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沙巴沙巴特写
2:25pm 05/05/2022
【照亮婆罗洲(上)】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 巴槟榔有电了
作者:王丽萍
前往沙巴内陆龙巴夏必须经过的烂路,车轮陷入泥泞中是常事。

12名来自非政府组织─照亮婆罗洲(Lightup Borneo)的义工经歷舟车劳顿,到沙巴内陆龙巴夏(Long Pasia)邻近马来西亚与印尼加里曼加边界的甘榜巴槟榔(Pa Pileng)展开微型水力发电机计划,顺利为该村庄7户人家提供基本电力。

巴槟榔是个许多人闻所未闻,甚至连地图也找不到的地方,当地伦达耶族人(Lundayeh)是从龙巴夏回到祖传地开垦及重建村庄的村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伦达耶族是一群散居在马来西亚沙巴与砂拉越,以及印尼加里曼丹边界的少数族群,在砂拉越称为伦巴旺族(Lun Bawang)。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伦达耶族的祖先据说源自印尼,在国界还没有划分时,在马印两地可自由互通往来,巴槟榔是必经之地,族人在划分国界之后,分居于马印两地。

居住在巴槟榔的村民据说是在1960年迁居至也是伦达耶族在沙巴主要居住地的龙巴夏,直到近年,一些村民决定回到祖传地重新建村。

在伦达耶族语里,Pa是河之意,Pa Pileng就是槟榔河的意思。

ADVERTISEMENT

龙巴夏也是源自伦达耶语(伦达耶语写法为Long Pa ’Sia)。在伦达耶语,Long是河口(马来文的kuala),Sia是红色之意,因该河河水呈红色的而得名; Long Pa’Sia为“红河的河口”之意。

龙巴夏因位于巴夏河(Pa Sia)与马当河(Pa Matang)两河河口交汇处而得名。

照亮婆罗洲义工乘上村民的船只从龙巴夏前往巴槟榔,航程约2小时。

大马境内最后一个村落

巴槟榔也是沙巴内陆跨入印尼国境之前,在大马境内最后一个村落,要抵达这个被广袤原始森林包围的小村落并非易事。

一般上,从出发点抵达实必丹后再前往龙巴夏,路程主要是崎岖与凹凸不平的木山路和泥泞路,百多公里颠颠簸簸及危机四伏车程需要4至6小时。

抵达龙巴夏之后,须乘上木船沿着马当河逆流而上,航程会遇上很多的激流及石头,船程胥视河水水位高低而定。

ADVERTISEMENT

若是雨季,河水高涨,船程约为1至2小时,若是旱季,河水低落,须耗费5、6 小时不等,过程中,船隻经常搁浅甚至撞上石头,船夫和乘客经常要下船推船前进。

照亮婆罗洲一行人于2月23日至28日展开龙巴夏─巴槟榔之行,23日一早从亚庇出发,抵达实必丹后,与参与水力发电计划的村民会合后分乘4辆四驱车往龙巴夏出发。

当天抵达龙巴夏已近傍晚时分,义工们在龙巴夏住宿一夜,翌日早上分乘8艘由村民提供的船隻前往巴槟榔,在经歷了2至3小时紧张刺激的船程后,终于抵达目的地。

前往巴槟榔须沿着马当河逆流而上,会遇上许多激流。
当河水水位太低时,乘客必须下船推船,经常需要两个人一起操作。

回到故土 重新建村

到龙巴夏的路程已经够折腾,为何村民还要选择更偏远的荒野开垦土地?

ADVERTISEMENT

巴槟榔村民波莱特(57 岁)表示,他在龙巴夏没有本身的土地,过去多年一直租用别人的土地耕作,加上龙巴夏人口日益增加,土地渐趋有限及拥挤,因此,决定回到巴槟榔开垦。

他说,他们祖先的“老家”在距离巴槟榔不远处的马当河上遊,后来搬迁至龙巴夏居住。马当河也是巴达士河(Padas)的上遊。

波莱特于1999年首次和另一名哥哥回到巴槟榔开垦土地,当年他在这里住了5年多,后来因为船隻引擎损坏,没有能力购买新引擎,无法再到巴槟榔。

原本已耕耘数年的土地就这样搁置了10年,直到孩子们念完书和有工作,买了一艘新船给他,他才于2019年与孩子及一众侄子再回到巴槟榔进行开垦。

“再回到这里时已长满了丛林,只剩下两所房子,其他的都倒了,一切又要重新开始。”

他表示,回到祖传地是2017年去世的母亲的遗愿,“她一直希望孩子们能回到祖传地耕耘。”

ADVERTISEMENT

“我们不能放弃这片土地,并已向土地测量局申请及索回这片土地。我们会住在这里,因为我们没有其他的土地了。”

他表示,很多人不明白为何他们选择到如此偏僻的地域,但他们在其他地方没有自己的土地,回到这里重新建村,也让未来的子孙拥有自己的土地。

自从2019年回到巴槟榔后,波莱特和妻子就长时间居住在此,鲜少住在龙巴夏,并种植了山稻、咖啡、榴梿等果树,还有许多可食植物,如木薯、香茅等。

“在龙巴夏没有土地,什么都做不了,也没有任何收成,只在虚渡光阴,至少在这里多种两棵果树或植物都是有意义的,也是给后代的纪念。”

