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7/05/2022
新发现2则/余棋华(新山)
作者:余棋华(新山)
1/ 新空间

走出卧房,进书房。书房旁的楼梯往下走,是饭厅。后是厨房,前是厅。大门前屋外泊了车,侧边的地种了些花草。

典型的屋子。这样子被囚了快两个月,那是那年318的禁令。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那年,我这样走出这房,又走进那房,人也钝了、郁了、闷了。何处是我的天与地。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喜在厅,因为不想对着电视一整天,像是脑筋坏了,人呆了,毫无生产力。

与一个性格古怪的兄弟同住,我们彼此不同调。他占了厅,我是孔融让梨,所有的电视节目他全包。我只在这楼梯上上下下。

书房冷气够凉,妻子体热,喜欢留在书房办公也办私。

ADVERTISEMENT

而卧房,难不成我就睡死此处?那里是我的天与地?

后来,竟然被我找到这不起眼的地方;住了20年,也没有留意它的存在。那是个不小的天台,约有3米深6米宽。平时没理它,过年过节也不打理它,只要厅有布置,只要厨房不乱,厕所不脏,这已经很可以见得人了。

顶楼的天台没人看,它废了20年。

被囚的日子,我开了那扇卧房通外的门,经过小走廊,下两级就是这个天台。傍晚可以看云彩,看风吹枝叶。夜晚抬头望星寻月。周遭那么安静,家家户户透着光,还有路上的灯。才察觉整排屋子,只有我这家没有大装修,露了这天台,大多数都把房子的内部扩大,没了天台,用途实际。

我把屋外种的花草,五颜六色,扛上顶楼。虽然天台的石灰地粗糙,栏杆长锈,侧墙长苔;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观望,周遭其他家没天台也没人伫立,自己有一种独霸的欢喜,好像作了王,就在这巴比伦的空中花园。

ADVERTISEMENT

2/ 新追踪

(与牛医生一样,翻到长长的数千字文章,就觉得这些字靠得太密。若是造的句子长,就读得喘。后来,那些天上亮晶晶的人物,初初是因为人物吸睛,后来……)

与范先生没见过面,想到范姓就先想到范柳原。不知这范先生是否与柳原一样懂得女人,柳原要的是精神恋爱,女人的心理都在他掌控之下。范先生没掌控,不过也熟悉女人心。

又想到范先生的名字中有“俊”字,五官当然不需要人们说的英俊,但整体上看来也应该有一种利落潇洒。想起某时尚达人到台湾拜访,这达人的气质干净、简约;有记者说很喜欢他的发型。他的发已是银灰了,细心梳理,中间的头发往上飞扬。我想范先生的衣着应该也不俗吧,因为他专栏简介里说“时尚主编”。

那“奇”是什么呢?是其文字,是其文字描述的人。我记得林青霞初出道,亦舒特地访问林,写她那天着了一件花裙。最记得一段是——她要林勿要修其眉毛,那时代女星都眉清目秀,林却有一双浓眉。这样的娱记像是与受访者交了心。而范先生写人物需要通过一关,这关亦易亦难,这人物必需是他心所喜。

而范先生写的艺人,或者见过面,或者没见过面,是要写进这艺人的内心世界,或是收集一些报道、一些资料、一些揣摩、一些推敲,再加上艺术的写法;不是娱乐稿亦娱乐,又文艺可赏,也算一奇。

近写“别以为你看穿了我的美丽”,就像是林志玲在眼前很嗲很嗲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却也说出她美丽的层次怎么看也看不完。写舒淇的雀斑,吱吱喳喳的出现,那个斑成了雀,也挺可爱。

ADVERTISEMENT

后来才知,范先生曾在脸书写“#我不是张小娴”。不是张小娴,或是没张的警句名言,或是没张的男欢女爱。看到这样的标题,忍不住想耍耍嘴皮子,范先生更适合——#我不是范柳原。

#我不是范柳原,故此懂得女人心,却没控制得了女人。

#我不是范柳原,能单身又有钱多好。

#我不是范柳原,没遇上白流苏。

#我不是范柳原,所以我住的地方不会倾城。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范俊奇
内心世界
余棋华
空中花园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3星期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