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古城
5:05pm 07/05/2022
邱培栋:政府须改变20年前思维 克服水患 非归咎雨量
邱培栋(右)及刘志俍视察市区沟渠,并认为一些闪电水灾是可以解决的,包括清理沟渠、提升沟渠等。(戴小同摄)

(马六甲7日讯)行动党甲市区国会议员邱培栋表示,州政府不能再停留在20年前的思维,将闪电水灾归咎于雨量大的原因,而是要想办法克服这个问题。

他说,昨天官方发出的数据指出,昨天下的大雨有198毫米,但是这样的说法今天已经不管用了,因为我们不是昨天才面对大雨的情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世界整个气候在转变,这是众所周知的,各地面对雨量增加,马六甲也不是首次面对这样的问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表示,他曾经在国会询问甲市区闪电水灾,政府给的答案是2019年发生3次;2020年发生4次;2021年发生8次;今年已发生一次,一共涉及25个地区。

邱培栋是今早连同哥打拉沙马那州议员刘志俍前往古务路,视察当地沟渠问题后,在新闻发布会上,这样表示。

排水系统等也造成水灾

邱培栋指出,如今一年会有数次的“长命雨”,这已经成为常态,政府要设法克服,而不是让住在这些地方的市民,每当下雨时就不能安心。

ADVERTISEMENT

他说,我们不能再将问题一刀切,笼统地说雨量大,而应该缩小到每个受影响的地方,实地考察研究,并且和当地议员及居民,从长计议找出根源。

“因为我们发现到,除了政府说的雨量大,还有其他原因(造成闪电水灾),包括沟渠排水系统不完善、有瑕疵、沟渠是否定期清理、是否需要提升等问题。”

他认为,有些事情是我们能够控制的,比如提升排水系统、增建新沟渠、清理沟渠,这些是管理,政府应该关注是否有做好这一块。

他说,根据国会的提供的详细资料中,可发现每次发生水灾的地方都是大同小异,所以应该切入每个地方去研究,到底发生什么。

邱培栋在古务路上,发现一处沟渠被泊油给完全遮挡了。(戴小同摄)
泊油路完全遮挡沟渠,水流无法通行。(戴小同摄)

呈首长备忘录 盼解决水患

他也说,今早甲州首长在其官邸派发物资给非执政党议员仪式上,他和刘志俍也提呈备忘录给首长,希望非执政党议员和政府一同配合解决人民面对的水灾问题。

ADVERTISEMENT

“我们也向首长提到,必须把在野党议员归纳进县署特别行动委员会,以便开会时,议员能将地方上的问题带进去,因为当中涉及很多部门,包括联邦政府部门。”

刘志俍(前排左起)及邱培栋提交备忘录给甲州首长拿督斯里苏莱曼。(邱培栋提供)

他表示,政府与其关注华而不实的大计划,包括马六甲滨海区经济走廊计划、四脚蛇公园、海底隧道及市区电车等,不如实际点,解决水灾问题。

他说,国阵的竞选宣言也提到,要用9亿令吉进行数个主要的解决水灾计划,但过了那么多年问题持续发生且不断恶化。

邱培栋(右起)及刘志俍出示国会问答及国阵竞选宣言,吁请政府必须实地考察解决水灾问题。(戴小同摄)
刘志俍:应设特别团队

刘志俍指出,希盟执政时,王金辉路耗资100万令吉提升沟渠,然而换了国盟做政府后,把资金提升到150万令吉,在半年时间内看到效果,然而却在昨日该路段又淹水了。

他说,市议会、公共工程局、水利灌溉局或县署及土地局,每当有问题时,总是以“踢球”的方式推卸责任,因此要解决水灾问题,政府应该成立特别团队。

“团队包含所有政府部门、治水专家,以及当地议员,无论是在朝或在野,一起商议对策。”

ADVERTISEMENT

不应“头痛医头”

他也说,东圭纳上半段曾经提升了沟渠,但是下半段却没有提升,导致下半段居民及商家仍然面对闪电水灾问题。

他认为,政府不应该“头痛医头”的方式,甚至若有需要,应该跨州解决问题,因为甲州的水来自森州。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闪电水灾
邱培栋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2天前
3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