体的生活质量?为什么他们不做这些尝试呢?

因为做这些实事很难,而且不会像仅仅追究司机那样,可以带来直接的政治利益。如果大家只忙着怪罪司机,那么政府和领袖对B40群体的疏忽就会被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试想一下,如果沈可婷在撞上这群少年时也受了伤,她是不是也有可能像蚊型脚车族的父母那样逃过提控吗?反过来说,沈可婷被提控,是不是因为她没有受伤?

我完全不是在建议,沈可婷必然是无辜的。这应该由法庭决定。我只是想问,当我们在正义与人道之间取得平衡时,我们会不会太纠结于报复——“她撞死了我们8名孩子,难道就可以逍遥无罪?”,以致我们排除了沈可婷清白的可能性?

毫不奇怪,沈可婷的首次获释成了当时丹绒比艾补选的廉价政治资本。(新巫统脸书当时说:“凶手获释因为她是华人”)这类指责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目的就是要让马来人迁怒于华人、法庭和总检察署,以让大家忘了B40群体孩子所遭受的疏忽。

ADVERTISEMENT

幸运的是,民意已经转变。支持沈可婷的包含各族人民。两个各已达到85万人联署的网络请愿书,是由旺朱乃达和莫哈末阿里夫发起的,而不是华裔。

我希望沈可婷案能看到正义伸张,而不受族群情绪羁绊。我也希望,当有人再次玩弄种族情绪时,B40群体受遭受的疏忽不会因此又被遗忘。

最后,我希望总检察长与律政司公署分家,使其检控的权威不会因为有政治考量的疑虑而受质疑。

(黃進發,Sinar Harian專欄作者,本文獲Sinar Harian授權轉載。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B40群体
SINAR HARIAN
陽光文選
黃進發
蚊型脚车少年被撞死案
沈可婷案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6天前
6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