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4:27pm 09/05/2022
又3人被“卖猪仔” 受困异国 发出求救
又3起“卖猪仔”·怡3青年被困异国 遭索高额赎金
怡保3名被困异国进行诈骗工作的青年通过家属向刘国南(前排左二)求救。前排左一为李先生、右一为阿兴、右二为李女士。后排左起张接莉、陈枫溦。(孔建莹摄)

(怡保9日讯)又有3起“卖猪仔”案!3名目前分别受困在柬埔寨、缅甸和泰国边界的怡保青年今日透过家人向马华霹雳州公共服务投诉局求助,希望能从诈骗集团手上脱困回国。最年轻的受害者为22岁有学习障碍的华裔障友。

为了保护受害者的隐私,受害者和其家属名字皆为化名。这3名受害者如今都被囚禁在宿舍,仅能透过脸书致电联络家人告知情况;同时,他们被要求向家人索取巨款赎金,赎金数额各有不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个案一:向老板透露想回国 六度被“转卖”

第一个案的青年阿明(34岁)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以视讯电话透露自身状况。他在出国前于怡保当餐馆助手,去年12月独自去柔佛游玩时,有一名陌生男人前来搭讪,游说他到柬埔寨的赌场工作,称每月底薪至少有1130美元,他听后就心动决定要出国工作。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不料来到柬埔寨后却从赌场变成诈骗集团,这里有包吃住,不过半年以来只拿过约600美元的薪水。”

阿明表示,他没有办过护照,他是在柔佛由一名男子驾车载到吉兰丹,随后乘小船偷渡进入泰国,在泰国住了两晚后,再乘坐货卡前往柬埔寨,期间更是多次换乘不同的轿车。

他说,柬埔寨的老板是中国人,抵步后就交给他多部电话和电脑,工作内容是要他以脸书、WhatsApp等平台加陌生人当好友,然后进行诈骗。这些平台的头像都是用其他人的照片。

ADVERTISEMENT

“我做了几天后,认为情况复杂,我做不来,就和老板表示不想做了。之后被老板转手卖我给其他人,已经转手了约6次,全部老板都要求我做一样的工作。”

他表示,他很害怕,多次向老板表达要回国,老板说得赔偿1万3500美元。

没挨打但看守严

询及是否想过逃跑或有否被打,阿明表示没被打过,只是住宿外有很多保安看守,他不敢逃跑。

阿明说,他曾致电给柬埔寨警方报案,当地警方索取马来西亚的报案纸,他提供报案纸后,当地警方称要等法庭安排,至今就没有下文了。

阿明爸爸阿兴(63岁)表示,阿明是独生子,单身,没有和他同住,只是偶尔回家,很少和他沟通,因此他不了解儿子在本地的情况。

他最后一次见到儿子是去年12月儿子回家收拾称要到柬埔寨工作时,当时儿子没告知是做什么工。直到不久前儿子联络上他,在今年4月中通知他要交赎金才能回国,他担心儿子安危,报案后向马华求助。

ADVERTISEMENT

“我退休前是德士司机,目前没工作。这笔赎金数目很大,我无能力付钱,希望我国警方能把儿子就回国。”

个案二:先偷渡进泰再船渡缅
威胁做不好 就割器官卖 

个案二的受害者阿忠(22岁)的舅父李先生转述,侄子和吉打的女友是看到脸书上的高新招聘广告,广告指月薪至少7000美元,结果被诱骗到缅甸去进行诈骗工作。

李先生多次强调,侄子有学习障碍,出事前在怡保餐馆做侍应。为了避免他受骗,护照是由身为监护人的李先生收着。侄子尔后被代理带去报失护照再出新护照。

下班后允许使用手机

李先生说,侄子告知他的工作是客服,老板有提供一些名单,里面是人名和联络号码,他相信这就是诈骗;他问过侄子为何能有电话联络他,侄子说下班后老板允许使用手机。

“阿忠是在4月16日被藏匿在车子偷渡进泰国,之后坐船去缅甸,他曾传来所在位置,住宿不是在市中心,似乎是缅甸的一处轻工业区。”

