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总编时间
8:00pm 27/04/2022
朱運健.大帐篷沦于口号
朱運健

反国阵的政党领袖都明白,如果他们无法组成统一阵线和国阵直接抗衡,结局就会和甲柔选举一样,让国阵在大混战中坐收渔人之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全国大选在今年下半年举行几乎没有悬念,而国阵、希盟和国盟也正在和时间竟跑,希望可以在这场选举中,得到选民的委托,入主布城。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以巫统为主干的国阵在去年11月及今年3月举行的马六甲、柔佛州选中,以超过三分之二多数议席强势重新执政,但是,在这两场选举中,希盟跟国盟的得票率加起来,两度都超越国阵。

这说明了,如果反国阵的各政党若都能在“大帐篷”下和国阵直接对抗,谁能在新一轮的权力大洗牌中笑到最后,还是充满变数。

不过,相比希盟和国盟,国阵在目前无疑占了先机,特别是在巫统最高理事会议决,依斯迈沙比利是来届大选巫统的首相候选人后,显示巫统法庭帮和部长派已经达成政治协议,随时准备面对大选了。虽然大家对这个决定有各自的解读,但至少巫统基层看到巫统已经化零为整。

ADVERTISEMENT

巫统确定了首相人选,加上下月举行的巫统特别大会通过赋权包括党主席在内的最高领导层决定大选日期的党章修订案后,如今就等待依斯迈宣布解散国会为提前举行大选。

朝野签署的《政治转型与稳定谅解备忘录》在7月31日结束,而国会最迟也会在7月之前通过反跳槽法。若无最后一分钟的变卦,国会应该是最快8月初,最迟11月解散。毕竟今年大选对国阵有利,因为反国阵的各政党,目前还在为要各自上阵,或是结成联盟争论不休,短期内要彼此抛开分歧谈合作是不可能。此外,巫统的议决,也让依斯迈难再有借口拒绝提早举行大选。

反国阵的政党领袖都明白,如果他们无法组成统一阵线和国阵直接抗衡,结局就会和甲柔选举一样,让国阵在大混战中坐收渔人之利。

问题是,不要说各政党之间的分歧和矛盾,即使是同一政党内部,也对于应否结成“大帐篷”无法达成共识。

以公正党为例,安华和赛夫丁对是否应该和国盟合作保持开放态度,但公正党署理主席职候选人拉菲兹则直接拒绝了这个概念,认为希盟成员党应先找出问题的根源,而非找新的“雨伞”或“帐篷”,否则就难以卷土重来。

希盟的行动党也说了狠话,表明拒绝和国盟合作。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提醒希盟领导层,国盟的成员党过去曾背叛过希盟,而希盟所同意的“大帐篷概念”,只限于在野党之间的合作。

ADVERTISEMENT

当然,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就像当年安华和行动党可以不计前嫌和马哈廸破镜重圆,但慕尤丁背后插刀导致希盟政权垮台的事还历历在目,要现在放下仇恨再复合谈何容易,而且又如何向基层和支持者交代?

即使反国阵的各政党最终同意合作,但他们搭建的大帐篷,如果依然是建立在“各取所需、各谋己利”的基础上,随时也会因因各自的利益而倒戈相向。希盟之前是因国阵这个共同的敌人而结盟,但却是貌合神离和各怀鬼胎,在推翻国阵政权后,终因矛盾加剧而自掘坟墓。

时间点也不利于国盟和希盟。虽然他们都希望依斯迈可以做完任期才解散国会,也希望有2.0谅解备忘录,因为若大选拖到明年,他们至少还可以尽力整合。但这毕竟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即使他们全力支持依斯迈,也是徒劳。

此外,马哈廸领导的祖国斗士党、沙菲益的沙巴民兴党和赛沙廸的马来西亚民主联合阵线(MUDA)是否会加入大帐篷,还是单独参选,也考验反国阵政党领袖的智慧。但是,从沙巴、马六甲、砂拉越和柔佛州选的情况来看,来届全国大选所有选区出现三角战到多角大混战的局面势所难免,从西马到东马,所谓的大帐篷,到现在还是沦于口号,连第一步都还处于摸索阶段。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依斯迈沙比利
朱運健
大帐篷
国阵、希盟和国盟
總編時間
政治转型与稳定谅解备忘录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小时前
22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1天前
1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