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周刊专题
7:00am 02/05/2022
【墙绘艺术/01】涂鸦,城市里的斑斓艺术
报道、摄影:本刊 林德成 部分照片:本报资料中心
【墙绘艺术/01】涂鸦,城市里的斑斓艺术
在拿督克拉末(Datuk Keramat)轻快铁站附近有一个地下涂鸦圣地,过去有许多涂鸦活动是在这里举行。

涂鸦经常被标签粗俗污秽,严重破坏市容,在巴士站、后巷、灯柱、工地锌板、店铺卷帘门留下难以抹除的痕迹。当社区居民看到了,难免积满一肚子怨气,苛责涂鸦者没公德心,把周遭弄得脏兮兮。

可是在欧美国家有另一番情景,涂鸦本来属于草根文化,经过艺术家慧眼改造,晋升至艺术层面,随后变成嘻哈文化四大元素之一,跨界艺术、时尚、音乐圈,带起一股街头艺术潮流。在纽约、伦敦、墨尔本、柏林等大城市,色彩斑斓的涂鸦街道华丽转身,进化成旅游标志景点,带领人群走进涂鸦艺术世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槟城可说是大马第一个以街头涂鸦艺术闻名的城市,成功砌出一座露天美术馆,并在全国掀起壁画风潮。艺术开始入驻老社区,为社区注入新活水,文创活动亦活络起来,吸引了年轻人的目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但涂鸦始终游走在艺术和破坏之间,至今依然是争议的课题,不是每个国家会包容它。

“2008年是本地涂鸦scene(场景)最火红的时候。”视觉艺术创作者Bibichun说道。

在中央艺术坊轻快铁站附近的巴生河,河岸两旁围墙“长满”了千姿百态的涂鸦作品,像藤蔓植物四处攀爬蔓延。每一幅作品风格迥异,展现涂鸦者的创意,别树一帜的艺术美学。可惜,如今一切已不复见。吉隆坡市政局早年大手一挥清除了几公里长的涂鸦墙,只留下洁白干净的墙面。

ADVERTISEMENT

如今绕过高楼大厦,穿梭在吉隆坡茨厂街、鬼仔巷一带,仍可在巷道墙壁找到斑驳褪色的陈年涂鸦。“如果城市后巷没有涂鸦,那不算是城市。”Bibichun笑道。

当涂鸦兴起后,吉隆坡市政局曾展开美化后巷和社区计划,少数创作者有机会接到案子。后续有商家与团体筹办涂鸦活动,当年政府很积极推广青少年活动,“很多大型活动会出现嘻哈和涂鸦元素。”你或许不知,吉隆坡市政局曾办过“KUL SIGN Festival”文艺活动,提供空间供创作者涂鸦。

当城市的犄角旮旯时不时冒出意义不明的图案、数字和标语,很多人直接将这些信手涂鸦的行为定义为涂鸦,“这种行为肯定不是从艺术角度出发。”对于信手涂鸦的人,其心态无非是无聊、宣泄情绪或刻意为之,有少部分人则是用涂鸦来“标记”自己到此一游,而这个行为就很像现在的社交媒体打卡。

“不过,涂鸦还是属于‘pantang’(禁忌)。”根据我国法律,破坏公物是触犯刑事法典427条,罪成可被监禁不超过两年或罚款,或两者兼施。“10年前,你手上拿着喷漆罐,就是所谓的非法涂鸦者,有意破坏公物。”然而,他发现,当槟城变成我国的艺术中心后,整个管制渐渐变得模糊。

【墙绘艺术/01】涂鸦,城市里的斑斓艺术

【墙绘艺术/01】涂鸦,城市里的斑斓艺术
4月上旬,我跟随Nestwo,与另外两位艺术创作者Noyz和Supa Mojo一起在吉隆坡茨厂街附近寻找历史最悠久的涂鸦作品,结果在Lorong Bandar 21找到2017年的作品,凑巧也是Nestwo与其他本地涂鸦创作者共同完成的作品。
第一问:什么是涂鸦?