波莱特与孩子及侄子一起回到巴槟榔重新开垦及建村,并长时间留在当地生活。

充满历史传说轶事

与世隔绝的巴槟榔依山傍河水,河水清澈,风景优美,气候清爽,在暴发冠病疫情之前,也吸引外国遊客前往探索;当地更是充满歷史故事、传说及奇闻轶事。

ADVERTISEMENT

其中最有名的传说是伦达耶族的传奇人物─Upai Semaring的传说。

波莱特表示,Upai Semaring是个体形非常巨大的巨人,“他只须跨一步就能跨过一个山头,他的狗体形像牛一样大。”

Upai Semaring的所到之处据说都会留下痕迹,例如在巨石上的雕刻、脚印等,在从龙巴夏沿着马当河前往巴槟榔途中的一个激流处,就有一块大石头刻有雕刻图案,据说是Upai Semaring以手指所刻。

Upai Semaring据指拥有高超的手艺,因此同时代的人都会寻求他的帮忙打造精美的手工艺品。

“人们虽无法看见Upai Semaring,若有事要帮忙,例如要帮忙做美丽的刀柄或刀鞘,只要向Upai Semaring说有关的请求即何。”

不过,他表示,请求Upai Semaring帮忙必须说“反话”,例如想要他帮忙把刀鞘刻得美丽,在请求时必须说“请随便帮我刻一刻这把刀鞘 ”,才会得到漂亮、满意的结果,否则若请他刻得美轮美奂,只会得到随便之作。

ADVERTISEMENT

虽然,Upai Semaring是传说人物,但伦达耶族人都相信他是真实的存在。

据说,Upai Semaring有一次到河边洗澡时,发现了一个已损坏捕鱼器,他以为那是一个比他还巨大的巨人的手环,感到害怕的他离开了当地,据说最后到了汶 莱,但他的传说一直流传至今 。

前往巴槟榔一处激流处的大石头上刻有据说是伦达耶族传说人物─Upai Semaring雕刻的图案。

太阳能灯不耐用

波莱特的侄儿威尔森( 49 岁)表示,由于龙巴夏的人口增加,土地也非常有限,许多新婚夫妻已无地可建自己的房子,为了孩子的未来着想,他和亲人决定返回祖传地重新建村。

他指出,虽然到巴槟榔的行程不易,面对激流及船隻经常搁浅,但他们没有选择,只能在这片祖传地建村,“虽然这里很远,很偏僻,但最重要的是我们要索取我们的祖传地。”

他表示,新建村落需要电供,所幸获得照亮婆罗洲的协助落实水力发电计划。

ADVERTISEMENT

“我们3年前开始至今都使用太阳能灯,但这些灯都不耐用,经常需要更换,如果要把村庄发展起来,我们需要持续的电供。”

威尔森感谢照亮婆罗洲及义工们不惜路途遥远及艰辛到巴槟榔义助建设水力发电机,并带来了电力,“这真是帮了我们很大的忙。”

威尔森表示,虽然到巴槟榔的行程不易,但他们必须回到祖传地开垦。
照亮婆罗洲组织在巴槟榔设立的水力发电机,为7所房子提供照明。

沙砂12义工完成使命

照亮婆罗洲负责人黄文强表示,此次6天的龙巴夏之行主要为巴槟榔设置水力发电供,以及到另3个村庄测试水力发电潜能。

他说,在巴槟榔2天期间,义工装置了水力发电机,为7所屋子提供了基本电供,也为该村装置一个水力衝击泵(ram pump),该装置可在不需要插电的情况下把水输送到更高的地方 。该组织也把建设厕所的建材等物资移交给村民,以进行建设厕所的工作。

ADVERTISEMENT

黄文强指出,这是该组织第二次到巴槟榔,首次是于2021年12月17至21日,当时有 3人成行;此行延续之前未完成的工作,包括设置发电机、拉电缆和电线等,最终发电机成功提供3000瓦的电力。

虽然发电机后来不知何故发生故障,该组织较后把一台新的发电机送往当地,顺利让7所房子获得照明。

黄文强表示,此次行程挑战可说颇大,一来是到龙巴夏的路况非常糟糕,车辆会陷入泥泞,此外,船行也遇上很多激流,很多时候会碰到石头,需要下船推船。

他说,虽然6天的行程与任务非常劳累,但 12名来自沙巴及砂拉越的义工并不觉得是什么障碍,并都非常投入及从中作乐,且完成了为村民装置水力发电的使命。

位于偏野地带的巴槟榔有电供了!
尽管过程难辛, 照亮婆罗洲义工全身投入,乐在其中,并完成使命。

ADVERTISEMENT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照亮婆罗洲
龙巴夏
巴槟榔
Long Pa Sia
Lightup Borneo
Upai Semaring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