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7/05/2022
躺着看的演唱会 / 曾翎龙(八打灵再也)
作者:曾翎龙(八打灵再也)

吃完打包的晚餐,朋友传讯崔健“微信视频号线上演唱会”正在直播。我没微信呐,试试在优管找,竟然有。只有三百多人看,和主办方透过主持人窦文涛说的4300万差太多。崔健不信,说是人次。无论如何,中国内需真强。“面对”比现场演唱会多千百倍的观众,崔健和乐队来劲了。多了“对象”,少了现场不可预知的种种干扰,以及难以抑制的过度情绪以致失准(往常他唱个40分钟嗓子已经哑了),这可能是崔健最好的演唱会。

图由作者提供

从手机投影到电视,画面是横的,网友留言,这是竖屏演唱会,让你拎着手机看的。只是手机哪能体现多种乐器交相起伏的叠韵?躺着看了半小时,受不了坐起,直到〈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复又躺直。还记得当年听到这首歌的古筝前奏时的激动心情,此回换作赵牧阳的三弦,也很新鲜。还有张元导演的MV(得了美国音乐录像片年奖最佳亚洲音乐录像片奖)那些凌厉的雪片。后来张元拿了威尼斯影展最佳导演,他还导过王小波编剧的同志电影《东宫西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安歌前窦文涛访问崔健,说起他的歌有两种,旋律的和节奏律动的。前者都在早期,也更多人熟悉和喜欢。崔健说,像〈花房姑娘〉那样,其实听的人一半听的是歌,一半是投入自己的经历、生活和想像,所以才说有“共鸣”。而节奏律动是不管这些的,它绕过这些,直接由身体去感应。为何不一直都写些让人喜欢的歌呢?崔健的原话我不记得了,意思大概是:姑娘不会一直在花房。要找到更能持续和长久的东西。这回答其实和文学创作是一样的:散文是消耗的文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访问完后屏幕拉开,乐手已经准备好无插电演出。崔健说要把眼前的一盏盏灯当作荧幕前的观众,他知道这些观众就算没千万,百万总是有的吧。想像你在(伪)现场唱歌给一百万人听——而且是〈解决〉啊,是他从旋律跨向律动的过渡,予我而言两者交融,是集大成者。纯粹夹band已经足以自爽,还有假想中的百万观众,崔健的声音这时也还是好的。结果这个无插电真的把我解决了。

歌曲寓意大胆且深刻

第二首〈寂寞就像一团烈火〉也取自他的第二张专辑《解决》。这是我认为迄今中文乐坛最好的专辑——也许带点个人记忆因素吧,我在大学时环半岛(伪)流浪,睡过走廊躺过沙滩,walkman里循环播放的便是这张专辑。下乡时办营会给当地小孩,早上催醒时也拎着收音机,播着专辑里的歌,声量扭到最大,一间间寝室去炸。

第三首无插电,也是最后一首歌,叫我从沙发上弹起——那竟然是〈超越那一天〉,当年写给香港回归——“妈妈有一天你突然回来站着/ 盯着我半天然后跟我说/ 说我有一个亲生的妹妹还活着”“你说有一天她将永远的回来/ 并且让我做她的亲生哥哥”“你真正的了解我那没见过的妹妹/ 或是真正的了解我吗/ 如果我们之间突然的发生了爱情 / 你将会怎么样的处理呢”“她会真的尊重你吗/ 她会真的看得起我吗/ 如果你要是真的生起了气/ 她会真的像我一样害怕你吗”。

ADVERTISEMENT

把妈妈、我和妹妹置换成中国、中国人和香港,你便会知道这首歌寓意多么大胆且深刻。一定也有许多香港人在看着崔健唱这首歌吧,一定也有许多香港人已经看不到——他们在抗争中躺平、坐实了崔健25年前歌里的疑虑。

我看过崔健两次现场,一次在吉隆坡(1998年,由当年的黄火引进),一次在香港(2017年,北岛主事的香港国际诗歌之夜)。此外在网上也看了不少(沙哑走调的)演唱会。持平地说,这个线上直播是崔健最好的演唱会了。

ADVERTISEMENT

线上直播
崔健
曾翎龙
无插电
香港人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7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