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柔佛评论东鱗西爪
3:27pm 14/05/2022
舒庆祥 | 史实的争论会解决
文/舒庆祥(特约作者)

作为一位文史工作者,笔者对史学的投入是工作环境成全的。同时,有幸得到史学界前辈,如张清广、吴华及郑良树教授的指导、教诲,以及受他们对史学执著的精神所激发,才能一路走到今天。

1971年是起点,进入星洲日报新山第一间办事处负起一脚踢的杂务工作,每天负起报纸的剪贴与收藏工作时,就对历史书写产生了与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988年,被政府勒令停刊5个多月的《星洲日报》浴火重生后全面改革,《大柔佛》面市,推出多个新专栏,有幸在《煮啡啡论足球》、《亚叔家书》抒发己见,继后在《走过历史》系列中,每星期五以近乎全版版位述说新山历史的回来路,先后发表了近300篇。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现今每星期五仍见报刊登的《新旧对照》,一样以对比的方式,勾勒新山历史上的人与事。

不论《走过历史》或《新旧对照》,全是真人真事。这是在《星洲日报》给予的机会下,能为新山华人历史留下诸多的好人好事,至感荣幸。

历史的书写没有捷径或花巧可言,必须老老实实,认真研究、探讨、书写,马虎不得,以示对历史负责。

ADVERTISEMENT

黑白分明,是非清楚,正义至上,传扬正气,是笔者数十年来秉持与不可妥协的论史原则。

让史料讲话,是争论或书写历史首要原则。史料的来源,以新山而言,不外取自官方管道、前人的记载、各中英文报章、华团的刊物及民间的传说与口述等。新山历史的书写即由此而来。然而,或因各人角度不同,掌握资料的或多或少,评论难免相左,争论往往就此发生,这是正常的现象。

史实的争论不是坏事,其实,历史的真相常在争论后大白于天下。曹操墓位在何处,历经千年的论证,最后也能圆满落幕。

尽管如此,争论应遵循必要的原则。如距今100年前,前人所写的史实是身历其境者,凭当时的所见所闻而记下来,至少应予尊重,尤其是当年各华文报的新闻报导。即使多年后凭记忆所写的内容,或因年代久远有所遗漏,不能因此责难他有意篡改历史,更不能加以虚构的罪名。

此外,在30年前,介绍或评价某一历史人物,作者是依据当时所能取得的资料撰写,后来者不应以30年后获得的新资料,对当年的作者作出有意掩盖历史的指责,这是十分不公平的。

史学的争论,对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切莫妄加标签与随意诠释,更应避免向对方进行人身攻击。多年来,笔者受害最多,但淡然视之,不加反驳,因始终认为历史终将还予清白。

ADVERTISEMENT

有一分史料就说一分话。史实的论述,不能凭想像或想当然尔而天马行空,任意发挥。这不是演义,更不是文学,可以掺杂太多个人的想像空间。

史实的争论,终有水落石出的一天。陈开顺新墓最后立在新山绵裕亭墓园,并得到柔佛苏丹陛下以陛下名义致送花圈致意,新山中华公会推出诸多活动,将在2022年内开展“创会百年庆”,这都是争论后摆出来的成果,这正新山华社大团结的体现。

现今仍存在且争议不断的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基以上述成功的经验,相信总有一天也会解决。

争论出现了,不是回避,应勇于面对。“树欲静,风不止”,这是万物的发展规律,史实的争论更是如此。

有幸卷入这风波,这是笔者的荣幸,愿与所有致力推动新山华社大团结的人士共同努力。

继续阅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