Bibichun依稀记得,第一批涂鸦创作者是来自柔佛峇株巴辖。由于靠近新加坡,可接触到大量海外杂志和涂鸦艺术知识,在耳濡目染下接触到涂鸦文化。当这批创作者来到吉隆坡,涂鸦风气逐渐传开,吸引很多年轻人在城市即兴涂鸦。

ADVERTISEMENT

依据西方涂鸦文化定义,真正的涂鸦是以文字为主,他们到处在墙壁上签自己的名字。但为了隐匿真实身分,大多是签化名或代号。套用涂鸦术语,这个行为被称为“标签”(Tagging),而涂鸦者是“写手”(Writer)。简言之,涂鸦是专为字体做造型,每个英文字母都有特点,视乎创作者如何呈现字母的形态与美感。

1960年代,美国纽约、洛杉矶、费城等地方,许多帮派采用涂鸦圈地盘,宣示主权和势力范围。尔后,非帮派背景的艺术家取其涂鸦元素,将它变成街头艺术彩绘,并迅速在各个国家广传,形成一种街头文化。

旅澳十多年的视觉艺术创作者Drewfunk说,在欧洲或澳洲,有一小群涂鸦创作者是画在火车上,“他们(现在)还是遵守这种传统做法,不管民众有没有看到。”

他补充,不是每个人涂鸦之后,很想让人看见欣赏,有些人是想在圈内打响名堂。“这是一种次文化,美国纽约还有人这样做。还有,以前如果你在别人的(涂鸦)作品涂鸦,你会被射死,对方会因为这件事向你开枪。”

擅长“狂野风格”(Wildstyle)字体涂鸦的Nestwo说,火车涂鸦者通常会把火车称之为“流动的画布”(moving canvas)。虽然涂鸦是外来文化,但本地涂鸦者并没有全盘接纳它,至少不会在KTM或LRT的车身随意涂鸦。

当问及是否曾因涂鸦被逮捕,Nestwo坦言不曾遭遇过,却有一次在涂鸦时,业主恰好看到报警。警方到场后,对他说,“其实我很欣赏涂鸦作品的,但现在有人投诉,你可以晚上做吗?”他听了当下明白对方用意,转身将那面墙壁恢复原貌。

ADVERTISEMENT

在涂鸦界有一个共识:不会在宗教场所、医院、学校外墙胡乱喷漆。可是依然会有一小撮人不守规矩,不尊重这些场所。Nestwo接着说,既然要在墙壁涂鸦,也要有心理准备被人破坏。位于吉隆坡甘榜亚答的中山同乡会附近的涂鸦巷曾遭人损坏,有人喝醉了动手涂花壁画。事后对方没有道歉,亦不觉得有任何亏欠,并声称这才是真正的“涂鸦”。因为那里是公共空间,任何人可以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意见。

【墙绘艺术/01】涂鸦,城市里的斑斓艺术

【墙绘艺术/01】涂鸦,城市里的斑斓艺术
换个角度思考,你会如何看待这些涂鸦作品?
第二问:为何涂鸦文字会变成图像?

Bibichun年轻时爱随处涂鸦。晚上时分,十多人群聚嘛嘛档喝茶,大约11点便开始到处找墙壁“签名”,比如后巷或路边围墙。他说,毕竟那个年代是无人管制时期,一大班人成群结党随性去“Bombing”(意指上街涂鸦)。

“当初涂鸦只是为了追求刺激。”他反问,有什么东西可以提供乐趣和刺激,又不用冒生命危险?若飙摩托会发生意外进院,涂鸦最坏的情况是被人殴打,没什么大不了。

“过了一段时期,有人觉得不好玩了,有人觉得压力,因为时间不够,他们无法完成一幅完整作品,只能tagging而已。可是tagging又不是很受(民众)欢迎。”随后,他们找到了足球场、篮球场或花园区的墙壁,才有机会完成一幅画作。

