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读家
11:35pm 04/05/2022
【读家说书】嘲讽是罪?
整理:本刊 白慧琪

政治漫画家兼社运分子法米惹扎(Fahmi Reza),日前在社媒上传了身穿王室服饰的卡通片《飞天小女警》反派角色“魔人啾啾”,遭警方逮捕延扣一天后获释,接着也被列入移民局黑名单,禁止出国。政治漫画的精髓就在于“嘲讽”,难道嘲讽这种艺术手段是罪?不应该是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SatireIsNotACrime(#嘲讽不是罪),我国知名政治漫画家兼社运分子法米惹扎(Fahmi Reza)常在自己的帖文加上这个主题标签。对政治失望、感到晦气的人,看到他的作品常常会心一笑。他不避忌那些所谓敏感的3R(Race种族、Religious宗教、Royal王室)议题,也因此进出警局如家常便饭,还被列入移民局黑名单,禁止出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嘲讽(Satire)是艺术,只是在那模糊不清的“敏感”规范下,动不动就与煽动、诽谤挂钩。嘲讽不应该是可怕的,相反地,嘲讽是幽默;可怕的是,抑制嘲讽艺术的那一头……

◢法米惹扎贯彻嘲讽精神

法米惹扎有张自制的警局集点卡,2021年他盖上9个印章,代表总共被传召问话9次。2022年才过4个月,集点两次,分别因为“House of Balak”( 树桐之家,设计类似彭亨州徽),以及身穿王室服装的“魔人啾啾”(Mojo Jojo)。警方都援引1948年煽动法令第4(1)条文及1998年通讯及多媒体法令第233条文调查此案。

ADVERTISEMENT

政治漫画的精髓在于“嘲讽”,法米惹扎不只在画作,也在自身的行动、社交平台贯彻嘲讽精神。例如,最近一次在金马警区总部扣留获释后,他在社交媒体撰文“退房”,替“金马酒店”评价4颗星。才刚“退房”,他又立即发帖,自己创作身穿王室服装的“魔人啾啾”是biadap(无礼),而国会坐满“青蛙”和“人猿”的画作不是。其实,后者不久前才被雪州苏丹买下。这么解释,读者应该可以感受到法米惹扎的呛辣指数和“大无畏”精神吧。

法米惹扎近年最为广传的作品应是2016年的“纳吉小丑”。在那个1MDB案沸沸扬扬的年代,还有一名频繁check-in(登记入住)警局酒店的政治漫画家——祖纳(Zunar)。”


◢祖纳:我怎么可能中立?

祖纳出版多本漫画集,例如:以“粉红钻戒”为关键词的《Ketawa Pink Pink》(粉红微笑)、曾经被禁的《Perak Darul Kartun》(霹雳漫画州)、《1Funny Malaysia》(一个滑稽的马来西亚)、《Sapuman: Man of Steal》(通吃超人:偷窃英雄)。一些作品后来在希盟执政时解禁,不过2019年他接受本刊访问时说,那些“限制”还在。“真正的指标是那些法令。你看,煽动法令、印刷与出版法令、官方机密法令都还在啊!”

祖纳的金句很多,例如“How can I be neutral, even my pen has a stand”(我怎么可能中立,连我的笔都有立场,Stand一语双关笔架和立场);还有一句“Why pinch when I can punch?”(可以一拳终极,为何轻捏一下?pinch和punch押韵)

其实,马来西亚政治漫画由来已久。1978年4月1日愚人节时创刊的漫画杂志《Gila-Gila》,标语就是“National satire magazine”(国家的嘲讽杂志)。当中较为华社熟知的漫画家要数Lat(Mohammad Nor Khalid)。2019年,他们还推出手机应用程式,让读者凭手机就能下载翻阅最新和旧的杂志。

ADVERTISEMENT

本地中文界也有常见的政治漫画家。常与星洲日报合作的有林绍胜,曾出版漫画集《少废话》。他曾接受本刊访问,询及言论自由不友善的环境,直言“报章言论比较局限,一个电话来,我就得乖乖改图。”有时候也不是内政部的问题,而是报馆看了觉得不妥,先自我审查,把“敏感”的作品拦截下。久而久之,林绍胜已经知道尺度在哪,只有偶尔兴起才会玩玩擦边球,挑战一下。


◢巴丢草:红黑组成中国历史

政治漫画嘲讽的对象往往是掌握权力的政治人物,尤其是政权。这种反叛的精神不是在每个国家都能被接受。出生中国上海的巴丢草是流亡澳洲的艺术家,出道作品画的是2011年甬台温铁路列车追尾事故。

因为作品反叛,新浪微博账户时常被删,所幸每次重开,漫画迷都能凭他鲜明的红黑风格认出。根据香港《明周》报道,巴丢草认为中国历史正是由红和黑组成:红象征血、恐惧与暴力,黑是铁、冰冷的夜、绝望与抑压。

ADVERTISEMENT

已故中国维权人士刘晓波病重时,巴丢草画了一幅《中国病人》,刘晓波穿睡衣把手搭在妻子刘霞肩上。刘晓波病逝后,他延伸作品《一个自由的人》,一年后再画刘霞《自由的模样》。

巴丢草《中国病人》。
巴丢草画刘霞《自由的模样》。

◢尊子:漫画家应监督政府

香港政治漫画家尊子,原名黄纪钧。1980年他开始画政治漫画,作品常见于《明报》、《苹果日报》及《壹周刊》,如今后两份刊物已经消失。从董建华到梁振英、林郑月娥,这些香港特首都曾出现在他笔下。他曾在《明周》专访时说,“漫画家的责任是监察政府,我画某个人不是因为他丑,而是因为他做的事对香港影响很大,不在其位者我没必要画他。”

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尊子就出版了多本漫画集,例如《黑材料》、《混帐东西:尊子漫画二集》、《七情上面》、《邓伯爷》、《尊子漫画──“港”中英》、《邓伯爷》二集,以及《乜议员正传》。

2019年是香港最风风火火的一年他出版了两本漫画集《生抽香港》和《老抽中国》。其中《生抽香港》最后一章提及了当年全球瞩目的反逃犯条例运动,且荣获2019年香港书奖。短短两年,香港局势骤变,反逃犯条例因疫情来势汹汹中断,2020年7月《国安法》上路。尊子作为备受香港人爱戴的政治漫画家,依旧在风雨飘摇中祭出《疫下扎行马》。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法米惹扎
嘲讽
satire
#SatireIsNotACrime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1月前
3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