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北马北马新闻
7:47pm 27/04/2022
居林三代人共同味蕾记忆 矮仔炒河粉5月1日熄火
报道、摄影/刘必强

(居林27日讯)居林至少三代人共同拥有的味蕾记忆,已在市区张茂树路飘香超过70年的炳记(矮仔)炒河粉,今年5月1日起“吊鼎”了!

一份份炒好的粉,等候拌上佐料与汤汁。

业者蔡观平接受《大北马》社区报记者访问时指出,他也了解熄火的决定做得有点仓促,但是由于摊位租约届满,自己近乎一辈子与炒河粉剪不断,想想也是决定退休的时候了。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矮仔炒河粉摊位租约届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说,其实近几年他一直萌起退休的念头,只是做了大半辈子,也不是说放就放的,所以一直拖拉到现在。由于摊位租约届满,孩子也支持他退休的想法,这一次才痛快的做了熄火的决定。

蔡观平(左)与谭凤娇夫妻俩共同经营炳记多年,将3名孩子拉扯大。

他说,自己是矮仔炒河粉的第二代接班人,由于孩子都有各自的出路,才没有强求孩子继承矮仔炒河粉。近年年事已高,不得不放手,之前确有不少人建议要顶下矮仔炒河粉的生意,但是基于这是家族生意,他一一婉拒了。

与太太 妹妹腿部有毛病

ADVERTISEMENT

当记者询及决定之后会否感到可惜,蔡观平指出,他大半生在这行业,除了自己,太太谭凤娇与妹妹蔡银好,都熬出了腿部毛病。所以,趁“时机”到就退下,可以让忙碌了大半生的仨,好好去治疗。

居林至少三代人的共同味蕾记忆—矮仔炒河粉,将在5月1日起“吊鼎”。

他不否认,矮仔炒河粉结业的消息传出后,不少老饕客纷纷劝说,或是建议其孩子接手,但他都回应说,既然已决定就不反悔了。至于孩子日后会否再做炒河粉的生意,则交由孩子自己去决定。

4月30日炒完便收攤

蔡观平最近与平日一样每天炒100斤河粉,矮仔炒河粉到4月30日最后一天都不加量,炒完便收摊。

炒好的粉与佐料及汤汁拌捞好后,便是让居林人回忆满满的“矮仔”。

他说,一天炒100斤河粉已是其顶限,若加量会让夫妇俩与妹妹3位“老人”体力吃不消。所以,他们都以平常心走在这条倒数结业的路上,尽量给多年来的饕客保留矮仔炒河粉的味道记忆。

他叙述,炳记炒河粉由父亲创设,他从6岁开始在父亲身边工作到今年76岁,算算已约70年。所以,感觉也够了。然而,炳记炒河粉也从来未曾走出张茂树路,伴随张茂树路的发展到今天,似乎也从哪里开始,就在那里结束一样。

ADVERTISEMENT

炳记炒河粉从创办起一直都在张茂树路。

客户得知歇业预先下订单

他说,过去2年因为疫情,营业时间随著调整,午后4时开摊、6时收摊。今结业的消息传出,孩子也接获不少询问与订单,他只希望一直到营业的最后一天,都能顺顺利利即可。

矮仔炒河粉的消息传出后,今午也让许多客户预先透过电话下订单。

许多顾客在午后开攤时间上门,讵料却因为结业的消息已散播,而许多老饕已先下单,无奈空手而返。

据记者在现场观察,许多远近顾客到了摊子,见一开摊就已被告知“售罄”,然后错愕地离开。有者直接在未来剩余的几天下单,以免错过美味便是永远。

蔡父个子不高被唤成“矮仔”

对居林人而言,矮仔与炒鸳鸯已画上等号。因为,或许没多少人知道“炳记”,但矮仔却是人人皆知,“不就是矮仔炒河粉嘛!”。

ADVERTISEMENT

蔡银好在炳记从年轻做到满头华发。

早年,居林若有人家里弄瓦,在道贺(或说是安慰?)时总会补上一句:也好,以后有矮仔吃。而这所谓的“矮仔”,只是一盘(一包)炒鸳鸯。这是因为女儿长大后交了男朋友,被带出去拍拖时,男朋友总会走岳父母政策,打包矮仔孝敬未来岳父母。

炳记炒河粉之所以会被叫成“矮仔”,是因为炳记由蔡观平的父亲创设,蔡父当年虽没有给炒粉档口取名,但食客问起时便会说是“炳记”。由于蔡父的个子不高,加上是广东人,所以就被唤成“矮仔”。

谭凤娇这些年来在炳记负责拌捞粉面,自己也没想到嫁给蔡观平后会在炳记劳碌了50年。

蔡观平:掌握父功夫接管炳记

蔡观平自小就跟在蔡父身旁帮忙,他当时在想父亲的生意总有一天要他来传承,所以就趁蔡父工作时,在一边观察学习,然后在蔡父指点下,掌握了父亲的功夫,进而接管炳记。

由于居林人早已熟悉“矮仔”,加上个子也不高,所以蔡观平接管了生意,也继承了“矮仔”的名字。

炒好的粉与佐料及汤汁拌捞好后,便是让居林人回忆满满的“矮仔”。

对于“矮仔”这个称呼,蔡观平早已习惯了。所以,有不懂原由的客户,上门到摊子点餐时,直接就喊“矮仔一包”。至于“矮仔一包”,也在炳记闹出了不少笑话。

ADVERTISEMENT

矮仔炒河粉,是河粉搭米粉炒成的鸳鸯,条条粉都沾有酱油,满是锅气,加上以高汤煮成的汤汁,更是鲜味十足,夹带著的古早味,让吃下的每一口,都是满满的回忆。

炳记的白斩鸡也将随著炳记结束营业而让人怀念。

蔡父当年开始经营炒河粉时,是一盘一盘地炒。但是,一直到蔡观平接管经营后,炒河粉的方式起了变化。为了应付愈多的客户需求量,他大量地炒了粉与汤汁,当食客点餐后捞捞混混便能马上上桌。

除了炒河粉,叫老饕对矮仔念念不忘的,还包括滑鸡白粥或是滑鸡饭。滑嫩扎实的白切鸡,搭著熬煮得绵滑的白粥,是炳记的另一种风味。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居林
矮仔炒河粉
熄火
吊鼎
味蕾记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月前
4月前
4月前
6月前
7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