最初,涂鸦创作者是从“签名”开始练习,再参考他人作品,重新形塑字体,变成“泡泡字”(Throw Up)。经过日夜修炼,艺术造诣提高后,他们会想要制作完整的“画作”(Piece,即Masterpiece的简称)。“画作”需要动用更多色彩、线条和空间感,颇为考验创作者的控漆能力和绘画技巧。

ADVERTISEMENT

他强调,作画之前会先询问花园区住户,应允后才会开始动手,而当时其中一个涂鸦地点就在美拉华蒂花园H路的墙壁。“不过,随着人数增加,又只有一道墙,两面而已,你想要画,需要等几个星期或一个月才能覆盖旧作。”等不及的人掉头就走,重新寻觅新地点,后来便到巴生河的河岸围墙和遮拉迪(Jelatek)附近。

【墙绘艺术/01】涂鸦,城市里的斑斓艺术
民众对信手涂鸦行为感到反感,对社区带来了不良印象。他们只好向市政局投诉,派人来清理涂鸦印迹。
【墙绘艺术/01】涂鸦,城市里的斑斓艺术
涂鸦界有共识,即不能在宗教场所、医院和学校墙壁涂鸦。这是斯里马里安曼兴都庙(Sri Maha Mariamman Temple)外墙上的涂鸦,由于涂鸦会形成破窗效应,有人带头画了第一个,陆续就会出现很多。

第三问:如何区别涂鸦、壁画和街头艺术?

近年,涂鸦圈生态慢慢从文字演化到图像,现在更是倾向街头艺术和壁画。那么要如何区分涂鸦、壁画和街头艺术?

最显著的区别是涂鸦以字体创作为主,再以喷漆罐为涂鸦工具。但现在的情况不同了,壁画彩绘也会交替使用喷漆、漆刷和油漆滚筒。Nestwo说,依照传统做法,想让画作有层次感,首先涂上第一层颜色,干了再涂上第二层,过程非常耗时,喷漆可以秒速解决,不用等待颜料变干。

根据Bibichun的观察,很多人会把涂鸦和壁画纳入街头艺术框架底下。当槟城壁画成名后,街头涂鸦和社区壁画这两者概念已经变得模糊。政府想要管控艺术事务时,就会采用街头艺术这个词汇。他反倒认为,这些只是人们给的名词,“如果你要抓紧定义,那么自行去分清界限吧!”

Drewfunk从历史层面解释,街头艺术一词会走红得归功于90年代末期的美国设计师薛普德·法瑞(Shepard Fairey),他所制作的“Obey Giant”贴纸作品,还有班克斯(Banksy)的模板涂鸦(Stencil),让街头艺术变成一种流行文化现象。

ADVERTISEMENT

街头艺术范畴是不会出现涂鸦字母,内容较多是人像、模板画、卡通人物、风景,甚至是创作者的卡通贴纸。“班克斯本身就是街头艺术家。”至于壁画(Mural)可以是手绘、用亚克力颜料或喷漆,属于一幅完整度很高,以及有主题的彩绘作品。

从视觉观感评断,民众肯定可以接纳壁画,而现在的涂鸦创作者也倾向“muralist”(壁画创作者),通过绘制壁画创造收入。“对我来说,一切都是艺术。”

【墙绘艺术/01】涂鸦,城市里的斑斓艺术
在占美清真寺生命之河附近有多幅巨型主题壁画,是游客打卡的热门景点。

相关报道:
【墙绘艺术/02】涂鸦,把反叛的声音留在墙壁
【墙绘艺术/03】Nestwo/涂出梦想。改变了生活
【墙绘艺术/04】Drewfunk/多元绘画风格,墨尔本街头华丽张扬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涂鸦
嘻哈文化
Nestwo
Bibichun
Drewfunk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