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封面头条
5:56pm 13/05/2022
国行:首季成长5%超预期  大马没经济衰退风险
(马新社档案照)

(吉隆坡13日讯)大马首季经济增长超出市场预期达5%,纵然市场担忧马币疲软或对接下来的经济增长带来压力,但国家银行总裁拿督诺珊霞信心喊话,在冠病持续过渡至地方流行病、重开国门及强劲内需“护航”下,我国并不存在任何经济衰退风险。

诺珊霞今日在久违的线下媒体汇报会上谈及经济展望时表示,纵然全球经济潜存下行风险,但首季强劲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显示,我国经济已走在复苏轨道。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重开国门有望振兴旅游

“随着国内疫情4月起续过渡至地方性流行病阶段有助提振内需,加上私人开销稳定走高,出口持续录得双位数增长,以及重开国门有望振兴旅游相关经济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行资料显示,今年首3个月到访我国的国际游客人数,按年增长近3倍。此外,国内机场搭客流量也显著增长,去年10月起至今按年激升近5倍。

私人界开销持续增长

“另外,私人界开销持续增长,加上政策支持家庭及企业发展、国内劳动市场改善使得失业率从去年的4.6%跌至约4%,都是经济好转的现象。”

列席者包括国行副总裁拿督赛益阿都拉昔、周清莲、马祖尼山,及大马统计局首席统计师拿督斯里莫哈末乌兹尔博士。

ADVERTISEMENT

助经济抵御外围波
马币维持浮动汇率 

亚洲避险情绪过去几周急剧升温,连带也波及马币频频写新低,谈及货币政策走向,诺珊霞直言,货币政策仍会受到近来的全球动向牵引,而浮动的汇率则能帮助国家经济抵御外围波动,缓和任何外在冲击。

“纵观区域市场,马币走势与其他区域国家货币一致,而我们更关注的是确保井然有序的金融及货币市场,且我们也有相当广的政策工具,确保汇率不会过度波动,浮动汇率将更加有助我国经济发展。”

她直言,浮动汇率是最适合我国经济情况的最佳选择,除了能在大环境波动时缓和冲击,同时也能保障竞争力,而再次固定汇率将马币重新挂钩未必能惠及我国,最主要的风险之一,是将反映货币挂钩国家的货币政策。

“举例,若美国联储局决定将利率调高至2%,我们也必须跟着以维持挂钩关系,我们也会失去货币政策的独立性。同时在这样的情况下,大马人也需要承担高昂的借贷成本,纵然国家经济仍处于疲软状况。”

维持货币挂钩代价昂贵

诺珊霞深入解释,除了必须紧跟挂钩国家的货币政策,还必须解决资本管制,而这些都是消除马币投机压力的关键。

“我们必须清楚认知,1998年时成功将马币与美元挂钩的关键是资本管控,而这也付出了昂贵的代价。维持货币挂钩是相当昂贵的政策,因将占用大量的储备金,尤其是过去10年,而这势必将削弱我国的竞争弹性。另外,将货币挂钩也将损害投资者情形,不仅是影响外来直接投资,同时也会引发资金外流。”

ADVERTISEMENT

诺珊霞重申,国行并未对马币汇率设下任何目标水平,主要的任务是确保汇率并无剧烈波动,且金融市场井然有序。

前首相敦马哈迪日前建议,政府再次推行他于1998年马来西亚受金融风暴冲击时所实施的固定汇率政策,将马币与美元重新挂钩。

1998年1月时,我国遭受金融风暴冲击,马币一度跌至1美元兑4.88令吉的历史新低,时任首相马哈迪遂将马币与美元挂钩,定在1美元兑3.80令吉;这项挂钩政策持续至2006年才终止。

美元强势俄乌冲突等
外围因素致马币走贬

询及马币近来频频走贬的原因,她指出,马币弱势主要是受到外围因素冲击,尤其联储局因应对通货膨胀调高利率,使得美元强势升高,其次则是俄罗斯与乌克兰冲突及中国封城抗疫政策,促使投资者转向避险货币。

“货币走贬的情况并非仅限于我国,其他区域国家也面对这个情况,而货币的调整将能助力经济抵御外围波动。我们明白,人民因通膨攀升遭遇挑战,但相信随着经济情况好转,失业率趋低将能缓和价格波动冲击。”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马币
利率
汇率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2天前
5天前
6天前
7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