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1am 06/05/2022
【专栏.所见微尘】李忆莙/缘说二书
作者:李忆莙

01

缘分这东西信还是不信呢?活到这年岁,把所见所闻的总结一下,不得不信其有。不然实在难以解释人与人之间的种种微妙连结,特别是男女间的感情事,说来说去不外乎缘分二字。缘分被喻为某种必然的天定存在;有缘的,隔山隔海,哪怕是绕过地球一周,最终还是会回到原点,再续前缘。可不是,天大地大,芸芸众生,经历了那么多,却仍然是那个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信是有缘,那是以往的因缘以致今天的机遇,令人感动又感慨。试想想,满世界都是人,怎么就偏偏投影在你的波心?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徐志摩说,这叫“偶然”。

偶然?恐怕是timing的成分多些吧,不然怎么不早一分也不迟一秒?说明这是个恰好的时间,正因为它来得合时,在某一个对的时间点和有利的条件下。

习惯上,我们把这些所谓的偶然、timing、机遇、统称为缘分。而缘分之为物,它是一体两面的,即有好就有坏,有幸福就有痛苦。例如“有缘无分”之说,相信也是因此而来的吧。且看看那些被称作怨偶的人,不都是有缘在先,而后才貌合神离的吗?有缘又有分当然是最美满的了。问题是每个人都是个体,都有自己的价值观;对人生的态度,对事物的看法都有不同的角度,哪怕是对待相同的一件事,也会因从自身的角度出发而有不同的观点,对幸福的追求就更加不尽相同了。因此缘分就有了深厚浅薄、有缘无分之说。缘分浅薄的,即使能够走到在一起,终究也真如徐志摩所说的只是一个偶然。而那波心的投影,现实中不过是阳光对某方面的事物投射罢了,不论在任何位置上都是短暂的。多少名存实亡的夫妻,感情到头来只剩下人事,有缘无分。且都不是个别的,而是人类感情世界中的大众观瞻,是无所避忌的。可不是,现实生活都是明摆着的,无需提出什么崭新的见解。倒是个自心中泛起的倦怠感,显得那么艰难、遗憾,如同花开半朵,有始无终。

ADVERTISEMENT

上述种种,不管你是否认同,有无你的经验,想必会引起一点想像力,体验到时间被澄清的感觉。比如你本打算将最后的一幕演得更平易一点的。不料却猛然惊觉,原来最想摆脱的竟是这份“演”的负担。

02

以前的人比较宿命,所以才有“相逢恨晚”之说。男女邂逅在不对的时间点,例如“使君有妇,罗敷有夫”,就只能“相逢恨晚”。那是一种尘埃落定式的认命姿态。

可是现在时代不同了,相逢可以恨晚,但幸福不可不追求。抛弃糟糠不是因为贪新忘旧——你瞧,那男人是多么地苦痛:“我这大半辈子跟谁都无缘,就是跟她有缘,这是天定存的。”并非为自己找借口,是要你相信他真的没办法。

而爱上不该爱的男人,女人一样痛苦万分:“相遇是命运的安排,注定了的,我必定得跟他。”不但解释了“因缘生情”,还有神思恍惚的古老感慨。

缘分毕竟不是新产品,且自古被喻为命运纠缠的丝线。换言之,是人的命运,是一种远古的宿命论。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新时代反而拖慢了岁月的脚步,潮流倡导复古,流行的不仅是事物,甚至行为与观念亦可往回走。谁说不是呢,当今之世,谁不是想着要给自己的人生留白啊;在生命的某个部分留下空间,填上美好。是以所做的任何“牺牲”都是值得的。

ADVERTISEMENT

诚然,有好必有坏,缘分亦有良缘与孽缘。良缘是能够开花结果,大团圆收场的那种。像〈红叶题诗〉,虽然也有一些坎坷,到底苦尽甘来。孽缘则是霍小玉之遇李益,两年缱绻到头来始乱终弃,一恸而亡!除此缘分亦有深厚浅薄。深厚者,共偕白首;浅薄者则三几个月。于是旁人讶然:爱情怎么啦?

爱情能怎么样呢?无能自拔的人,自当得不到切肤的启示。痴情的人总是格外执着,苦苦追问:“他真忘得了我吗?”

唉,怎么就不明白呢?由来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负心不是没心肝,心肝只有一颗,已给了新人——爱情是不可以分心的呀。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李忆莙
文艺春秋专栏
所见微尘
缘分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