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人物
10:00am 09/05/2022
超马名将王顺圣/跑步是修行,也能行善助人
报道:本刊 林德成、图:取自王顺圣脸书
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极限,直到你去尝试。

是一种累积距离的运动,有些人似乎是“成瘾”,不想要停下来。他们不断拉长路程,参与各种越野跑赛事,一次又一次地战胜自己,超越身体的极限。在11岁那一年,我国名将不知不觉地爱上长跑。当他脚步迈开后,仿佛启动了一场人生的修行,并每天持之以恒地做这件事。前年,疫情暴发后,他突然萌生一个念头,想通过做慈善筹款,尽绵薄之力以减轻公益团体的经济重担。

在2020年7月份,他开始独自环跑西马,从玻璃市北端巴东勿刹(马泰边境关卡)跑到新山丹绒布蒂里,用了12天跨过8州,历经1027公里。同年9月份,他又远赴东马,从砂拉越最底端跑到沙巴最顶端,全程1500公里。2021年10月中,再次穿上越野鞋开跑,而这一次是环跑西马一圈,并成功完成长达2424公里的路程。我询问,觉得自己是一名疯狂爱好者吗?他笑答,“算是吧?”说完,我们不禁地笑了出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王顺圣在第一次的环跑活动,给自己设下目标,每天要完成100公里。不料,这个目标无法如愿进行,因为超越了他的极限。从第四天开始,他便放缓速度,只要跑到累了就停止。
第一次环跑(1000公里),王顺圣选择乡村窄道前往巴西不南邦(Pasir Penambang)。这条路不必担心交通风险,田野景色优美。

11岁那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令到一“跑”不可收拾?他思考片刻,认为或许是参加了马六甲六校运动会,令他对着迷。当年,他代表学校参加4×200米的接力赛,并成功获得名次。自此,不曾停下脚步,心想未来一定还有其他比赛,不如先自我锻炼,打稳基础。

他就读马六甲培风第一小学,该校没有草场,只有篮球场。每天早上抵校后,便绕着篮球场练跑。无论时间多长,即使只有半小时,他也不放过,等到上课铃声响起才进课室。不久之后,三宝山设立了跑道,他才转移阵地到那儿练跑,几乎是每天报到。

“在三宝山练跑时,我才知道我舅舅也热爱。当时也认识很多年长的好手,大家便一起练习。”既然碰到前辈,会不会有机会得到指点?倒是回答没有,毕竟对方的动机很纯粹,“只是跑而已,(大家)认为跑多了自然会进步。”

寻管道填补知识

不是一个轻易言弃的人,他苦思方法寻找管道填补知识,而其中一个方式就是观看电视直播赛事。假设电视正播映奥林匹克运动会赛事,他用心观察运动员的姿态。出现慢镜头,眼睛还会盯着他们的动作,自行揣摩如何摆动双手、起步开跑,接着再应用到日常练习。他持续试验,直到找出一套适合自己的模式。

那要如何确认自己做对呢?轻描淡写地说全凭感觉,“偶尔经过一些店屋前面,恰好有玻璃便望一下,看看姿势是否做对。”现在很多运动员会录制自己的动作,以便能后期检查。但在他的年代,手机还不能拍视频。“现在即使有了,我也没有录下来,毕竟已经习惯了。”

赴英国工作,个人成绩突飞猛进

生涯中,他曾获得两位教练指点,第一位是学校的体育老师,另一位是马六甲田径总会的成员。“对方正好义务教导和提拔年轻运动员,而这些运动员都是来自不同学校,我就跟他们一起练习。”那年,该教练想找长跑健将参加5000米和1万米的项目,而他凑巧在马六甲公园体育场练跑,正好被对方的慧眼发现,便招揽他加入团队。

“不过,我不是很喜欢跑体育场,比较喜欢练半程马拉松(半马,21公里)和全程马拉松(全马,42公里)。无形中我的速度就没那么快,终究那两个项目是与时间赛跑,我本身是向往跑更远的路程。”1995年,参加了人生第一场全马赛事。随后宛如解锁自身长跑潜能,陆续参与无数次半马和全马比赛。“当时马拉松最快的纪录大约是2小时半,我立志要在3小时内跑完全马,就朝着这个目标练习。”

