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东海岸关注东海岸
10:48pm 04/05/2022
医院没及时汇报真实情况 华裔长者在痛苦中离世 家属遗憾悲痛
记者:颜美秀
兄弟姐妹手捧父亲遗像,左起廖美珍、廖小玲、廖美珠、廖福发以及廖福兴。(颜美秀摄)

(直凉5日讯)医院被指疏忽和怠慢,没有及时向家属汇报病患的真实情况,导致一名八旬华裔长者于送院4天后,在痛苦中离世,家属深感遗憾和悲痛,希望此事不再重演。

来自直凉的长者廖辉宜,在4月17日晚上喝下农药后,通过救护车送院治疗,基于疫情期间,家属不获允许探病或照顾病患,只能不断通过电话联络院方关注病患情况,不料长者在入院第4天不幸去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为死者办妥后事后,死者子女召开记者会申诉不满,指医院在病患治疗期间,没有医生跟家属汇报真实情况,甚至隐瞒实情和延迟治疗,在公假日无法为病患提供治疗,在家属多番询问的情况下也无法给予确实的答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廖福发:医生没通知父亲无药可治

死者儿子廖福发说,父亲因喝了农药,在4月17日(周日)晚上9时许被家人发现并送至直凉诊所,等到半夜才由救护车转送至淡马鲁医院治疗,父亲没有电话跟家人联络,家人也不清楚父亲经历什么治疗。

“我第二天赶去医院,但被阻止到病房见父亲,只能留下电话和衣服,通过院方交给父亲。当值医生有说父亲检验情况不错,还问父亲要不要洗肾,但父亲说不要。这种事情院方不是应该跟家人商量吗?在知道这情况后,我通过电话联络向父亲解释,父亲同意洗肾。”

ADVERTISEMENT

他说,他们当时要求院方让父亲洗肾,但院方表明周二公共假期无法洗肾,周三再询问主治医生和开会讨论。

“星期一父亲已经有泻肚子出血和喉咙痛的现象,吊点滴,已经无法下床和包着尿片,由护士帮忙清理,星期二跟父亲视频联络时,他的嘴唇已经红肿。”

“我们在星期二要求转院,但院方以公共假期没办法处理为由拒绝转院,并透露需在星期三请示主治医生。”

他说,父亲在星期二申诉喉咙痛不能吃东西,但当值医生透露检验情况还好,星期三上午八九时可为父亲安排洗肾,家人以为父亲洗肾后会好转。

“然而,星期三并非上午洗肾,还要抽血和等主治医生,我们很不理解,为什么不提前在抽血?结果当天拖到下午3时才说安排,一个小时后才进行洗肾。”

“父亲在21日凌晨1时打电话给我说他很辛苦,很难呼吸,我连忙拨电联络院方要求抢救父亲,直至凌晨3时,院方打来说父亲停止呼吸40秒,院方在为父亲施行心肺复苏术(CPR),但后来父亲就过世了。”

ADVERTISEMENT

他说,父亲逝世后,他们从院方得知,父亲情况是无药可救,只能延长性命,专科医生也曾交代要通知家人,但那时没有人通知他们,让他们感到十分遗憾。

廖美珠:家人一直抱着希望

死者女儿廖美珠说,基于疫情,家人不能去医院照顾父亲,只能通过视频和电话跟父亲保持联络,父亲起初还可以讲话,还有医生说父亲检验情况不错,但他们发现他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全家人非常焦急,但却找不到主治医生。

“我们每天联络院方,跟不同的当值医生了解情况,就是无法跟主治医生联络,对于何时安排洗肾,感觉院方也一直在拖延。直凉州议员梁耀雯有协助我们联络院方,还有医生告诉她,父亲可下床走动,其实父亲已经在吊点滴和包尿片,相信他不能下床。”

“我感觉拖越久越危险,但院方似乎不紧张,父亲真的很严重了,有晕倒、喉咙痛、嘴唇肿和流血的情况。他在洗肾后,凌晨就病逝。”

她说,如果院方没有把握应该告诉家属,让家属另外安排,但院方没有告诉家人实情,所以他们家人一直抱着希望,以为父亲会好转出院。

ADVERTISEMENT

“如果院方一早告诉家人,父亲无药可救了,在父亲不乐观的时候通知家属,至少家人还可以陪伴父亲,把父亲接回来,大家可见父亲最后一面。父亲在很痛苦的时候往生,我们觉得很遗憾。”

对此,她认为,院方应该给予交代和道歉,在联络期间,院方也表示歉意和说会改进,他们明日也会去备案和通过州议员写投诉信给院方进行调查。

廖小玲:感受父亲又痛又饿又无助

她姐姐廖小玲说,父亲因喉咙溃烂无法吃东西,但院方还为父亲准备饭盒,父亲一直说肚子饿,家人买面包送去也吃不下,院方在要求下,最后把饭盒换为粥食,但弟弟隔日到医院,看到父亲床位上的粥似乎没有吃过。

“父亲不是虚弱的人,他体格强健,平时也会去园丘工作,周二医生还告诉我们,父亲的状况不错,相信他在住院期间没怎么吃东西,导致身体没有能量,我们很难接受,他在又痛又饿又无助的情况下离开人世。”

三姐妹在记者会上边说边流泪,让人同情。(颜美秀摄)

另一方面,本报记者就此事致电询问淡马鲁医院院长诺阿芝丽娜,她仅简短回应,她目前在假期中,人在吉隆坡,不愿置评。

ADVERTISEMENT

记者事后也针对此事致电及WhatsApp询问副院长萨法丽,萨法丽说,她需要时间调查院方是否有接到相关投诉,因此目前不便给予任何回应。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投诉医院
淡马鲁医院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