李先生表示,侄子的老板威胁阿忠,做不好就会卖掉他的肾脏或眼球。由于阿忠工作表现不达标,被打过几次,哭着打给他,他安抚侄子要保持冷静,要吃饱睡足,随时让手机充满电,并且不要逃跑,避免逃跑出去时在外迷路甚至死亡。

ADVERTISEMENT

他也提醒侄子要把两人之间的通话记录删除,以免被其他人发现。

提款卡被没收 逾9万被转走

“阿忠除了被囚禁在宿舍,他的银行提款卡也被人没收了,该提款卡的过账通知联络人是我。我在4月27和28日连续两天收到多达55个短信通知,前后加起来共有约9万令吉的过账通知,过账者全部来自不同人,数目从数百令吉到8000令吉不等。”

至于这些过账的钱是否已被取出,李先生说,他不是提款卡持有人,无法查看户头存额。阿忠的老板向他索取每人7万人民币赎金才肯放人。

个案三:报平安通话被监听  要赎身 付5万

个案三的受害者阿杰(34岁)的母亲李女士表示,儿子出国前在吉隆坡工作了约4年,她不清楚儿子的职业,只知道是做散工,每个月会给她千多令吉家用,每隔几个月也会回家一趟。

“去年杪阿杰说要去泰国边界做工,自己搭车去,然后就失联了3个星期才打来报平安。他致电给我,不是视讯,我问他工作详情,他不敢说太多,说是旁边有人在监听,他最后一次联络我是在10天前。”

李女士说,阿杰表示自己没被虐打,他说要被扣留在泰国边界工作一年,如果要早点离开,就要交出5万令吉赎身,否则就会被转卖给其他人。

ADVERTISEMENT

刘国南:“卖猪仔”多数是华裔

马华霹雳州公共服务投诉局主任刘国南指出,“卖猪仔”案件逐渐被揭发后,可见诈骗集团以华裔、年轻及家庭状况有问题的男女为目标。同时,受骗者很多是与家人缺乏沟通,并且轻信可前往国外赚大钱的圈套。

他认为,在国外的诈骗集团与本地诈骗集团有着密切联系,因其中一名受害者阿忠,在被带离我国后,其银行提款卡遭本地的“代理”没收。

受害者户头或遭滥用

“就此可见,诈骗集团不单诱骗受害者去国外,也利用受害者的银行户头作其他用途;因此我们都担心在解救受害者回国后,受害者在我国可能要成为其他刑事案件的代罪羔羊。”

刘国南促请马来西亚执法单位、内政部反贩运人口委员会、马来西亚驻柬埔寨及缅甸大使馆、当地警方、东盟刑警组织、国际刑警组织等,可以联手尽快救出他们。

“很多马来西亚人因社交媒体的高薪招聘广告和中介的招募被骗去柬埔寨、缅甸等国家。希望大马通讯与多媒体委员会(MCMC)能严加管理这些高薪招聘海外工作的广告,一旦发现,就将它们取下,避免更多人受骗。”

勿轻信淘金招聘广告

刘国南提醒民众千万不要相信社交媒体上“月入过万不是梦”的出国淘金招聘广告,否则将后悔莫及。他也促请民众联手打击“卖猪仔”事件,若有任何线索及集料,第一时间提供给警方及相关单位,全国上下务必齐心合力,誓要杜绝此类非法行径。

ADVERTISEMENT

陪同出席新闻发布会者包括马华霹雳州公共服务投诉局委员陈枫溦及张接莉。

又3起“卖猪仔”·怡3青年被困异国 遭索高额赎金
阿明透过视讯来电透露自身目前在柬埔寨的状况。(孔建莹摄)
又3起“卖猪仔”·怡3青年被困异国 遭索高额赎金
阿杰信息传来的所在位置在泰国和缅甸之间边界,附近是莫艾河。(刘国南提供)
又3起“卖猪仔”·怡3青年被困异国 遭索高额赎金
阿明的住宿地点,类似工厂宿舍。(刘国南提供)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马华
刘国南
卖猪仔
高薪骗局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小时前
2小时前
2天前
4天前
5天前
6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