然而,长达8年的时光,一直无法突破,仿佛有块大石正在阻挠他前进。等到26岁那年,他飞往英国工作才突然开窍,而关键问题就是缺乏正确的知识。在当地购买了很多体育杂志,特别是《者世界》(Runner’s World)。这是一本界的权威杂志,拥有全面的资讯,及专家的分享。“一些名将会把他们的锻炼方式写在里面,我看了之后,再消化和吸收,转变成自己的养分。”

他当时正是需要一个锻炼进度表,比方说每天需锻炼十多公里,他却没有达标。想要提高长跑实力,必须增强体质,锻炼肌耐力。倘若事前没有充足准备,进入比赛很容易遇到瓶颈。“大致上在30公里之后会‘撞墙’,你的身体会非常疲惫,甚至出现头晕,体能开始下滑。”他说道。

这些是王顺圣单人环跑的必备物品。
之旅开始了

在2000年以前都不曾接触过赛事(),更没想过原来有100公里的赛程。他的第一场比赛就是2014年TMBT(The Most Beautiful Thing,最美丽的事物)越野赛。这个赛事至今已有11年历史,“最美丽的事物”指的就是沙巴神山,因为赛道是设在这座神山的山脚下,而跑道的海拔最高不超过2000米。意味着,参赛者需要经过崎岖的坡道,不过,能欣赏到山光明媚的自然风景,再累也是值得。

2014年,37岁的王顺圣报名参加“The Most Beautiful Thing”超马赛事,自此喜欢上超马运动。(拍摄:Dev Sidhu)

历经这么多场赛事,感叹地说,至今还无法“征服”意大利“巨人之旅”(Tor des Géants)极限越野赛。这场比赛在阿尔卑斯山区西北部举行,全长330公里,是世界公认难度系数极高的越野跑赛事之一。参赛者要途经奥斯塔(Aosta)山区的4座山蜂,分别为勃朗峰(Monte Blanco)、格兰帕拉迪索峰(Gran Paradiso)、罗莎峰(Monte Rosa)和切尔维诺峰(Monte Cervino)。

他说,跑程加上攀爬,全程大约2万4000米,如果没有顽强的意志力,恐怕无法完成这么艰苦的赛事。“2017和2018年,这两次比赛都中途放弃。今年我还会去挑战,一定要完成比赛。”他说,由于身体出现状况,跑到一半被迫放弃。

当我问及2022年3月份会参加哪些赛事时,他立即回答撒哈拉赛(Marathon des Sables)。这场比赛同样也是被称为全球最艰苦的赛事之一,参赛者必须自携物资,在7天内忍受高温完成250公里的路程。看来对磨难式的赛事是乐此不疲。然而,这场赛事与“巨人之旅”有些不同。前者是每天完成赛会规定的目标路程,达标后可以去帐篷休息;后者则是由参赛者全程自行安排时间,规划每天要完成的路程。

王顺圣在3月下旬参加撒哈拉超级马拉松赛,挑战自己完成长达250公里的路程。(图:取自Marathon Des Sables官方脸书)
 
慈善义跑三部曲

目前一共完成了3次个人环跑项目,且是循序渐进,从1000公里到2424公里。当问及为何会展开慈善义跑时,他说,很早以前就有跑1000公里的念头,无奈碰上MCO(行动管制令),唯有等开放之后再去挑战。恰好他与友人谈起,对方正好想办虚拟(Virtual Run)活动筹款。双方便一拍即合,来一场线上和线下的慈善义跑。“那时筹到的善款平均分给了卫生部、原住民发展局(JAKOA)和世界宣明会。”

完成第一次的环跑挑战后,仿佛找到了人生的使命,可以将自己热爱的与慈善结合,为非政府机构、弱势群体筹款,解决他们生活上的困处与难题。因此,同年9月份,他策划到东马越野跑,用了21天从砂拉越马兰诺湾(Telok Melano),一路奔向沙巴古达(Kudat)的“天涯海角”(Tip of Borneo),并把善款捐给4个非政府组织。

