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没事叨叨
7:30am 27/04/2022
詹雪梅.飞不起,家,好远
詹雪梅

虽然离谱得不能理解,但大家似乎已见怪不怪,还被训练成能口出“唉哟,是这样的啦!”的处“涨”不惊与老练。每逢佳节倍飙涨,是航空搭客必须甘之如饴的必然常态?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这是件很怪的事,一年之中我们起码要面对3次这种早可预见,甚至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无奈和沮丧。但是每一年总是要如此,三次又三次地不断重复,经久不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往返东西马的机票价在佳节期间勇猛飙涨,从国的这一端到那一端,短短两小时的飞行票价,可以飞往北京或伦敦。虽然离谱得不能理解,但大家似乎已见怪不怪,还被训练成能口出“唉哟,是这样的啦!”的处“涨”不惊与老练。每逢佳节倍飙涨,是航空搭客必须甘之如饴的必然常态?

若久久出现一次天价机票,勉强还能睁只眼闭只眼接受说,这是特殊情况、特例。可是年年如此,因为机票昂而哀鸿遍野──每当华人农历新年时,目睹华族同胞哀叫一回;开斋节时,见马来同胞再哀叫一回;达雅节和丰收节时,伊班和达雅族同胞又哀叫一回,相关单位和部门却还能泰然处之,此情此景年年重现,却年年看得下去,像话吗?

航空运输客流量激增,机票供不应求时,票价往往会上扬,各国各地皆如是。但这并不是无法调整的铁律。2020年,中国民用航空局透过增加国内航线而实行了一项国内航线运输定价改革,管控压低了机票价。虽然有难度,但政府介入看来是可行且必要。

ADVERTISEMENT

在西马工作、求学的东马人没有第二个选择,要回家和家人团聚,只能乘坐飞机,一年之中也只有在佳节期间能与分散在各地的家人难得一聚。尽管机票涨价是合法的商业营运手法,但从某个层面而言,因机票飙涨而阻断了人们回家团聚的路,是一种不公义,即使不是刻意的压榨。政府当局没出面干涉,则是默许并间接参与这种特殊形式下所产生的不公义。如此视而不见,毫不作为,是更加不公义。

机票飙涨时,第一时间把怒火冲向航空公司,是再正常不过的直接反应。但“飞不起”,是因为航空公司缺德牟取暴利?抑或“飞不起”,是因为政府监管不当?确保国人,无论在哪个佳节里,都能安心、顺畅的回家,并且在人口流动上做好疫情防控,不是交通部的责任吗?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漂洋过海的来看你……每逢佳节,无论是哪个种族、宗教的佳节,不能漂洋过海,唯能仰望蓝天的东马人,总特别有觉得,家,好远、好远;回家,好难、好难。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詹雪梅
航空公司
开斋节
农历新年
沒事叨叨
返东西马的机票价
达雅节和丰收节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