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政治
4:10pm 09/05/2022
黄基全:有效阻议员跳槽 挺开除党籍纳跳槽定义
反跳槽法案及相关问题会议

(吉隆坡9日讯)公正党梳邦区国会议员黄基全表示,他同意开除党籍纳入反跳槽法案对跳槽的定义,以阻止议员跳槽行为。

他表示,无论以任何理由来开除议员党籍都不是一项容易的决定,而开除或使到议员名誉受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相信在所有跳槽议员中,95%都是坏的政治青蛙,只有5%在某情况下是好的青蛙,因此应交由选民决定,是否继续投选该议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如果该名议员被开除党籍,就让该议员重新竞选,若他是好青蛙肯定会再度中选。”

他今日在“反跳槽法案及相关问题会议”上针对将开除党籍纳入反跳槽法对跳槽的定义,将增大政党领导层的权力,以致党内议员成为“Yes Man”的争议,发表看法。

提呈反跳槽法迫在眉睫

不过,他认同,没有法律是完美的,但反跳槽法案可以有效阻止95%议员跳槽的不良行为,若出现争议可以再进行修正。

ADVERTISEMENT

黄基全说,提呈反跳槽法案是迫在眉睫的,因为希盟与政府签署的“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将在7月31日届满。

“国会特别委员会主席旺朱乃迪在提呈此法案需要取得大部分议员的支持,而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礼端:“联盟跳槽”有争议  如何定义?

土团党亚罗牙也国会议员拿督斯里礼端尤索夫指出,如果议员从一个政党跳至另一个政党,这种行为可被视为跳槽;但若是“联盟跳槽”,则是有待争议。

他指出,根据总检察署草拟相关法案所关注的问题,独立议员跳槽至政党、或是退党成为独立议员的行为,都可被视为跳槽。

“我的情况是,究竟我是代表政党或是人民,党要求我上阵亚罗牙也国会选区,而我是代表政党参选。”

他表示,自己受委托成为人民代议士,而反跳槽法案对于国会议员的定位,更让他倾向支持罢免法。

ADVERTISEMENT

反跳槽法罢免法可结合

他认为,反跳槽法和罢免法是可以结合的,因为两者都可以惩罚“政治青蛙”。

礼端表示,在反跳槽法案中,首要排除的跳槽者,即是“遭政党开除的议员”。

他说,就以曾经是希盟一员的土团党来看,当时政党所达成的共识是退出希盟,而他们身为土团党的追随者,也只能跟从党的等级制度(hierarchy)。

“不过,如果当时有反跳槽法案,你如何定义敦马哈迪(时任土团党主席)的定位呢?马哈迪遭到开除和辞职后,但他仍然维持浮罗交怡区国会议员的身分。”

“如果我们有反跳槽法案,我们该如何处理上述情况?”

“如果我破坏共识,不跟从党退出希盟的决定,我是否会被开除呢?”

ADVERTISEMENT

他说,按照反跳槽法案中,党领袖似乎决定了议员的命运。

他表示,按照现有的反跳槽法定义为,从一个政党跳去另一政党、退党成为独立人士或加入其他政党。

他指出,如果反跳槽法案涉及各项课题,可能会因为延误而导致最终无法顺利通过。

他认为,国会议员在议会厅内的身分应该是“独立”,因为他们代表人民,并非代表政党。

孙伟瑄:加入政党
独立议员不应被视跳槽

马来西亚全民党主席孙伟瑄认为,独立议员加入政党的情况,不应被视为跳槽。

孙伟瑄也是如楼区国会议员。他说,独立议员胜选是凭靠个人能力,如果他们在胜选后,选择加入其他政党,他相信选民也会支持他的决定。

ADVERTISEMENT

“有时候我认为我们无需抓紧(这部分),因为选民会用选票惩罚议员。”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反跳槽法
跳槽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5天前
5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