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5:00pm 11/05/2022
物伤其类 / 北海牧羊人(双溪大年)
作者:北海牧羊人(双溪大年)

实习才不到一个星期的新同事突然递交辞呈,给部门抛下一颗震撼弹。辞呈书清楚交代她是因为难忍上司和前辈的言语羞辱,渐渐产生心理症状,最终扛不住压力才决定离岗。这件事闹到院长办公室,科内的医生皆被传召出席紧急会议。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会议回来的上司们议论纷纷,想要找出究竟是谁当面辱骂这位新同事“愚蠢”(stupid),也开始自省本身是否在办公时,对这位新人作出不恰当的人身攻击。有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上司则轻蔑地看待她辞职一事,将她标签为“草莓族”,看不起她从国外学成归来的背景,嘲讽她喝了洋人的墨水,自然不会习惯本地的工作文化。比较冷静的上司则从心理学的角度切入,说她只是患上“调整障碍”(Adjustment Disorder),再忍几个星期就不至于辞职。众口铄金,但伤害已造成,再多的议论,那位新人也不会听到,也许大家只是寻求一个让自己更好过的说辞而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医者表面风光,实则都是一种极度脆弱的生物。我们面对日益严峻的医患冲突,各种法律和条例严密地监督我们的治疗决定,所以大家渐渐被训练成善于自保的刺猬,懂得如何在病史记录里清楚记下每个治疗经过,方便对簿公堂时找到理由脱罪。所以当这件事引起院长关注后,大家的第一反应就是回想事件经过,确保自己从未和那位新人有过交集。

在如此高压的工作环境下,医疗体系亦有着森严的阶级制度。很多时候,大家非但没有互惠互助地共事,反倒倾向以资历欺压下属。大家都当过新人,缘何一步步登上金字塔更高一层时,就会以相同的方式对待属下?

我必须承认某些大医生所说,那位新人听到的“愚蠢”,真的是这个行业最温和的骂词了。我曾耳闻,有些做错事的实习医生被上司要求从高楼跳下,殉职谢罪。而我也曾遭遇某上司的言语暴力,说要一拳打在我脸上。这是马来西亚医疗界长期以来保有的传统,但鲁迅的一句话值得所有同行深思:“从来如此,便对吗?”

ADVERTISEMENT

上司以“人生考验”合理化谄上欺下的工作文化,所以前一秒钟才在下属面前颐指气使,下一秒钟又在更高阶的上司面前畏首畏尾地多番讨好。阶级制度壁垒分明,以前不满自己总是被瞧不起的新人,升级以后也会下意识地瞧不起初来乍到的菜鸟,遗忘自己曾经所处的位置。就像这次的事件,那位新同事以离开的方式让院长开始关注恶劣的工作文化,却也遭受其他较为资深的实习医生的非议,与上司同仇敌忾地骂她破坏游戏规则。

为留下的人争取权利

也许这种现象常见于各个工作领域,而我只是一面镜子,刚好摆在医疗界便反映出医生的支配欲和权力渴望。我总是不能理解,为何媳妇熬成婆后,也会诸多刁难自己的媳妇?人们常说“物伤其类”,动物对同类遭受伤害尚有切身感受,为何人类社会却并非如此?大概就是因为某些人经过长年的熬炼后,以为自己已经进化成另一种更强的物种,最后连医学院所学的“同理心”(empathy)都抛之脑后了吧。

我想起第一次和新同事破冰的那个清晨。她异常胆怯彷徨,身上仍然残留未褪的稚气。到了傍晚,猜想她应该一日没有进食,所以要求她先吃饱后才来协助门诊工作。社会化的第一天,已见她的身上被划出深深的刻痕。她动作缓慢,眼神疲惫,使我感知她因不适应而承受着沉重心情,只是未料她会离开得那么快。

我不认同某些医生指“她已被生活所击败”的说法,反倒认为她选择承担成年后的自由。“放弃”,这看似简单的决定,问世间又有多少人真有勇气做得到?即使她真的来自富裕家庭,放弃自己修读5年的专业,又何尝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离开以后的崎岖人生,只有她有绝对话语权,轮不到旁人去重复“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完”的陈腔滥调。在她离开前,她勇于批判体制,反映实际情况,为留下的人争取一些权利,或许就是她给我们的最佳馈赠。我会遥遥地祝福这位新朋友,虽然我们仅仅共事了一周。

打开全文

ADVERTISEMENT

同理心
医疗体系
实习医生
争取权利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