2020年9月份,王顺圣从砂拉越玛拉诺湾开始环跑,一路奔向沙巴古达的“天涯海角”。

“其实原定是1600公里,但在汶莱被打住了,因为疫情缘故而不被允许进入,只好缩短路程。为了凑够1500公里,我还跑去纳闽,再跑回来。”

他笑称,第一次单人环跑时,目标是每天要完成100公里。后来发现期望太高了,前面3天尚可完成,第四天就不行了。当然,为了安全着想,他身后会有一辆支援车跟随。完成当日目标后,可以上车回去酒店休息,隔天再回到原点继续跑。有了这次经验,规划东马环跑时,每天只限自己跑12个小时,避免过度劳累。

最美的风景莫过于人情味。一路上,他遇到不少跑友赶来支持,打包食物给他或陪跑一段路。
休息是为了跑更长远的路。

第三次的慈善环跑是为动物园筹款,用了34天环绕西马一圈。他从吉隆坡独立广场出发,南下柔佛,接着往东海岸前进,再跑到吉兰丹,经过东西大道来到宜力,最后北上到玻璃市,再返回吉隆坡。

在吉隆坡独立广场,有一个路碑写着吉隆坡0公里,而那里就是王顺圣第三次环跑的起跑点。历经34天,他终于成功完成挑战,并再次来到这个路碑合照,划下圆满句点。

在东西大道时,他就“超时”了。虽然规定跑12个小时,但是东西大道太长了,大约120公里。按照计算,他一天平均跑80公里,不过在80公里处没有地方可住宿,他便要求一位朋友来支援,陪伴他一起夜跑到宜力。“真的不简单,天黑了会很危险,会有老虎和野象出没。”那一晚,他和朋友就很幸运地遇到野象。当时路上没路灯,四处黑漆漆一片,而他浑然没察觉野象就在附近。所幸他的朋友眼尖,发现到大象的身影,便赶紧叫他停下来。

遇到天公不作美,王顺圣只能无奈地中断旅程,等待雨停再继续。
 
无捷径,坚持就对了!

长达34年的生涯,他个人最深刻的体会是不要轻易放弃。以为例,身体会极度疲累,不断要求休息。如果不放弃,继续往前跑,那个“累”的感觉会消失。“当下你会觉得精疲力尽,以为自己不行了(没力气)。其实,原因有很多,你可能只需放慢速度、吃点东西或休息一阵子。过后体力就会恢复,这是我在所经历过的体验。当然,如果身体状况真的很糟糕,那肯定是要放弃。”

许多人常向他讨教要如何提高实力,他直言,没有任何捷径,只要坚持信念,长期做下去就对了。“锻炼真的很重要,现在很多人参加比赛都是临时抱佛脚。一般上,我会用半年时间来准备一场比赛。你要知道,天气不好或生病就无法练习,时间往往会不够。”

长达34年的跑步生涯,王顺圣最深刻的体会是,只要不放弃,永远追得上。(摄影:本报 陈敬晖)

他套用古人一句话——欲速则不达,“从慢跑开始,身体感觉累了便稍微慢下来。如果觉得很辛苦,不妨走路。要是真的不行,明天再继续。”

在大马环跑让王顺圣有一番新体验,重新认识这片土地,看到这些充满意境的风光美景。

相关文章:

书画与篆刻家张财/夜深人静最喜欢听刀刻在石头上的声音

兰博基尼家族第三代Ferruccio Lamborghini:“永远保持好奇心,不要惧怕”

“写作者”范俊奇:其实,我一直都是文学以外的人

85岁“大马老铁人”余斯文/永不止息的铁人梦想

素人画家纪展雄/随心所欲 为自己作画

NAMEWEE黄明志 无法简单定义的正义/争议人物

马华元老丹斯里冯镇安/出入非洲大草原拍摄花豹狮子

跑步
超跑
人物
超马
超级马拉松
王顺圣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7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